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25章:天庭水帘洞,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25章:天庭水帘洞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足足吃了五大碗牛肉面,看得胖子一愣一愣的。
  “咯...”
  打了个饱嗝,用卫生纸擦了擦嘴,“嗯,吃了个八成饱,走,胖子,上课去。”
  胖子嘴角扯了扯,千言万语只化作一根拇指,“浩哥,你吊!你去参加大胃王比赛,冠军非你莫属啊。”
  “靠,劳资什么身份!用得着参加那种比赛吗?”林浩道,“走了,别浪费时间。”
  .............
  高中的上课时间是枯燥乏味的,好在林浩找到了自己的事情,开始给修仙的第二步做准备。
  “人体周身约有52个单穴,300个双穴、50个筋外奇穴,共720个穴位。想要把这些穴位全部记住,恐怕需要一段时间,这样,浩哥,今天我先把所有穴道给你讲一遍,能记住多少算多少,明天从我再爷爷那里把那本穴位书带过来,到时候直接看书就行了。”
  “这个穴位叫关冲穴,在手指末节尺侧,位于甲角0.1寸...”
  “这个是液门穴...”
  “这个是......”
  胖子一口气将手臂上的所有穴位给说了出来。
  “怎样?浩哥,记住了多少?哈哈,没关系,一个都没记住也正常,毕竟你没有我这天赋,想我当初,可是记住了七八个。”胖子低声笑着。
  “全记住了。”林浩嘴角一勾。
  “切,别吹牛了,浩哥,你要是记住了10个以上,我今天就把自己的鞋子给吃了。”胖子道。
  “真的?”
  “真的。”
  “那好。”
  林浩点点头,缓缓抬起了自己的手臂,从胖子所说的第一个穴位开始。
  “关冲穴...液门穴...中渚穴...阳池穴...”
  几十个穴位,一个不漏,而且位置完全准确,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
  “卧槽...真的假的?浩哥,你不是在框我吧,你一定认识这些穴位!”胖子一惊一乍。
  根据他对林浩的理解,他的记忆力并不出众,若不然,也不会在班上倒数第二上苦苦挣扎了,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记忆力?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林浩之前就认识这些穴位。
  “我没有这么无聊,这些都是刚刚你告诉我的。”林浩耸耸肩。
  洗髓伐脉后,林浩再次发现自己一项强大的能力。
  过目不忘!
  要是有心要记住一些东西,就像胖子刚才说的穴位,那些东西就会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要不是周围人太多,这里又是在课堂,林浩真想大笑三声。
  嘎嘎嘎,修仙修仙,终于距离真正的修仙不远了!
  过目不忘,也不只是记住这些穴位,除了穴位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学习。
  “劳资要靠东海大学...”
  没错,我们的学渣要逆袭了。
  上一世没上大学,没有见识那些个国际大都市,成了个遗憾,这一世,有如此金手指,不好好利用的话,怎么能对得起老天爷的眷顾?
  哦不对,没有老天爷,只有天庭,天庭是不会眷顾我的。
  “我去,怎么可能?难道你记忆力这么好?”胖子不可置信。
  “当然。”
  “那好,继续学,看你的记忆力能硬多久...”
  “砰!!”
  吴昊表情愤愤,话音未落,讲台突然传来一声震响。
  讲台上一位二十六七岁的男老师将手中的黑板刷一拍:
  “吴昊!林浩!你们在说什么?我盯着你们这么久了,一直说个不停!再讲话,你们两个就给我站到外面去!”
  这货是06班的化学老师兼班主任,叫张大为,年龄不大,长得也不高,才堪堪一米七的样子吧,不过脾气挺好的,班上的同学都叫他大为哥。
  “知道了,大为哥。”胖子笑了笑,显然没有把张大为的话听入耳。
  “还有,就要高考了,我知道你们两个是不读书的,但至少也要考个二本出来,才对得起你们父母吧。”张大为道。
  “我读社会大学。”林浩呲牙一笑,便不再搭理张大为,继续跟胖子学习穴位。
  ......
  人体上下720个穴位,在胖子半天的讲述中,终于全部烙印在了林浩脑海里。
  下午第五节课,胖子喝了一口水,便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剩下的时间,林浩也要好些利用起来。
  轻闭上眼,意识进入天庭中。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离开第九重天的方法。
  天庭的任何一处地方,无论是嫦娥的闺房,还是玉帝与西王母啪啪啪的场景,又或者是正盘坐在莲花座上的如来佛祖,都逃不出真眼的监控。
  天庭就和一座楼房一样,层层叠叠,仙人同样需要上下楼,这种仙家之地,上下楼的方法就是传送阵。
  找出一个传送阵,对于林浩来说,并不困难。
  眼前场景转换,林浩的意识已经在第九重天游离。
  第九重天不同于其它重天,这里金碧辉煌的建筑不多,因为这里居住的都是佛,都是如来的小弟。
  佛,六根清净,自然也就不会向往那些奢华,他们更喜欢融入自然。
  比如南海的观音。
  又比如位于北方的...
  “水帘洞?”
  艳阳高照,整片天空都只有一个颜色,下方山峰林立,树木郁郁葱葱,直冲云霄,这些树木的种类与生长程度,在下界是都看不到的,也只有天庭能够将如此的生机给孕育出来。
  一条河流咆哮翻滚着,在两座巨大的山峰之间流过,前方就有一个巨大口子,或者说,是一个宽度达千米的瀑布,奔腾着的河水落下,形成一张晶莹的透明的幕布。
  透过那张水幕布,隐约可以看到瀑布中央那三个古文字,幸好不是甲骨文,不然林浩还真不认识。
  “水帘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