奶爸的快乐时光第二百二十九章 孩子很好骗,奶爸的快乐时光第229章 孩子很好骗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奶爸的快乐时光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孩子很好骗
聂政是穿越过来的人,自讨说话的时候,一般人难以明白,以至于觉得他很怪。
  
  但这个蓝星的小姑娘唐宁,今晚说话比他怪上一百倍。
  
  明明在计程车上煞有介事,一会儿又说世界平安,待下车后又突然说起妈妈去世的事情。
  
  满以为她会继续说妈妈如何去世,诉说这段日子的心酸,可她又转到那温馨的场面。
  
  好了,聂政的心便随着她缅怀过去父亲的好,可不到一秒钟,就变成了她父亲也是在这去世的。
  
  跟唐宁相处这些日子,聂政知道唐宁这个小姑娘,虽然嘴笨,但是内心十分有主意,她今晚要说这些奇怪的话一定有她的用意,不然,她倒不如回家睡懒觉。
  
  现在只好按照她的意思,不去打断,任由她自己说下去吧。
  
  “那是高二的时候,刚选定了高三要全力以赴的科目,制定了高考的目标,我记得那天晚上爸爸很开心,还自卖自夸的说,我是得到了他的遗传,才能那么聪明,完全不关妈妈的事情,妈妈只是一个劲的笑着
  
  我当时还说,孩子的聪明是遗传自母亲的,爸爸故作生气,说我不懂得感恩,我就跑进厨房,给他开了一瓶啤酒,妈妈一向管制爸爸喝酒,一个星期只能喝一次,那晚是破例了,因为是我给爸爸倒酒的缘故
  
  谁知道过了两天,爸爸就住院了,情况越来越糟,我一直认为,要是我能像妈妈一样,管制爸爸,那晚不给他喝酒,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或者说,我没有杨颖的照顾,没有考上高中,没有要考大学了,爸爸就会没事,因为我太嚣张了,老天爷不高兴了....”
  
  “胡说!”聂政骂道:“我做的坏事比你多一百倍,不知害了多少个家庭,现在却给我那么美满的家庭,那又怎么说,根本就没有天意这些东西!”
  
  “噗!聂政,我终于听到你撒谎了,而且跟女孩子撒谎!你哄人的技术太差,我还是喜欢你那些生硬的话语!”
  
  聂政耸耸肩膀,既然她不相信,自己也没必要说,他是跟唐宁承诺了,到她生日那天再说的。
  
  “爸爸在去世前,要妈妈答应他,一定把我好好照顾,我就算到了三十岁,四十岁,还是一个不懂照顾自己的孩子,妈妈让爸爸放心,她会竭尽全力,代替爸爸照顾我的
  
  我伤心了一阵子,就收拾了心情,妈妈说爸爸在人间太痛苦,是时候放一个悠长假期,回到天国了,在那没有病痛,以后爸爸的责任就交给她吧,她保证不会让我的生活质量有一点的偏差
  
  我听了很快活,感到爸爸其实还在,就在心中,估计是我只能有一半的运气,爸爸离开后,杨颖也离开了我,晴晴就来了
  
  妈妈等于爸爸,晴晴等于杨颖,刚好一半,后来还是承蒙爸爸以前的关照,吕校长是爸爸的学生,她让我到了她学校实习,要能过考核,就可以成为正式教师
  
  当时我不敢怠慢,不能辜负爸爸遗留下来的情意,实习是要协助辅助班主任的工作,晚上要在学校帮忙管理住宿的学生,我干脆搬到学校去住,周末才回家
  
  那个晚上是周三,我刚从晚修的教室走出来,电话就响了,是晴晴打给我的,那小家伙虽然不识多少个字,但总是喜欢到处乱碰,估计是按了回拨键,恰好找到了我
  
  其实妈妈的手机也就那么几个电话,小家伙在电话问我在干嘛,然后又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周末就回来了,她又得意的说了自己如何这般的厉害,然后又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就那样循环了几次
  
