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星辰苍穹第5章 重开始,云星辰苍穹第5章 重开始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云星辰苍穹 > 第5章 重开始

第5章 重开始


  梦境里,木小白在深渊处,时而欢喜,时而忧郁。
  自从老板哪里工作时,木小白就会无意间梦到自己从前的发小。今日也算是木小白结束兼职的日子,木小白一个人走在黑夜里,那个古巷祥和,而且充满着一股神秘的力量。
  因为假期经常去打工,所以在老板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遇见老板之前,木小白本来觉得自己的发小云初涧很冰冷,眼神也很深邃,不过见了老板之后,木小白就不觉得了,本来想着辞职的时候买一个钟表,结果老板送了一只钟表,自从有了哪只钟表之后。
  晚上回家的时候,奇迹般地遇见了那年最缺一个解释的人。古巷的夜晚很冷,虽然说盛夏,但因为懂事,所以一般木小白都没有跟父母说,自己在工作。只说在学校好好学习。
  晚上回家的时候,就遇见了一个人,也叫云初涧,但已经不是当时那个和她一起吃冰棒的爱吃鬼了。
  竟然变成了一个灵体,只有在晚上九点九分的时候会出现。只有木小白能看的到。
  九月九日夜晚九点九分……
  一身白发,以及淡蓝色镶边的帽子,蓝色休闲装出现在小白的面前。
  云初涧忽然出现在木小白的面前,就在木小白想事情太集中,就被石头绊倒的时候。开口笑着:“真笨啊!这么多年还是没变。”
  木小白是在夜晚回家的路上,一个人准备回家的路上,作为一个女孩子,有点害怕,忽然出现一种魅惑的声音,让人不由得走在漆黑的夜晚,散发淡淡的月光,显得更加的诡异。
  木小白,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声音微颤的的问道:“谁,谁在那。”
  “木小白,你记不得我了。”木小白东张西望的,可是什么也看不见,一会儿后,就出现了一束白光。
  木小白用手遮住自己的脸说:“你是谁,我不知道。不要跟着我。”
  “小白,你记得那个竹场的冰棍吗?我是云初涧啊!”云初涧看着害怕至极的木小白缩在角落里。
  木小白的记忆里,闪现着片段,就像时间的缝隙里一样,犹如影片倒放在木小白的脑子里。
  木小白在一次去竹场赶集的时候对着冰箱说:“妈妈,我要那个冰棒,我要嘛!”木小白那时七岁,云初涧也是,是零零后,生日一个九月九日,一个九月八日,只差一天,云初涧比木小白大一岁。
  木小白的家境一般,不过隔壁的云家倒是极其的富有。“不行,不能吃冰激凌。”
  从来没见过的人,倒像是老熟人一样。这或许就是相隔许多年的朋友相聚,木小白就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那一幕幕的放映。
  “小白妈妈,你也来赶集呀!”云初涧的母亲,长的很白,在哪个时代她的服饰和脸蛋都是很漂亮的,不过手里牵了一个男孩子。
  木小白见母亲一直在跟这个没见过的阿姨说话:“听说你有儿子了,就是这个呀!真可爱。”
  便也不说了,不过遇到同龄人,总有一种默契,觉得就是很亲近,容易讲话。顺便拉了一下云初涧的衣袖。
  木小白那时还是一个可爱活泼开朗的女孩子,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云初涧就只回答了三个字:“云初涧。”毕竟自己的身材,虽然云初涧很小,可是这胖成肉团的确实是自己。
  木小白问着:“我喊我妈妈买冰棒,你要吃吗?”小孩子的世界很单纯,单纯到因为一根冰棒就做朋友。
  云初涧说:“恩”
  木小白大声的喊到:“妈妈,妈妈,我可以买两根冰棒吗?一个给这个小弟弟。”
  木小白的妈妈看着这个老友的儿子也想要,本来不想买,不过就破例一次。“行,给你买。”
  就这样,原来是邻居,父母也是老友,不过一个房子就像别墅一般,一个房子还是砖瓦房,时常漏雨。
