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星辰苍穹第21章 各归师们,云星辰苍穹第21章 各归师们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云星辰苍穹 > 第21章 各归师们

第21章 各归师们


  我出来的时候,果然手里有一株花。居然是一株向日葵,虽然没有开花,可是已经生根发芽了。意思是让我心向光明吗?
  “真冷呀!”这株向日葵,大家的出关看了两分钟就消失了。
  小影一直在哪里缩着,可是没办法,大家都冻的通红。“出现了,望夏,我等了你好久。”
  “对不起,小影,我刚才没有及时出来。”我看着她红扑扑的脸,真心疼。
  “望夏,你到底最美好的愿望是什么。困了这么久,我们大家都担心你。”那个忘记容颜的幻儿吗?最近还真是见到她,我的记忆似乎有苏醒的情况。
  “谢谢你,不过我已经出来了。哥哥你也出来了,真好。”我赶紧说着,也许是自立自强惯了,不习惯有人在身边。这种感觉真是难以言喻,温暖又害怕。
  “要不然大家一起走,对了那个霍钰也是非常厉害呢?”小影说着,那个霍钰的方向。果然那个男孩子,冷峻而又不傻,看起来无欲无求,真像一块玉,好看但很凉。
  “我觉得可以的,不过大家的法宝是什么,刚才我通关的时候拿的一把剑。”
  ……鸿惊院……
  “五长老,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这把青玉寒光剑可是极品,你怎么放在通关里面了。”掌门和六长老坐不住了,这简直就是震惊了。
  “那个谁知道她的积分那么可怕,她到底拿了多少积分,难怪她在山脚下就开始攒积分,忙碌了一大早,把咱们试炼之地的怪物打了一半,还有因为魔族来人,她自己抵抗了,又刷新了积分,所以我去,这是把积分刷爆了。所以才得这把青玉寒光剑,不怪我。”五长老也是很惊讶,这个漏洞不应该啊!这个真不是自己的关系。
  “我以掌门师兄的身份决定,今年寒院的一切开支全部取消。哦,不,明年的也取消。这两年都不要妄想从桃花院拿到一个铜板。哼。”掌门宣布这一方案,大家都是鼓掌叫好,同时通知了六大长老。
  “掌门师兄,你好狠的心,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怎么能这么虐待我。”五长老,赶紧哭着抱大腿。
  “你好自为之,要是那把剑出现问题,拿你是问。”掌门的内心是崩溃的,好贵的剑。好心疼,这五长老真是不知轻重,居然放在考核里面。
  “掌门师兄,你放心,要是那把剑出现任何问题,那那个猴崽子望夏无条件加入我门下。”五长老也是无奈啊!望夏啊!望夏你要争气点,不然你以后就是我门下,与六长老就无缘了。
  “还有那把焰灵剑,你说说,你到底把多少家底加入了考核。你不是不知道,最近经费预算紧张,难道这个你也要收入门下。”听着掌门的口气,六长老,偷偷的爬起来,赶紧开溜,不然三年都没工钱了。
  “掌门,我错了,谁知道,那个霍钰是诚心的,没事拿那么多积分干嘛?你说咱们的妖兽虽然是无尽的,可是这个谁知道他们两狼狈为奸,一起将妖兽打到来不及反应,还没出就扫光了。”赶紧拉着掌门的袖子,怕是不行,那就不是工钱没了,那以后出去浪的资本都没了。
  ……镜中……
  “那是,雪豹。怎么有一栋房子那么大,刚才还是人那么大。”简直不可思议,果然这个设定是能力越大,妖兽越大。
  我问道:“你们大家的奖品是什么。”
  小影拿着一本书:“我的是一本医书,名字是什么,我不知道。”
  幻儿的是则是一把弓箭,这做工很好的,只是这材质也就没有那么好。“一把弓箭。”
  白落尹的是:“一把笛子。”材质是玉质的,出声清脆,荡气回肠。
  霍钰的也是一把剑,一把焰灵剑。“这把剑好像有灵气。”
  “行了,如果他们比完了,那个望夏就加入你门下。那个唐钰骂,就加入我门下。”掌门师兄说完,我顿时哑口无言,现在知道什么叫自己打自己了,这就是,这丫头这么喜欢惹事,跟魔族还有恩怨,这不是为难我。
  “掌门师兄,要不然咱们商量一下,那个小丫头当你徒弟,唐钰让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培养他的。”我赶紧反悔,要不然以后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啊!