  当时我就纳闷,小家伙一直跟在妈妈身边,什么时候那么依恋我了,我就问她,是不是妈妈有什么不妥,她说不知道,晴晴就是那样,有时候很想表达一个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要表达的时候,会变得羞涩
  
  我看过育儿的书,所以知道,小孩子不懂掩饰自己的情绪,当时我觉得妈妈估计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就马上赶回家了,可是妈妈好好的在家,精神也不差,我回去还给她骂了,说我不专心工作
  
  当时那臭晴晴还在一旁煽风点火,说姨姨偷懒,一定给校长赶走了,以后没钱买零食,就躲起来偷偷的哭,气得我抓起她,打屁股,妈妈说,那正好了,今晚你跟晴晴睡吧
  
  我很奇怪,妈妈一向不让晴晴跟我睡,说我睡觉睡得死,晴晴睡得不安分,担心晴晴半夜着凉了,后来妈妈解释说,听老人家说,小孩子不应该跟年纪大的人睡,年纪大的人,身体功能会差,呼出的空气也是废气,容易令小孩生病
  
  我当然不相信,但是很想念晴晴,就跟小家伙一起睡了,你知道小家伙模仿能力很强,我就让她模仿自己,模仿姨姨,模仿婆婆睡觉的样子....”
  
  唐宁吐吐舌头,脸上一红,停住了,当时晴晴躺在床上,直接把衣服撩起来,露出小肚腩,然后在床上滚来滚去,得意道:“晴晴就是这样睡觉的,婆婆就会大叫,傻丫头,露出肚子会肚子痛的!”
  
  “哈哈哈哈,晴晴,你太蠢了,那姨姨是怎样睡觉的?”
  
  “嘿!”晴晴一把将被子拉过来,蒙住脑袋,大声嚷道:“哎呀,妈妈,妈妈,你不疼我了,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你那么残忍,今天是周末,我打死不起来,我发誓要做一条懒虫!”
  
  “噗!”唐宁抿嘴一笑,她自然不能把这个事情跟聂政说,“反正晴晴就模仿了自己跟我,最后模仿妈妈,她低着头,用手拍着自己脑袋,低声道,嗯,好痛,好痛!”
  
  “妈妈,病了!”
  
  “不错!”唐宁点点头,“第二天,我坚持要送妈妈去医院,当时医院很多人,我记得爸爸有一个学生,在这里当医生,就去找他帮忙,哎....”
  
  唐宁低着头,鼻子酸酸的,良久,才道:“就是走这一条路的,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不守秩序,上天要惩罚我,妈妈疼我,代替我接受惩罚,要是当时我们是直接从医院正门进去,按照正常手续挂号,轮诊,妈妈是不是就没事了
  
  是我把妈妈带上这一条不归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妈妈终于还是救不回来,聂政,你知道孩子是全世界最容易受骗的动物吗?”
  
  “啊?”
  
  “孩子很好骗,当时爸爸说会照顾我一辈子,我就相信了,结果他提前把我放弃了,妈妈说会代替爸爸照顾我,我相信了,结果也把我放弃了,为什么要骗我?”
  
  聂政看着唐宁那含着泪水的杏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近乎于无赖,近乎于无情,可偏偏就是最揪心的问题,最令人难过的问题。
  
  “聂政,要是你想放弃孩子,便应该一早教会她独立生存的能力,要是你要照顾她一辈子,就要实践自己的承诺,你说的每一句话,孩子都会相信!”
  
  “唐宁....”
  
  啪!
  
  唐宁在一个木扶手上拍了一下,说道:“聂政,你跟杨颖两个人照顾晴晴,你自己说过,要照顾她到35岁的,可你今晚做了什么?要是你出事了,就那样死了....”
  
  啪!
  
  唐宁再次再木扶手上拍了一下,“晴晴怎么办?她以后也会像我那样,问别人,为什么爸爸要骗她!还有....”
  
  啪!
  
  唐宁第三次在木扶手上拍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