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星辰苍穹第39章 引入流年锦瑟,云星辰苍穹第39章 引入流年锦瑟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云星辰苍穹 > 第39章 引入流年锦瑟

第39章 引入流年锦瑟


  这次提问的是冷星,听说是冷似辰的唯一一个妹妹,而且她还是最小的。“听说,六长老有三百多岁,我想问问,那个六长老,有没有什么带有教育特色的故事给我们分享,分享。”
  白落雪倒也是不恼,这个冷星与冷似辰又不一样,冷星可算是正儿八经的调皮捣蛋,冷似辰则是乱捣蛋。“想听故事,关于哪方面的,学习,商业,侠客,修仙,古史,还是……”
  果然是冷家的人,一个都不省心。“六长老,要不你讲讲侠客。就是你认识的,或者你觉得可塑造的。”冷星长相与冷似辰颇像,果然是一副反差极大的平凡脸。也不是丑,主要是冷似辰实乃太漂亮,帅气,轮廓线太好了。
  白凌雪一副正经的模样,可真的是羡煞旁人的美貌与智慧,关键是温柔可人。“哦,要不然给你们讲讲,流年前辈与锦瑟前辈的故事。”
  白凌雪说起来,那时间可就久了。“那是……”这个故事可是有条件的,毕竟两年后,这些人都有去参加比赛的机会,而且要进入苍云,那个邪气磅礴的地方,找到五行玉珏。
  五百年前……
  有一个人在迷雾中背着这首诗,而流年其实只是贪玩,溜进一个大户人家的池塘边。本来只想坐坐,不过一个就像音符一般动人的声音传到了流年的耳朵里。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流年很喜欢,这首李商隐的诗歌,虽然说很凄美,可人生又何尝不是。“茶凉了,人走了。才知道珍惜。”就在快要听完的时候,他绕过荷花池,来到长满紫藤萝花的凉亭,哪里有一坐在秋千上,一个人静静的坐着,发呆,唱诗歌。“何人,竟将这首诗唱的如此动人心弦,就像身临其境的感觉。”
  长的微胖,但是声音很好听,面容也很可爱,尤其是那双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牙齿。“谁呀!哎呀妈呀,躲在后面干啥呀!出来呀!好听得鼓掌的。”
  流年一出来,锦瑟看的都傻掉了,毕竟没见过几个男的,长的好看的也没几个,所以见到流年,锦瑟感觉第一次的心跳。“那个……,我就是一路过的,平时呢?也不是那种喜欢听墙脚的人,不过呢?这次是意外。”
  流年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很诚挚的弯下腰,道歉。“对不起,希望姑娘不要介意。”
  锦瑟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外人,心跳的就跟小鹿乱撞一般,可能是太紧张,所以说话都说的很结巴。“没,没,没……事。不就是意外吗?那个……,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锦瑟。”
  流年只是路过,所以道完歉,说完:“我……,既然无缘,何必有牵扯。姑娘我就先告退了。那个我们以后应该不会再见了。”就自己走了。
  冷星一听完,简直就像淘气的小孩子,直接左右摇晃,表示不满。“六长老,这就没了。”
  白凌雪这个掉渣的开头和结尾,就这么结束了。“嗯,没了。要想知道后面,那不是还得听完我的课吗?下面,有人要举手唱一下这首诗歌吗?我看看谁的声音好听,指不定下次能教教大家。”
  我弱弱的问了一句:“那个我能问你一下,这个故事不是你瞎编的吗?”
  白凌雪听到这句话确实是事实,不过也没差多少,还指着远处的那把古琴。“那个沐望夏,是吧!这个舞台就是你的,准备开始唱吧!需要古琴的话,诺,那个,自己用。”
  我疑惑的站了起来,直接在中间的台上。“这是……。”
  白凌雪第一次看到古琴的时候也觉得很美,无论是这架古琴的音还是形。“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锦瑟的古琴,这是流年给锦瑟的弦乐器,似琴。长近三米,五十弦。弹出来优美无比,如何把握就看你了。”
  我很尴尬而又不能丢失微笑说:“我……,这……。我不会呀!”
  白凌雪说完之后:“不会,那你大声说出来干嘛?还以为你知道呢?不过也没什么了,这个我也不会吗?不过你师父他可是会一些,下一次上课,记得啊!想听的话,就叫你师父别逃课,选了这门课,还请假。”我倒是吓了一大跳,毕竟那些东西,总觉得与我无关的那种。
  我脑子很灵光的问:“知道了,那个六长老,刚才说的那个故事,咱们穹星山的藏书阁应该是有的吧!自传,不然你怎么这么清楚细节。”
  白凌雪确实是一看见冷星,就知道她决定是不必他那个哥哥好多少。“嗯,对了,那个冷星,你别再晃了,我头疼。”
  冷星倒是问了一个大问题。“我要听故事,六长老,那个咋们的课属于什么性质类型的呀!”
  白凌雪甩出一个白眼,这个课目,满满的背诵,看到连自己都烦。“教心法的,也就是咱们前辈研究出来,实践过的最简单的那些。我这里比较系统,其实你自己的师父也会给你们讲。”
  白凌雪一看那把剑就是她抢来的,这不明显,这把剑再是好剑,这属性直接相克的,如何相容。“就拿冷星,你手上的那把剑来说吧!属性是木,你自己的属性是火,我建议你呀!尽量别拿那把剑,火克木,你那把剑要不是因为质量好,早被你给烧了。别浪费了。”
  这个冷星一激动就自己什么都招来了。难怪白凌雪觉得这剑怎么这么面熟,原来这家伙偷偷去拿剑了。“哼,胡说。本姑娘这把剑可是从咱们的剑库里拿的。”
  这一上火,白凌雪完全没了温柔,像是有点凶巴巴的感觉。“冷星,你哥是长老,没错,可是他没有实权,你知不知道,你给他捅多少篓子,真的是。把剑给我。”
  冷星不想听,结果还真的是,这把剑虽说不是好剑,至少也很不错的,这冷星又不会控制,完了,直接把剑给烧了。
  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白凌雪把我叫住说:“那个……,你们都先走吧!沐望夏,你回去叫下你师父,说他妹妹把木系剑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