  掌门的心里想着:“想的美。”那个丫头,简直就是祸害的源泉,有她准没好事。
  “五长老,我同情你,不过我看好那个幻儿。那以后那个幻儿就加入我门下吧!”她可是一眼就瞧中了她,一身正气,还是青铜巅峰,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从今以后:
  唐钰为掌门首徒
  沐望夏为五长老之徒
  幻儿,白落尹为六长老之徒
  沐望川,小影为四长老之徒
  于晚玉,冷星为三长老之徒
  洛希,秦瑜儿,何夕,梅睛为宫木之徒(宫木原为大长老首徒徒)
  素清,蓝珂,言川,三十为铃木之徒(铃木为二长老首徒)
  大家都拜了师父,自然有人欢喜有人愁。这里面也是没办法的,慧根什么的,大部分都是靠后天挖掘,只是从这时起,有的人就已经埋下仇恨的种子。
  “大家手中的奖品已经归你们自己了,至于多少,那就不重要了。”宫木说着,也顺便讲了桃花院弟子的规则,除选修课,其余的时间,都是师父的必修课。
  铃木的声音,就如她的名字一般,清脆而又动听。只是这人倒是很有她师父的感觉,一个字,冷。“下面各位长老带着自己的徒儿回去休息去吧!虽然已经过来正午,大家都饿了。对了吃饭到地方在长灯街。因为资金问题,自己掏钱。”
  “各位同门,你们的东西现在可以来领了。”每个人将自己在山脚下交给宫木师兄保管着的,都一一拿来回来。
  等轮到我的时候,宫木顿了一下,说:“你叫望夏,这个玉佩里的玉灵可真可爱。对了,她应该在不久就会出世了,前世的记忆她不会有了,记得好好教导她,有机会她也可以修炼品级,到时候就不是灵,而是玉仙。”
  我特别开心,虽然刚才很不高兴,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变成了五长老的徒弟,但是寒院在碧落院和梅院之间,都离的很近,所以以后可以去找小影。“真的吗?她真的要出世了。”
  宫木仔细的给我讲这个玉灵的由来,看来是觉得我孤单,望夏特意送给我的。“是啊!她应该是一种特有的豢养术,以人的灵魂基础,有火光的赤焰,还有里面的玉料也是稀有物件。这些条件一旦全部达成便会形成玉灵,当然她出生是无害的,而且以吸食毒为生。不会伤害人,这个以前在什么书上见过,忘记了。”
  我孤零零的一个人,虽然梅院的长老也没来,可是由六长老带领,她们可热闹了。而我居然变成了孤独一人。“六长老,那个望夏能不能与我们一同去。”小影眼巴巴的看着,又不想将我一个人撇下。
  六长老也是不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可是她带的人太多了,所以我并不想麻烦她。“可以啊!你师父那个不成器的,居然临阵脱逃了。望夏,你挨我们一起吧!”
  “我在这里等着,六长老,你先走啦!我等我师父出现,他一定会来的,估计是他不喜欢这种严肃的地方,过了一会儿,应该就会来了。如果傍晚还没来,我自己去长灯街。”我拒绝了六长老的请求,毕竟被她拒绝的事情,自己还是没有明白,所以我要等,等一个告诉我真实答案的人。
  沐望川虽然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妹妹,可是自己的亲妹妹如果要苏醒,那必须是由眼前这个人才行。“妹妹,今天都没怎么吃饭,你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乖,先去吃饭。”
  “你们先去吃,我怕等下师父说,我不等他。”众人对这个五长老还是相当好奇的,不过关于他的传说,没有人知道,他身上的封印何时会解开。
  “那好吧!等一下我们吃完,给你带吃的。”小影和幻儿都走了,幻儿看着一张与自家小姐一模一样的小姑娘,真心的觉得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找了这么久,相似的也不是没有看到过,可是这么像的第一次看见。
  “那我们走了,妹妹,那你自己呆会。”说完,最后一队也走了,鸿惊院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忽然发现,掌门的鸿惊院的牌匾下的右面有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就像做小偷小摸一样。我赶紧过去,但是他就像没发现一样。
  “喂,你干什么。听说这里经费预算紧张,没钱。”我说着,大白天穿一身黑衣服,就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他居然不经意间回答我。“我知道,我只是看,掌门师兄还在不在。”
  他反应过来,吓了一大跳。将我都撞倒了,还好没用内力,不然我还真是又要卧床不起。“你,你,你躲在我后面干嘛?”
  “师父,徒儿饿了。你带我去吃好吃的。”冷似辰赶紧在摘下面纱,说:“你怎么知道是我。”
  “你长这么挨,还没有六长老高,认不出来才是怪了。还有你说好帮我进入六长老门下的,为什么倒成了你的徒弟。我不管,我饿了,要吃饭,要住房。”成功的打击的冷似辰了,他还小,就已经是长老级别的人物,怎么能说自己矮,都比她高了一个半头,这小丫头。
  “我没钱,已经被你败光了。”说起就来气,以前还能想干嘛干嘛,现在好了,要自己攒钱花。
  我赶紧打趣,这师傅真是二货,这么憨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话说你这么穿,是怕别人不认识你吗?再说大白天的,遮住了你英俊的脸,小影会不开心的。”
  “小影,是谁啊!”我赶紧拉着他去长灯街。
  “别管了,现在要吃饭。还有我才来第一天怎么会败光家当,快点走。等下还能和小影汇合。”他很无奈,但是他不想走路啊!
