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星辰苍穹第12章 与狼比武,云星辰苍穹第12章 与狼比武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云星辰苍穹 > 第12章 与狼比武

第12章 与狼比武


  面似冰凝画如歌,倾世少年几尘帛,仰辰对月空杯酒,影若双人离知合。
  寒风叶落冷凝霜,微雨长夜辗转,往昔回伊两思量,那存今朝苦添箫。
  终于,我们被拉到了一个场地。我清晰的看到,哪里还有关在笼子里的狼。
  站台上……
  首先说话的是一个长的腹黑男,看起来清秀,实则凶残。毕竟世家的争夺一直都是残酷的。“看来今天很适合狩猎,怎么样,各位世子觉得如何。”
  “赵云,这怎么玩。怎么那些不是你的奴隶吗?怎么你舍得放出来。”说话的是六王爷,他知道这些奴隶身份低微,自生来就身份好的,自然就算想说什么,也觉得是正常的。
  “怎么,六王爷,你也算是年纪轻轻就封王爷的人,箭术精准,战功卓绝。这些怎么难的倒你。”说话的是宁王,两人的关系并非和谐。
  “宁王谬赞了,你才是年轻有为,本王可不敢当。”谦虚的人,城府终究是特别的深。
  “沐世子,你可是将军府的世子,怎么,你可不要手下留情,不然大将军的威名可就毁于一旦了。”宁王又开始说道沐望川,不过沐家的今天也不是空手说来的。
  “望川是一个粗鄙的人,这个就是想让,怕是自己不才啊!”明里暗里的争斗,看是说词,实则说错一句话,脑袋会经常悬着。
  “冷似辰,怎么还不来,这小子可真是。”六王爷就惦记着,那个冷的冻冰的人,何时能来。这大热天的总觉得,他一来立马去暑啊!
  “看来这个冷大公子,这估计是不来了。”宁王也觉得那家伙并非是有实权的人,有钱也可以不必管他。
  “大家都不必等了,既然他不来,那我们几个就开始了,各位王爷世子觉得如何。”赵云觉得这种小货色根本不在乎,所以大胆说出来也没什么了不起。
  “好,那既然赵大公子都说了,那就开始吧!”六王爷也附和说道。
  “怎么玩,这……”宁王说着,其实就是自己希望的那种玩法。
  “那些奴隶在一个时辰后依旧活着,看谁的人活得多,那就是赐给大家如何。”一眼望去,原来那些衣服上的字都是各个玩家的赌注,这种凶残的玩法真是新意。
  “那赌注是什么,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吧!”宁王也附和到,这可是大事。
  “那就赌赢得人可以获得那个玉佩,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见,可是那个也是一块绝佳的上好和田玉。况且,那上面的纹路,至今为止还有人看的懂。就赠给赢家家去研究如何。”赵云也不知道,六王爷居然会拿出这么个物件。
  “好,既然六王爷这般豪爽,那我就不客气啦。”
  “开始。”赵云一开始喊,我们就被放出牢笼,同时也将所有的狼一起放了出来,一百多条狼啊!