  就这样,青梅竹马两个人一起长大,直到十二岁,上初中的时候。
  云初涧就像人家蒸发了一般,本来云初涧在木小白生日的前一日约好在竹场小镇的古巷广场见面的。
  结果木小白等了一天一夜,都没见到云初涧,好在那天并没有下雨,毕竟九月还是盛夏。
  后面这座豪华的别墅,再也没有住过人,听说一家人,连夜搬走了,去了美国。
  ……4年后……
  也就是向老板辞职的今天,木小白以为或许就是自己在做梦,那个人应该不会在出现了。
  “云初涧,哦。”没反应过来的,以为是哪个朋友。
  忽然间,木小白才想到,云初涧早已出国,怎么会出现在云间古巷。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让木小白有点害怕,想逃离又没有勇气。
  木小白不知自己怎么了,明明就不能在想云初涧了。果然呐!木小白再将脑袋提起的那一瞬间,发现什么人都没有,只有自己在哪里一个人坐着。
  木小白总觉得怪怪的,越走就越怪异的感觉。
  “不能再留在这里了。”木小白开始奔跑,想逃离这一切。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八人间。虽然是在学校上学,可是很多的时候木小白,为了减轻负担,挣生活费,就会到处兼职。
  如今才高一,虽然学习紧张,可是自己的生活环境真的不会容许自己有一丝懈怠。
  自己的新室友卢菊看到木小白晚上回来,还有一些奇怪。就问道:“木小白,你怎么才回来,明天早上就要上课了。”
  “是呀!小白,你咋天去哪里了。这考上高中不是挺好的吗?”另一个室友也是晚点才到宿舍的,也关心的问了一番。
  “嗯,挺好的。”木小白低头,不敢说话,毕竟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在别人的眼里,或许会认为是讲鬼故事。
  “睡觉了,睡觉了。”
  几个室友,除了低头看手机的几个,大家都睡了。而木小白不敢睡觉,总觉得云初涧会出现,曾经她仰望的那个男孩。
  可能是因为太累,木小白在凌晨十二点还是睡了。梦里出现了一个场景。
  是云间中学的初中部,哪里有她们的回忆。稚气的脸庞,站在走廊里,眼睛看着面前的一片三角梅,开的正好。
  木小白和云初涧站在那里,两个人青梅竹马,只不过云初涧的体型很胖,身高1.60m,但是这体重可有足足八十公斤。
  云初涧忽然问道:“小白,你以后有什么梦想。”
  “以后,我想当一个科学家,我小学就写了一片关于那个手表电脑的论文,将芯片植入手表。哎,不过现在都实现了。”木小白看着远方,默默的期许着自己的梦想。
  云初涧看着木小白,觉得不管有多好看的木小白,既不是校花,成绩也不是最好的,但对着云初涧嫣然一笑的回眸,云初涧会觉得如痴如醉。
  木小白对着云初涧笑了笑说:“小白,很厉害吗?这个梦想。”
  “那云涧的梦想是什么?”在木小白回眸的瞬间,云初涧耳朵也红了。
  云初涧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说:“我的梦想,希望爸爸妈妈和我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开开心心的。”
  “会的。云涧,你父亲还是没回来过。”木小白顺口一提,从未见过的伯父。
  “没有,小白,有时候真羡慕你。”云初涧的头有点低,毕竟一个家庭早已破碎的人,谈及自己的父母,终究是自卑的。
  “云涧,你羡慕我,你数学考140多分,我才考40分,这个有什么好羡慕的。关键是连颜值这种时代前沿,我都没机会靠靠。”木小白想叉开话题,毕竟老聊云涧的伤心事,对于木小白自己而言,也是一种伤害。。
  铃声响起,大家也开始进入教室,趴在桌子上的人,也开始慢慢苏醒。“上课了,进去吧!”
  站在走廊尽头的木小白,看到这一幕,才恍然明白,原来云涧最羡慕的是自己的家庭。虽然家境一般,可父母都是相互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