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74章:再入地府,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74章:再入地府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WwW..lā照片里面没有,现实却有
  
  有木有可能,金箍棒变成了这么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
  
  它总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吧?
  
  “确实很漂亮”如聂婷所意,林浩夸赞了一句,随即又道,“小婷,时间也不早了,赶紧去睡觉吧,你明天还要一早回学校吧”
  
  聂婷点头,说着,已经站起了身,“好吧,那我走了”
  
  她驻扎的地方离这里大概几百米远,这也是林浩为了应对突情况,为了她的安全而安排的
  
  “千万别太想我了”林浩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声
  
  “去你的!”而后传来聂婷的娇哼
  
  “哈哈”
  
  林浩哈哈一笑,目送着聂婷离开
  
  随即,站起身,便朝着石柱群那块不起眼的石头走去,即便是在黑暗,凭借他修仙者的能力,就如同白昼一般
  
  石头很大,呈灰色,和其他石头颜色一模一样,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更没有散出灵气的波动,在这块巨石林立的巨石群,本就不怎么显眼
  
  林浩伸出一只手,在上面轻微抚摸了一下
  
  触感普通
  
  “不会吧,这tm难道就一普通石头?”
  
  “要不,试试那啥滴血?”
  
  想试便试,林浩向来就是以行动说明的人
  
  用牙齿将手指头咬开一个小口子,一滴鲜红的血液渗出,手指一翻,血液滴下,落在了那块石头上
  
  一秒...
  
  两秒...
  
  什么也没有生
  
  “卧槽,算了”
  
  就在林浩即将要放弃之时,那滴滴在石头上的血液,突然渗了进去
  
  林浩陡然变得兴奋起来
  
  有用有用!
  
  可是为毛,还是没有反应呢?
  
  盯着石块仔细地看了十多秒,就静静地等待着它变成一根金黄色的金箍棒
  
  一分多钟后...
  
  林浩两只眼珠子都快要干了,那块石头还是没有任何变化,该是那样还是那样
  
  “奇怪,它明明吸收进去了,为什么还是没反应?不可能啊”
  
  头皮都要挠破了,还是没任何法子
  
  “会不会是因为灵气的原因?”
  
  自己体内的灵气早就被那条绿色的蛇给抽光了,那可是一丁点都不剩,也没时间补充灵池,无论是血液内还是体内,都是空空如也
  
  “嘿嘿,那就先去地府走一遭,正好补充一下灵气,为明天随时可能生的战斗做准备,把手上的烟给卖给陈家辉,顺便试试能不能把这个家伙给带回凡间”
  
  想好了,林浩也不管这块石头,转身就往人际稀少的老森林跑去
  
  林浩走后,他并没有看到,被滴下血液的那块石头突然放射出了金光,却是一闪即逝,犹如昙花一现,那块石头还是那副普普通通的样子
  
  正巧走出帐篷的陈冰似乎是看到了这一幕,眉头一皱,“这是我的错觉吗?”
  
  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那块石头依旧耸立在哪里,没有任何特殊的变化,也没有宝物应该散出来的灵气
  
  “应该是这几天压力太大了吧...呼,南沙警察局还有这么多事情没有解决呢,听说金碧辉煌那里又有大规模的械斗,真是不让人省心...唉,组织也真是的,非要来寻什么宝物...算了算了,这里的事情还是快点弄完吧”
  
  陈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旋即再次步入了帐篷
  
  另一边,林浩已经启动了传送,目标,直指地府
  
  眼前一闪,场景变换,身影再次出现在上次离开地府时的那个角落,随同他一起的,还有那放满了香烟的背包
  
  “带着点东西还是没有什么压力的”
  
  感受了一番身后的重量,便抬起了腿,按照上次陈家辉带的路线,转入几个转角,很快,高挂在红木大门上的,“陈府”两个烫金的现代字体出现在眼前
  
  “咚咚咚...”
  
  林浩几步走上台阶,抓着一个门环敲了敲门
  
  “嘎吱...”
  
  很快,一个穿古装的仆人便将门打开了
  
  “那个,您是...林浩公子?对吗?”侍者问
  
  “你认识我?”
  
  “上次您随老爷一同来的,就在几天前,小仆也是在看守大门,公子不会不记得了吧”鬼仆语气恭敬,道
  
  “记得,当然记得”林浩笑道
  
  嘴上如此说,心里却不由地腹诽记得个卵,你tm算哪根葱,劳资为什么要记得你?
  
  在这个鬼仆的意识,能够与自家老爷交好的人,身份都不会简单,能够得到这么一个大人物的惦记,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老爷吩咐了,公子若是再来陈府,决不加以阻拦”
  
  鬼仆眦开一口大黄牙,也怪吓人的,“公子,老爷就在府内,我这就带您过去”
  
  说着,已经率先往前方那座大房子走去,“公子,请跟小仆过来”
  
  鬼仆带着林浩穿过那黑暗地屏障,熟悉而震撼的场景又一次出现在眼前
  
  “哈哈哈,林老弟,我就知道是你来了”
  
  前脚刚刚踏入,后脚还没有收回,耳边便传来了陈家辉豪爽而干练的笑声
  
  定眼一看,陈家辉却是站在了自己身前不远处
  
  正主来了,鬼仆暗暗退下
  
  “陈老”林浩叫道
  
  “哎”
  
  陈家辉嘴角一撇,“这辈分,可不是这么分的,这样吧,如果贤侄不嫌弃的话,就叫老夫一声陈叔”
  
  “陈叔”林浩照做了,喊了一声陈叔
  
  这里可是别人的地盘,做什么事情,都得要经过大脑思考,在地府,有了这么一层关系,至少今后在地府销售香烟或者其它的东西的时候能够有所保障
  
  “哈哈哈,好”陈家辉大笑着拍了拍林浩的肩膀
  
  “陈叔,其实我这次来找你,不止是前几天所答应的那个香烟的买卖,还有几件极为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