  我和望夏一起跑,那些狼很凶猛,好多人体质弱就被狼拖着到处走,关键是居然有人将箭矢迎着我们射来。
  没有时间抱怨,我们一起跑,努力跑,想活着,所以一定要跑得比狼还快,可是,望夏撑不住了。我们就躲在树林子里,可是没等到狼,居然等待到那个向我们射箭的人,有一个雍容华贵的人居然在后面保护我,但是,两个人却在我这里射。
  休息了三十秒,我看见了三只狼,它正在朝我前进,不能让它伤到望夏。所以我让望夏在树后面躲着,我开始跑。
  跑不动了,我开始爬树,可是有两只箭矢向我射来。我躲了过去,完全是本能。顺便拿到了那只箭。我利用箭矢和一些干草,碰撞起了火花。
  狼走了,所以我下树。又开始拉着望夏跑,可是没想到树林有些干燥,不过这树林也就六里不远,所以我烧了。
  然后祸不单行,不但要躲避狼群,又要躲避火,还有两支追着我们的箭矢。
  “赵云,你什么时候抓得努力,有这等本事。居然将猎场烧了,而且刚才那个躲避,还有意识操作,大胆而又创新。”宁王倒是乘火打劫,毕竟他可是最希望赵府出事的,反正别人出事,又与自己无关。
  “来人,救火。”
  一声暴怒的人,不过赌局还是算的。
  来了两百多个人,将水拉来弄熄灭,还好今日风不大。所以一公里之后的都没烧到,这火救的及时。。
  我与望夏一直再跑,已经跑了一个半个时辰,可是在深林里,我和望夏一起找到了一个洞,刚好够躲半个时辰。
  又灭了一盏茶的时间,烧死了十多个人。可是我并不是故意的,毕竟这般打下去也不是办法。
  ……桃花院……
  “表妹,既然你觉得可以。那你自己休息吧!表哥还有急事,我先走了。”虽然那场赌约可去可不去,可是六王爷,所以还是要去的。
  “表哥,去吧!我又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说完又自己去玩了。
  “那需要什么与管家说,表哥先走了。”走出城门。
  “管家,备马。”骑上马之后,半个时辰刚好到比赛现场,目睹了一个女孩与狼搏斗的现场。
  “望夏,等一下。你不要出来,我把狼引走。”本来以为能躲很久,可是有四五只狼居然围在洞外,一直都不走。
  “姐姐,我怕。”眼泪直掉。
  “不怕,望夏,要坚强。”我说完,就把手中箭矢直插狼的脖子,可是我也没讨到好处。
  有一只狼拉着我的手拖着走,我顺手拿了一棵小树枝,狠狠地插在浪的肚子里,最后一只狼居然想去咬我的头,谁知道望夏居然出来替我挡了。然后后果当然是她自己满身都是血,很幸运冷似辰看到了这一幕。
  我撕喊着“望夏。”我立马将那只狼直接甩了出去,直接死亡。一幕幕的血腥战场,没有人觉得一点同情,有的不过是鄙夷。
  两只狼都被我杀死了,有一只甩了出去,所有的狼都死了。当然所有的人都死了,四五十个青春年华的姑娘,全部死于非命。
  还有一只箭矢射了过来,已经比赛结束了。我抱着望夏,可是望夏看到那只箭矢之后,她毫不犹豫的就把自己当成了肉盾,中了一箭,被狼咬的满身是血。
  最后用力说着:“活下去,告诉我哥哥,她妹妹很好。”
  “望夏,望夏,你别睡。我们要一起出去的,说好的,你不要先睡了。”我想留泪,可是流不出来,为什么,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进行厮杀。
  “望夏,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你就活下来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说着仿佛看到了一个人。
  “走啊!你愣着干嘛?”我看她神情,我朝她视线看了看。这是遇到冰山脸了,瞬间觉得好冷。天,这是谁,长长的白衣服,宛若天仙下凡,俊颜雕工绝对是天设,高高的鼻子,血红色嘴唇那么美的弧度是否犯规了。身材恰到好处,眼睛像星辰一般明亮,脸的轮廓清晰可见,让人瞬间失了颜色。他将我背上了马背,后面我就不知道了。
  在他们所有人即将来临的时候,冷似辰带走了他。后面的火焰依旧在弥漫,前面桃花灼灼,河流清静,静到我不知是否只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梦,那么真实却感觉到麻木。耳边一直萦绕着,姐姐活下去。
  所有人都跑过来了,“她刚才说了望夏,是吗?”
  沐望川,听到了那个善良可爱的妹妹,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变成了奴隶,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好。
  “比赛结束了,冷似辰将那个女孩带走了。”宁王说道,原本不凑热闹的冷似辰,居然亲自带走了自己的奴隶。
  “赵大公子,这个女孩子是叫望夏吗?”一年没见了,本来以为是妹妹,可是那个玉佩呢?居然找不到。
  “是,就是你面前这个,怎么。沐世子感兴趣。”
  “这个姑娘,我带走了。谢谢,赵大公子。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吧!”沐望川从小到大都喜欢这个淘气而又善良的妹妹,终究是保护不了她吗?脸上的阴沉不是一般的冷,还有愤怒。
  “赵大公子,府上可是卧虎藏龙,连一个奴隶都这么训练有素,还有一个重情义。”宁王又打趣到,其实宁王与六王爷都生的俊俏,只不过宁王多了一分凶残。
  “宁王谬赞了,这可能是误打误撞。”赵云哪知道会这样,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个人。
  “那个赵大公子,你将那玉佩拿来,我顺带去桃花院,一起送过去吧!”六王爷说着,拿了玉佩便去了桃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