  “停,我们确定要走过去。要不然我飞过去,你走过去,到时候再汇合。”这确定是自己的师父,怎么觉得他只顾自己。
  “不要,我们要一起走,刚才就是因为你不在他们都嘲笑我,我是第二名耶。”我说这个师父的罪状,不知道为什么在她面前,我感觉到我自己就是小孩子,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差距并不大,所以才聊的来。
  “怪我咯。男女授受不亲,你知不知道。小姑娘家家的,就算是师父,我也是比你大一辈。”他说我,我倒是真的放开了,结果他你注意,摔在了草丛里。
  我开始哈哈大笑,这家伙太好玩了,虽然说他是师父,但是由于他的年龄,所以两人就没有这么大的界限。“哈哈哈哈哈”
  “掌门师兄说的没错,谁跟着你准没好事,你真是太能惹祸了。关键是还喜欢幸灾乐祸,哼。”说完之后,我没了笑声。
  我的脸由大晴天变成了阴雨天,我开始不哭不闹。其实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心理有会有一道伤疤。“是啊!谁跟着我,谁就倒霉。”
  “师父,对不起,我错了。不过以后我不会在跟着你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发现我居然有双重性格,一个明媚如春天,还有一个自我保护过强。不会出现任何开心的模样。说完之后,我已经没有表情,开始透着别人看不出的情绪。
  我扶住了冷似辰,可是我用木棍。刚才的我就像开了一场玩笑,不知道什么时候将真实的我保护起来。
  “望夏,你怎么了。你的眼神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像变了一个人,不对。”他用灵力查看,也没有查出任何不同,但是有一丝灵力,只是一丝不对,忽然发现这个人倒是有点像那次在浣纱院见到的时候。
  “没什么事,我走了。”不知道为什么脸上蒙上薄薄的雾,让冷似辰看不清楚。冷似辰,默默的看着我离开,我当时就像没有灵魂一般,或者说,自己的身体里无凭无姑的出现了。接着我昏倒下,冷似辰很无语的把我背回寒院,哪里四季如春,各种药材,还有花草都是无聊的时候种的。
  听宫木说:”玉佩上的玉灵。”
  “难道是望夏不愿意我受到伤害和委屈,所以她借了我的灵魂。”我自顾自的推理着,不久后。菊娘居然出现了,以前觉得她很讨厌,现在看来,大家都是一样的可怜人,每一个阶层间都是有压迫的,不是吗?
  “望夏,你回来了。你的东西我都没动,听说你是五长老的徒弟,那以后有用的到菊娘的地方尽管说。”连菊娘对我的态度都变了,真奇怪。
  我打开了锦囊和那枚硬币:“老奶奶说过,如果有一天遇到任何劫难,只要活着,看看这枚硬币,和这包葵花籽,都会过去的。”
  “世界上真有借魂吗?到底是望夏,还是我自己。但是为何我自己会记得,但是却不明白我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我找自己的时候,突然那个玄色衣裳的人出现了。
  “怎么,刚刚你看见了什么?有很多不明白吗?要不要本尊给你解答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个人真烦,既然需要我的血养那个什么鬼东西,也没有真正的取血,倒是经常跟着我。
  “真奇怪,不知不觉间,我回到了浣纱院。”可是等到我醒的时候,我已经在浣纱桥。
  “好饿,怎么回事。我怎么这里。刚刚难道我出现了双重人,怎么会,已经三个月没出现了。那次也是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这次是为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求助本尊,本尊给你解答。”这个人为什么一直出现,我还真是有点想不通。
  “快说,不然本姑娘可不会放弃暴力解决问题。”说着我拿着我的青玉寒光剑对着他。
  “小妹妹,你不知道,这把青玉寒光剑原本是取于我魔族的极阴极寒怨气极重之地吗?稍有怨气可是会被扩大的,你是那个掌门老头没跟你说,这把剑一般人不能使用。”我心里反复说着这是挑拨,人正难道还怕一把剑。
  “不可能,我就说,你可是我们魔族的最好养料,居然可以使用这把充满能量的剑,不能经过考验,靠近都会化为冰雕,当然你师父冷似辰除外,那家伙还是比你牛的,不然那个掌门才不会硬要你加入他门下。”对于这个小姑娘他可不想强制带去,虽然前世她和流殇的双剑合璧将他打伤,可是他们也双双堕入轮回。
  “哦,对了,那个小姑娘的剑也是一把冰玉剑,与他那个白家的冰焰剑是一对,可是与你这把相比,她可就逊色多了。不过既然也是一对跟凡人相比,这还是排的上名号的。”说完拍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次没有蒙面。
  一身玄衣,果不其然。小影说过,修行的人都会呈现出最年轻,最俊朗的时候。这容颜虽不如冷似辰那般冠绝天下,也绝对是数一数二。
  “你说的是幻儿,她真的跟我有牵连,为何我都不记得。看着那些回忆,我觉得我就像一个过客。”我自己也是无聊,跟他说起自己的事,连自己都觉得奇怪,他又怎么知道。
  “不可能,那些就是这个主人的记忆,难道你已经是换过灵魂,早已不是那个人。”魔尊生气,四处崩塌。
  “不过,没关系。我能找到你,说明你现在才是那黑耀石认定的人。”说完,四处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看来我又被他带入了梦境,难怪会回到浣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