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33章:老牛吃嫩草?,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33章:老牛吃嫩草?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 > 第33章:老牛吃嫩草?

  女人最在意的是什么?
  年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对于年龄极为敏感。
  黄毛这声阿姨叫得那叫一个响亮,周围的人全部听见了。
  后面尾随而来的警察打量了一下黄毛,纷纷露出一个你完了的表情。
  美女警察似笑非笑地看着脚下的黄毛,黄毛只觉得浑身一颤,又看了看其他警察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有种可怜的意思,第六感告诉他,接下来可能会不妙...
  突然,美女警察脸色一变,高跟鞋尖狠狠地踹在了黄毛身上,然后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阿姨?去你妹的,你眼瞎啊?本小姐这么年轻漂亮,你哪只狗眼睛看到本小姐是阿姨?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是不是非要关你个十年八年的才能恢复视力?”
  黄毛那个悲催啊,这...这不是没有看清楚吗?
  “你说,本小姐像不像阿姨?”美女警察指着林浩问道。
  “哪能呢,是这个家伙的狗眼睛瞎了,这么漂亮的姐姐怎么能说是阿姨呢?我看美女警察姐姐也不像是姐姐,很像是和我一个班的同学。”林浩嘿嘿笑着,马屁拍的那叫一个炉火纯青。
  “嗯,还是这位弟弟有眼光。”美女警察立马笑了,这翻脸的速度,还不比翻书快?
  后面的警员都给了林浩一个你小子可以的眼神。
  “那个,大姐头,我们是来办正事的...”后面一个警察畏畏缩缩地在美女警察身边道。
  大姐头?这不是警察吗?怎么搞的跟个黑社会一样。林浩暗自嘀咕道。
  “老娘知道,用得着你提醒吗?”
  美女警察彪悍地道,“本小姐今天有兴致出来和你们办案,那是你们运气好,懂不懂?”
  “懂懂懂。”那名警察连连点头。
  “那还不赶紧的,办案啊!”美女警察吼道。
  不用看,这美女一定是个彪悍的主,还能把这些警察治得服服帖帖,一定不是个简单货色。
  “小弟弟,告诉姐姐,这里发生了什么?”美女警察侧头,柔声对林浩道。
  “这...”
  林浩正要说话,却被黄毛的嚎叫声打断。
  “警察姐姐!是他!这个家伙打我们,你看,龙哥和绿毛的手都被他打断了!警察姐姐,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黄毛说得那可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差给美女警察磕头了。
  “我跟你说话了吗?”美女警察冷声道。
  这一句话,直接让黄毛脑袋短路。
  这TM什么情况?
  劳资跟你说话就是这幅态度,林浩这个小子说话就是另一幅态度?不公平!!
  见此,林浩也是呵呵一笑。
  没办法,哥的魅力太高,彪悍美女警察也抵挡不住。
  “小弟弟,这些人真的是你打倒的吗?”美女警察转头,表情又是一变。
  “呃,是的,那个,美女警察姐姐,是他们先来找我麻烦的,我这是正当防卫,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林浩搓了搓手,问道。
  “当然没问题。”
  美女警察点点头,又扫视了一眼地下的一众混混,目光落在了疼得昏死过去的肥龙身上,“呵呵,至于肥龙,本小姐还是认识的,也不知道是多少次进局子了。”
  随后,她的余光扫过孙梦玲。
  “呦,这不是孙小姐吗?没想到今天来得真是巧啊,不仅见到了孙小姐,抓到了这么一条肥鱼,啧啧。”
  美女警察踹了肥龙一脚,用挑衅的话语对孙梦玲说着。
  “要是这条大鱼落在别人手里,恐怕要不了一个小时就溜了,但是他今天运气似乎不怎么好,落在我陈冰的手里,恐怕这一次,要一两年才能从我这里弄走这条肥鱼了。”
  孙梦玲脸色越来越难看。
  的确,肥龙他们这伙人落到任何一个警察手里,无论是市局的副局长还是什么官,都能安全从局子里出来,旭义帮虽然是黑道,到自古黑白纠缠不清,白道的关系自然也要打点好才行。
  但是唯独这个陈冰,新上任南沙市警局局长不久,旭义帮不止一次要和她打好关系,却每一次遭到了陈冰局长的拒绝,对于南沙市的黑道来说,陈冰坐在市局长这个重要位置上,足以对他们所有帮派产生巨大的威胁。
  但偏偏,他们对这个陈冰根本没有办法。
  能够以二十六七岁的年龄站在市局局长这个高度,后台肯定够硬。
  最重要的是,这个陈冰尼玛还是一个高手!一个人竟然不带压力地单挑掉了十多个旭义帮成员!
  孙梦玲也不说别的,懒得和这个警察理论,转头就走到自己的玛莎拉蒂旁,踩动油门,唰得就离开了。
  “跟老娘斗,你还嫩了点。”陈冰一扬琼鼻。
  “既然如此,所有参与了这件事的全部带走。”
  陈冰潇洒一挥手。
  “那个,美女警察姐姐,那我呢?”林浩指了指自己。
  “你?”
  陈冰看了林浩两眼,眼中闪过一道别有深意的目光:“就算是正当防卫也要跟本小姐去警察局录口供,再说了,小弟弟,姐姐我对于可是很感兴趣。”
  说完,舌头诱惑性地舔了舔嘴唇,还朝着林浩眨了眨眼,一副勾引男人的样子。
  那些警察见陈冰露出这幅姿态,纷纷一愣。
  不对啊,这还是我们那个彪悍的母老虎吗?难道...大姐头喜欢老牛吃嫩草?嗯,对,一定是这样的。
  躺在地上黄毛都差点要哭了。
  天哪,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凭什么那个小子就是正当防卫!我们就是伤人者了?劳资不服!
  心中不甘地怒吼着。
  “带走。”
  陈冰一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