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19章:冲突,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19章:冲突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还别说,这下撞的可真不轻,那声脑袋与脑袋发出地“砰”地声音,几乎整个教室的人都听见了。
  经过洗髓伐脉后的身体异常强壮,这下,非但身体纹丝不动,就连脑袋上也只是微微一麻,感觉不到任何痛楚。
  反观另一位仁兄,那可就不怎么轻松了。
  “卧槽!!”
  谢静楠扶着额头,眉头全部皱在一起,就像是撞在一块坚硬的石头上,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竟然如同被风吹过的麦子一般往下倒去。
  “扑腾...”
  然后,这位仁兄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听这声响,屁股应该也蛮痛的吧。
  “草泥马,你TM没长眼是吧!”
  谢静楠眯着眼,也不管撞到自己那个人是谁,就指着他的鼻子吼骂道。
  这道吼声,吸引了教室内所有人的目光,原本的嘈杂声立即消失,转而代之的,是惊讶与讽刺。
  “哈哈,这不偷窥校花洗澡的林浩吗?怎么回来了?医院待的不舒服?”
  “恐怕是没钱住医院了吧,被医生赶了出来。”
  “卧槽,得罪了孙梦玲,他还有胆子回学校?”
  “我猜,今天放学外面又会有十多个混混。”
  “其实我很羡慕啊,能够看见女神孙梦玲洗澡...嘿嘿,就算让我住30天医院我也愿意啊。”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猥琐地笑着。
  “行啊,你去被那些混混追着砍呗,看到底是躺30天,还是躺一辈子。”
  “那还是算了...”
  .........
  “林浩?”
  谢静楠甩了甩有着晕眩地脑袋,后面跑过来两个狗腿子,连忙将他给扶了起来。
  “楠哥,你没事吧。”
  一个染着黄毛的狗腿子慌忙地问候着,他叫吴硕,林浩本班的同学,整天跟在谢静楠身后,活脱脱的就是一条狗,若是谢静楠在这里出了事,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卧槽,林浩,你TM眼睛是不是有问题?敢撞我们楠哥!”
  另一个叫刘烨,长得五大三粗的,一身的腱子肉,据说还在少林寺学过几招武术,经常作为谢静楠的打手。这三个人,在学校里也是属于校霸级别的,
  “是他自己撞过来的,关我鸟事。”林浩撇了三人一眼,径直绕过他们,朝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你麻痹,撞了劳资就想没事地走了!有那么简单吗?”谢静楠将吴硕的手甩开,转身就朝林浩怒骂道。
  教室内的人知道谢静楠发大火,也不敢多说话,生怕把这道火给引到自己身上,到时候,无缘无故地被打了一顿,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将书包随意地扔到自己的桌子上,看了看旁边那张桌子上正趴着熟睡的一个胖子,林浩也是无语,这么大的动静,居然也没有把这货给吵醒,还睡得挺死,看样子,是把睡觉给练出了一中境界啊。
  “喂,楠哥问你话呢!耳聋?”刘烨喊道,
  “那你想怎么样?”林浩一昂头,傲气凛然。
  “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叫三声爷爷,这件事就算了。”谢静楠指了指地板。
  “呵呵...”
  前世与谢静楠没什么交集,两人也没怎么起过冲突,但他的风流事迹却听过不少,和社会上的人有勾结,本以为他狂,却没有想到这么狂。
  狂?很好,我就喜欢这种狂傲的人被打脸的感觉。
  “你笑什么?好笑?赶紧照楠哥说得做,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吴硕身为谢静楠身边的狗腿子,自以为身份就高贵了。
  “我笑你们三个...”林浩呲牙,“三个****。”
  “哄!”
  林浩这话,让所有人如遭雷击。
  有没有搞错,这还是那个每天上课只知道睡觉看小说的穷吊丝吗?这还是那个随意被人怂恿一番就去偷看校花洗澡的中二青年吗?这调子都快要盖过谢静楠了好不好。
  林浩惨了!周围的同学脑袋里只有这四个字。
  谢静楠家里有钱,不仅在学校里有很多认识的人,在外面,还和一些黑社会扯上了关系,里面,外面都是人,林浩能逃得了吗?
  “草!”
  刘烨那个暴脾气啊,瞬间就给点燃了,往前踏了两步,二话不说就抬起脚,猛地朝林浩的老二那里踹去。
  这是要断子绝孙的节奏啊。
  借着谢静楠的名头,就算把一个吊丝的老二踹到断子绝孙了又怎么样?学校敢找麻烦吗?顶多赔点钱而已嘛。刘烨心中冷笑着。
  鞋底距离林浩的老二越来越近,照这一脚的力度,要是真踹中的话,那后果...
  班上有些小女生甚至已经闭上了眼。
  就在这时,林浩动了。
  手掌轻轻一翻,准确地抓住刘烨的脚踝,制住他的行动,旋即快速抬起右脚,脚尖如同极速飞升的火箭,在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刺在了他的裆部。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过,林浩这种好人,可没有对方那么狠,并没有踹到刘烨的命根子,这东西每个男人都只有一根,弄坏了可就修不好了。所以,这脚,只是落在了他的菊花处的尾骨上,算是给刘烨一个教训。
  明白的人都知道,若是尾骨受到强烈的冲击,那感觉...呵呵,我只能说,比在身体任何割一刀都要痛苦。
  “嗷!嘶...”
  这不,刘烨的脸在霎那间变成猪肝色,两手连忙捂住了被林浩踹到的那个地方,一股强烈的痛楚从菊花处传遍全身,刺激着他的神经,寂静的教室里,就只剩下了他的嚎叫声。
  林浩拍了拍大腿的灰尘,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而周围其他人,早就看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