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妖皇第九十三章 弱水,千古妖皇第93章 弱水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千古妖皇 > 第九十三章 弱水

  整个白水河南岸都被羽人的箭雨压制了,姜国的战士连头都抬不起来。他们虽然有着防御灵器,但也做不到完全防护。而此时的羽人就仿佛羽箭是不要钱的一样,嗖嗖地一支接一支地射出。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是羽人还有自己的羽毛。那是羽人特有的秘术,可以将自己的灵气依附在羽毛之上射出,不仅仅是业火境,就连换血境之中有些天赋的羽人都能办到。
  姜哲从来都没有过如此的愤怒,自从他指挥姜国的军队以来,从来没有打过这么窝囊的战斗。
  他的指令得不到贯彻,姜国的军人还好,在他的命令之下,硬着头皮也要冲上去。但是其他的部族却没有这么大的决心……实际上,就算是禁空失落在了羽人手中,那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其实是来想要劫走圣兽的,可现在看来和他们之前想的大有出入,圣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这种情形下,其实有不少人已经打了退堂鼓,只是被姜哲的名气和姜国的威严所震慑,一直都不敢有所行动罢了。
  可是现在羽人的羽箭这么猛烈,想让他们顶上去送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当鹰长空第一个冲上南岸的时候,竟然都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阻击。
  他随手将一个冲上来的不知道是什么种族的换血境俢者拍飞,然后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姜哲身上。
  顿时,鹰长空目光变得极其锐利,他毫不犹豫地冲向了姜哲。
  姜哲冷哼一声,他自然看到了鹰长空,手中长枪一横,就要迎战。
  但鹰长空冲到半路突然一个转向,再度杀入了人群之中,竟然就这么放弃了和姜哲交手的机会。
  “影老,为何不留下他?”姜哲对于鹰长空的动作没有什么意外,他意外的是自己护道者的动向。
  一直跟在姜哲身后的老人此时面色很沉重:“少主,对面有一位大高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羽秋风亲自来了。”
  “羽秋风?”姜哲皱了皱眉,忽然脸色变得很难看,“就是那个在羽人国号称羽皇之下第一人的羽秋风?”
  影老点点头:“少主,不要离开吴九他们。”
  姜哲缓缓点头,但是心中却是一凉,影老这样说的话,就是自承他比不上羽秋风了。
  忽然间,姜哲有种想要去质问王上的冲动。
  您不是说这次羽人国的行动是羽落全权负责的吗?您不是说羽人护送队伍之中最强的就是羽落那一级的吗?您不是说圣兽都能被夸父族困住,根本不足为惧吗?
  他咬了咬牙,若不是姜王亲口所言,他怎么可能如此部署?只是这事情无论什么结果,都只能他自己去承担,姜王连根汗毛的责任都不会去帮他承担。
  不过考虑到自己现在的安危,姜哲不得不朝着吴九等人靠拢。
  吴九正在将自己身上的羽箭一一拔去,虽然对他没有什么伤害,可是就这样插在身上怎么说也不好看。
  “前辈,您能胜过羽秋风吗?”姜哲第一时间开口问道。
  吴九愣了愣,他的目光之中闪现了一抹异芒:“羽秋风?他来了?”
  姜哲点点头。
  “半斤八两。”吴九幽幽地道,“不过加上老十和老十一,足以灭杀他!”
  姜哲心中略微感到一些欣慰,总算是能够牵制住对方的巅峰高手。
  “那还请您尽量出手,将羽秋风困住。晚辈会负责将那头圣兽留下!”姜哲当机立断,他觉得禁空和圣兽,如果要想留下两样东西那么付出的代价会很大,可是只针对一样的话,相对而言更好布局。
  他深吸口气,业火境的修为全面爆发,将自己的声音远远地送了出去:“羽人国的朋友们,将那头无关紧要的妖兽留下,禁空你们可以带走,我以姜国之名发誓,绝不会再为难你们!”
  这声音在他修为的催动下传遍了整个战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只是羽人们听到之后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甚至有不少人都向着姜哲投去了鄙视的目光。
  姜哲咬了咬牙,他已经推断出了那个当先跳入白水河中的怪异羽人就是圣兽伪装的,而那该死的圣兽到现在还没有浮出水面来……
  忽然间,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立刻大吼出来:“羽人国的朋友们,你们也被人耍了!看一看吧,那头无耻的妖兽已经从白水河中溜掉了,偏偏你们还在这里打生打死!”
  这话一出,不少人还是冷哼,只是有一部分人心中忽然一动,圣兽大人进入白水河之中确实是太长时间了,不应该啊……
  周小树自然也听到了这句话,心中暗骂姜哲无耻。
  但是他却没办法出去反驳……
  原本周小树冲到河边,因为不会飞只能游泳过去。
  哪怕是在地球之上,周小树也是会游泳的,何况此时他身为圣兽,怎么可能不会水?
  他本想一马当先,依仗着蛋壳的威力当一次肉盾,好在这些羽人们心中再多赢取一些好感,结果一个猛子扎下去,就出了大事……
  这水……似乎和他起了反应……
  周小树感觉自己在这水中像是要融化了一样,浑身都软酥酥的,使不上力气。而他原本只有在施展妖尊附体时才会昙花一现的鳞片此时已经覆盖了他的全身,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个鱼人一样!
  若是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周小树感觉这河水竟然在吸收自己的灵气,让自己的妖元都变得萎靡了起来。以至于他空有一身修为,竟然一时间浮不出水面!
  “原!你快出来看看,这水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小树忍不住在自己脑海中大声呼唤着。
  “别叫魂了!”原不满地道,“早就在看了……真特么的邪性,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
  “什么东西?”周小树赶忙追问道,“你快告诉我!我太受欢迎了,岸上的那群家伙已经在催了。”
  原翻了翻白眼,人家催你那是想要捉你……他懒得和周小树计较这些,望着四周滚滚东流的白河水,他沉声道:“这是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