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修士很危险第二十二章 你,你们,这个修士很危险第22章 你,你们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这个修士很危险 > 第二十二章 你,你们

第二十二章 你,你们

“姓宋的死了,你们换谁出战,我和姓宋的规矩一样,谁要是胜了我,便能从这里离开。”
  
  许易随手收了宋祁的储物手环,看着一脸惊慌的剩余几名猎人,含笑说道。
  
  “王兄,可不能放过这帮杀千刀的,您是不知道,他们个个手中都沾了咱们仙缘者的性命。齐景峰便死在他们手中,我遇到齐景峰时,听齐景峰说,齐渺和老苏,都战死了。该死的试炼场,摆明了是座血肉磨盘,不将我等的血液流尽,骨头碾碎,根本不会停止……”
  
  荒祖控诉得声泪俱下。
  
  “哼,有这个觉悟就好。尔等本就是下界蝼蚁,得了天大的机缘,才能到得此处,若是不历劫数,便想和我等一并享用这仙界资源,岂非是老天最大的不公。区区蝼蚁,不过依仗雕虫小技,乃公不跟尔等一般见识,这便走了,我倒想看看,就凭这单枪匹马的小子,又怎么拦得住爷爷们。”
  
  红发猎人放声大笑,余下几人一边向他靠拢,亦大笑。
  
  一众猎人这一靠拢,便都有了底气。
  
  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自己等人结阵,场域交织,威力倍增,根本不可能被区区下界蝼蚁拦住。
  
  至于许易适才施展的邪法,众人虽然看不明白,但也不信能有一术破尽万法。
  
  众猎人笑声未来,四面的林中传来响动,顿时,十余名身着金服的猎人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只一瞬,全体仙缘者的脸色同时垮了下来。
  
  一众猎人笑得更加开心。
  
  “天意,哈哈,天意不教尔等活了,真是可怜,可怜啊……”
  
  话罢,红发猎人冲围来的十余名猎人抱拳道,“诸位来得正巧,这里可发现了奇物,我敢打赌,这家伙若是卖出去,必定会拍出个惊人的价钱。”
  
  说着,他伸手朝许易一指,“此子有妙法破入品的功法,不知诸位道兄可敢兴趣,胡某愿将此子送与诸位,全当见面礼。余下的肥羊,如何划分,诸位道兄自管开出章程,只要有那么点意思,胡某绝不反对,哈哈……”
  
  秋娃忽的爬到许易耳边,指着红发猎人道,“胡子叔,你说他怎么能傻成那样,我都替他发愁。”
  
  许易摸了摸秋娃的小脑袋,心头的沉重稍解。
  
  荒祖的话,对他产生的震动颇大。
  
  入试炼场的凶险,他自是知道的,却没想到竟险恶到了这等份上。
  
  他收服的四个老魔,死了三个,按照这个比率换算,说试炼场是血肉磨盘,毫不为过。
  
  他对齐景峰等人谈不上有什么情义,但既然都入了四大洲界,都入了试炼场,一份老乡的香火情还是有的。
  
  尤其是在听说了,几人惨死在试炼场中,许易难免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对了,诸位,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将这两个小的留给我们,小妖的肉质鲜嫩,好久不曾开荤了,哈哈。”
  
  红发猎人指着秋娃笑道。
  
  许易眉头一皱,不为此人的猖狂话语,而是因这人轻易识破了秋娃和阿鲤的伪装。
  
  看来,在这个世界,要想让秋娃和阿鲤舒舒服服的过活,真不容易。
  
  “诸位,表个态呀,有什么问题,大家都可以坐下来慢慢谈嘛。”
  
  一众新到的猎人迟迟没有反应,红发猎人不得不语重心长地继续劝说。
  
  “尊兄,我等到底如何作为,还请尊兄示下。”
  
  荆春终于忍不住开口请示了。
  
  再不开口,他都要怀疑自己会不会憋出内伤了。
  
  他早在心里将红发猎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没见自己等人都没坑声,还一个劲儿地死问死问。
  
  大逆不道的话,更是接二连三。
  
  这蠢货是没见过那魔头的手段,否则必定后悔从娘肠子里爬出来。
  
  “道兄太客气了,你若是不方便划分,便由我方来划分便是……”
  
  红发猎人还没摸清状况,以为荆春是在与自己说话。
  
  终于,荆春憋出了内伤,怒喝一声,指着红发猎人狂骂道,“客气你奶奶,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他马的知不知道,你在作死的路上,飚得没影了,死期到了……”
  
  荆春这一发飙,满场众人全看傻了,完全不知道这两拨猎人因为什么,就起了这么大矛盾。
  
  便在这时,许易挥手道,“老荆,这几个货手上沾的血太多了,都杀了吧,一个不留。”
  
  此言一出,红发猎人瞪圆了眼睛,指着许易,“你,你……”
  
  又指着荆春,“你们,你们……”
  
  “好!”
  
  荒祖发出一道酣畅淋漓的暴喝,似乎要在这一吼之中,将积蓄太久的憋闷、委屈,一举排空。
  
  “我就知道,就知道,王兄从不曾让人失望,天下能制住王兄的人,还不曾生出来,估计也生不出来了……”
  
  荒祖激动得满脸通红,马屁如狂潮般向许易袭来。
  
  作为资深被奴役者,几乎是一瞬间,荒祖就弄清了情况。
  
  而红发等一干猎人,直到战斗爆发,依旧摸不清门道。
  
  红发猎人不断喝骂荆春等人是猎人中的败类,奸贼,要荆春等人速速回头是岸,不要自误。
  
  其实不光是他,几乎除了荒祖,没有人相信荆春等人是被许易下了禁制,完全操控了的。
  
  道理很简单,猎人们的手段,大家都清楚,无比的强大、霸道。
  
  你许易再是了不得,控制一个,两个,已经极为逆天了。
  
  这可是十几个猎人,便是猎人团伙中,也是极大规模了。
  
  如此团伙,怎么可能被一人控制。
  
  “诸位别看热闹了,早点打完早点收工,再说,诸位就不想报一箭之仇,此时不打落水狗,更待何时?”
  
  许易高声道。
  
  场上的战局有些焦灼,虽然荆春一伙人多势众,但先前被许易折腾得狠了。
  
  这会儿,还没完全复原,十成本事也只使得出五成。
  
  而红发猎人等早在荆春等人出现前,便靠拢在了一处,战斗爆发之际,很快便合力结好了护阵。
  
  一时间,并不落在下风,但也无法突击出去,只能同声喝骂,以期能让误入迷途的荆春等人迷途知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