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星辰苍穹第33章 狼窝,云星辰苍穹第33章 狼窝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33章 狼窝


  ……夜间狼窝……
  那只小狼色咪咪的看着冷似辰,谁让冷似辰倾城绝眼,高冷逗萌。“怎么不走,你看我为洒下的漫天玫瑰和荧光。兄弟们都准备好了,既然你如此之美,不然你做我正房,五天若我还是不腻,那你继续留着。”
  冷似辰一本正经的说:“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至始至终他冷似辰手下就没有无名鬼。
  可惜了,这个白天河也并非是狼,只是一不小心把那个狼王给杀了,一时半会儿走不了,只好答应这所有的小狼了。谁让他刚好会易容。“白天河,不错吧!放心吧!我一向待女人都很温柔的,若不是真心,这我也吃不下不是。”
  冷似辰本身功法和体系就很特别,所以一靠近这个白天河,就知道不是妖。“也是,那走吧!”
  在两人默默的走进了殿堂中,在要拜堂的关键时刻,白天河拿不出狼族的宝物,也施展不出狼族的武功,所以就被一秃子给露馅了。
  白天河也没有办法,所以只好拉着冷似辰就跑,冷似辰年龄不大,所以雌雄莫辨,长的又十分秀气。一个狼族长老,本就想登位,见着逮住机会在大会上把狼王的脑袋拿出来。“你不是我狼族狼王,说,你是谁。”
  慌乱之中白天河拉着冷似辰就跑,可是刀光剑影的怎么跑的掉。“我去,快跑。”
  那条狼长老,果然是有备而来,这个白天河隐藏够深,所以在狼群中,即使不是,也没有被其他狼发现。所以狼长老一颗狼牙棒打到离白天河很近的地方,好在跑的快,躲过一劫。
  虽说狼群够多,不凡有灵力高深莫测的狼,可是追不上白天河,所以所有的武器对他们无用,狼长老只好放弃。
  很快所有狼群都围在冷似辰身边,看来狼长老并没有要攻击冷似辰,毕竟这种时辰出生的孩子,对妖而言,可是大补。
  一直躲避,跑了半个时辰。终于甩开了那群狼,只不过,终究是没防住,所以冷似辰作为一个修仙之人,用八卦阵图,暂时困住了,那些有些修为的小妖,可是还是被那颗狼牙棒狠狠地打了一棒,还被小妖咬了一口。“喂,你可不可以放开我。”
  白天河一袭红衣,把面皮摘下,虽说晚上并不光亮,可这轮廓,身高已是与冷似辰一般无疑。
  白天河把手在一棵树上,喘着大口气说:“喂喂喂,你是不是叫那个什么?不好意思,忘记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冷似辰说完之后,用灵力支撑住自己,把自己传输到了寒院,留下了白天河。
  白天河不相信自己的声音,感觉刚才的声音好像男人,不过明明拉着的是一个女人呀!
  临近天明,狼族也不敢贸然在白天出击,因此,白天河只好作罢!回了那个像地狱般的地方。叫做皇宫。
  第二天……
  我走到了师父的房前,偷偷的瞄一眼,只是想知道师父回来没有。没想到看到了血,床前好大一堆的血。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我觉得窒息,觉得很恐惧。忍着走进了房间,师父还在睡觉。“师父,师父,师父。”
  我带着哭腔喊着:“小玉灵,快出来,快出来。”
  小玉灵忙不迭的起来,问到了血腥味,只不过貌似不是人血,是狼血。“小夏,怎么了。”
  我大声喊着:“你快帮我师父看看有没有受伤,快去。”内心是崩溃的,不知道如何面对。
  我的脚机械的移动着,不知道往哪里走,也不知道怎么办。“小夏,小辰子身上的血不是自己的,中了一些散毒,我帮他,小夏,你去拿点水吧!”
  “嗯”说完之后,我赶紧在门前的井里打了一盆水,放在师父的房间里,小玉灵帮冷似辰解完毒之后,直接晕了过去,变成了原型。
  我看着小玉灵憔悴的面容,心里倒是充满了担忧与不忍。“小玉灵,你怎么了。”
  小玉灵软萌的说完这句话,就又变成了原型。“小夏,没想到,这个我修为太低,这个没事。我先睡睡,休息下,不能陪小夏解闷了。”
  我睁眼看了一眼,一身红衣的冷似辰完全看不出来受重伤,到真的是很美的美人,要不是知道他是男的,认的他平时毒舌又腹黑,还真是看着像女孩子。“休息吧!”
  认真的把师父的外衣都脱下了,把手了擦了一下,脸色发白的喊着:“冷,冷,水,水。“不停的念叨着。
  我想着:”刚出晨,露水重,所以多给他盖了被子。”
  然后把那个几十年没动过的厨房,收拾了一下,煮了一碗粥。又开始跑着去其他地方上课,好在不远,这次是梅院。
  “小影,哥,我来了。”小影听到我的声音,寻着就跑出来接我,因为,她们只跟着师父学习,所以我有好几天都没见着了。
  小影一出来见到我,就控诉沐望川的不好,各种罪状。“望夏,你来了。我跟你讲,你哥他欺负我,明知道我记性不好,他还逼我。”
  小影没看见玉灵倒是觉得奇怪,问着:“小玉灵呢?她平时最闹腾了。”
  沐望川一脸的草,加上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下田了。“那个,她今天想睡觉。就不用叫他了。”
  沐望川收拾了一下,给我们泡了一杯茶。“妹妹,我跟你讲。我发现,师父他说的对,脑袋这东西还真的需要每天锻炼,你看小影是不是比以前聪明了。”
  我突然范傻的说:“可是,小影,她本来就挺聪明的吗?”
  小影,直接摸了一下沐望川的头,我差点喷茶了。“听到没有,望夏说,我很聪明。”
  我把茶咽下去,顿时觉得很不舒服,咽喉痛。接着小影说:“行了,望夏,你最近都学了些什么,要不然我们比划比划。”
  我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一笑,说着:“那个,我看你们比划比划,我嘛?就算了,师父让我长知识,对于这每天在其他地方学到的知识,说实话,我的剑就没动过,完全没什么反应。”
  小影很奇怪的看着我的剑。“不对呀!我们的剑已经是拿的稳了,要不然我们俩来一个,那个我的书研究了许久,觉得颇有收益,还有那个你哥他的也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