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28章:孙梦玲的请求?,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28章:孙梦玲的请求?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 > 第28章:孙梦玲的请求?

  “刚才经过校方的谈论,决定在三天后组织一次旅游,这是大家高中时期最后一次组织的集体活动,也算是你们释放压力的一次机会,旅游过后,针对高考真正的紧张的复习将会开始。”
  “旅游?太好了!”
  “卧槽,学校还算是有点良心的。”
  .......
  下方在欢呼,林浩却是苦逼。
  旅游?
  有木有搞错,劳资还要去花果山拿我的如意金箍棒呢?春游的话,岂不是耽误了我的修仙大业?
  “老师,这次旅游是去什么地方?”有同学问道,可惜,这句话没有泛起任何水花。
  “具体的事项就请聂婷上台给大家讲解一下。”张大为拿起摆放在桌子上的一张A4纸。
  聂婷身为班长,这是她的义务,毫不犹豫地就站起了身,走上讲台,性感的屁股一扭一扭,那完美的身材顿时展现在所有人面前,不少男生暗暗地抹了抹快要滴下的口水。
  太漂亮了!
  南沙第一高中三大校花之一可不是盖的,全校至少有一半的男生将她作为梦中情人。
  林浩也只是淡然地撇撇嘴。
  见识了天庭的仙女,那绝美的容颜早已深深刻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这些凡间的美女,已经不入他的法眼了。
  嗯,不过,若是她们肯倒贴的话,我也是不会嫌弃滴...嘿嘿。
  聂婷对于自己的相貌可是自信得很,每一个男生都用那种色色的目光看着自己,对于这数十道狼一般的目光,作为班长,她早就练出了无视的地步。
  但是,唯独一人除外。
  聂婷眼神一扫,正好看见了林浩嘴上那快速闪过的...不屑?
  这是什么意思?聂婷微微皱了皱眉。
  难道是否认自己的容貌?亦或者,是对于自己的容貌表是不屑?
  “哼,竟敢无视本小姐。”
  聂婷心里俏皮地骂了一句,便不再看林浩,举起了手里那张张大为打印好的旅游具体事项,随即,轻灵的声音缓缓传开。
  “我们这次去的,是JS省境内的花果山水帘洞,由于是在大山里,为了保证同学们的安全,必须严格遵守以下规定,第一,不得脱离组织擅自行动,必须跟紧班上......”
  聂婷照着稿子,滔滔不绝地说着,下方,林浩却是愣在那里。
  去哪里?
  JS省境内的花果山水帘洞?!
  卧槽,不会那么巧吧!
  正愁着没钱,没想到学校竟然组织了去花果山的旅游,这不是天助我也吗?
  哈哈哈,如意金箍棒,俺老孙来了!
  “...请大家严格遵守。”
  聂婷念完了稿子,一抬头,便看见林浩脸上那掩盖不了的笑意,那种毫无杂质,单纯的笑,她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过这种笑了。
  他是在...对自己笑吗?
  好吧,事实证明,聂婷美女是想多了。
  “好了,具体事项一定要记住了,三天后准时出发,同学们继续上课。”张大为吩咐一声,便走出了教室。
  聂婷走下讲台,回到自己的座位,路过林浩时,还特意将目光在他身上落了一会儿。
  也仅仅是一会儿而已,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咚咚咚...”
  教室的铁门突然被别人敲响,那些埋下去的脑袋再次抬了起来。
  入眼,便是一个打扮成熟,穿着性感的少女,她的皮肤白胜雪,那头微卷的米黄色头发披肩,鲜艳夺目的红唇如同一颗催熟的樱桃。
  少女虽然是这幅打扮,却依旧非常亮眼,少女风情加御姐风情,全班男生的目光又一次离不开了。
  “孙梦玲?”有人却惊呼。
  校霸校花孙梦玲来06班干什么?
  不少人不由地看向了林浩。
  这货招惹了孙梦玲几次,孙梦玲已经找了两拨人来对于林浩,但都被他侥幸逃离,难道这次又是要发生打架事件?
  靠!
  林浩简直想大骂,尼玛都不让劳资消停点?又来找我的麻烦?麻痹的,这次非得打烂你的屁股不可!
  “砰!”
  一拍桌子,猛地站起了身,两手插在裤袋里,便朝教室外走去。
  教室内立马引起一阵骚动,要不是现在是上课时间,说不定一部分男生已经冲出去看戏去了。
  林浩站在孙梦玲对面,淡然问道:“有事?”
  “你跟我来,我有一件事找你谈谈。”孙梦玲撇了林浩一眼,就要侧头走开。
  “谈谈?如果是谈恋爱的话,我或许会高兴一会儿,但要是谈那些事情的话,你趁早把那些心思收起来吧。”
  林浩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也不管她是不是校花,是不是校霸。
  孙梦玲美眸一皱,“我不是为了那件事来的,我找你,的确是有事。”
  哼,要不是你身上有治疗爸的希望,你以为本小姐愿意搭理你?
  “说吧,什么事?”林浩一扬头。
  “这里不好说,你跟我来一下,放心,我没有找人来对付你,真的是有件事想要找你。”孙梦玲也明显有些不耐烦。
  “好,我跟你去。”
  体内流转着强大的灵气与足以碾压任何人的力量,都让林浩有了强大的自信。
  叫人?
  来吧,劳资不怕。
  随着林浩和孙梦玲离开教室门口,聂婷一慌,连忙跑出了教室。
  ......
  孙梦玲将林浩带到了教学楼后面,左右观察了一番,周围确实没有什么人。
  “说吧,什么事。”
  “你上次说,你能治疗我父亲的病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