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267章:谢静楠?,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267章:谢静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щww{][lā}躺在地上的,两具一动不动的尸体,正是刚才迫不及待地冲过去的姜氏兄弟姜姜武一
  
  林浩连忙抬头
  
  在顶层下,一个男子慢慢走到了沿边
  
  他大概是有十岁的样子,穿着现代服饰,一腿弯曲,手肘撑在大腿上,俯视着林浩,似笑非笑
  
  “是你!”
  
  林浩表情顿时就是一变,惊呼道,“谢静楠!”
  
  没错,这熟悉的面容,此人正是林浩班上的副班长,那天却突然杀了自己一家人,然后突然消失不见,正在被警方通缉的谢静楠!
  
  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在秦始皇陵!
  
  联想到那时候突然看到的背影,难怪感到如此熟悉!
  
  “谢静楠?不不不”
  
  谢静楠连连摇头,“孤更喜欢你叫我为,陛下”
  
  “秦始皇!”
  
  林浩眯着眼,很快就明白了其的缘由了,咬牙道,“没想到,你竟然夺舍了他的身体!”
  
  谢静楠一个普通人,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除非,他被秦始皇夺舍成功,他已经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那又如何,呵呵...”
  
  秦始皇冷声一笑,纵身跃下,稳稳得落在了几人身前,“现在,我将这小子的意识完全吞噬,没想到吧,我竟然还能够生存下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什么秦始皇?他?”苏美指了指那个年轻男子,颤声问道
  
  “小浩,到底生了什么?”云峰挠了挠头,皱着眉头
  
  他们实在是看不懂啊
  
  一个十岁的年轻人冒充秦始皇?而且瞬间就把武力高强的姜氏兄弟给杀了?这是开什么玩笑?还有,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进入秦始皇陵可是要通过重重关卡?
  
  “林浩,想知道孤是如何存活下来的吗?”
  
  秦始皇负手左右踱了几步,“那天,你把孤赶出那处宝地,在当时,孤本以为是死路一条,却没想到,无意潜入了飞机场,在那里,碰到了这个同样恨你的你”
  
  “谢静楠”林浩沉声道
  
  “不错,就是这个小子”
  
  秦始皇点头,哈哈一笑,“天不亡孤!若不是当时碰到一个对你恨意如此之深的人,孤还真不可能在半天内就将其夺舍成功,然后,我控制他,杀了他们一家人,利用他们产生的死气与怨气,最后,撑到了这里”
  
  秦始皇做出一个拥抱大海的姿势,“这里,将是我再次争霸整个世界的起点,未来,必将是朕的天下!”
  
  始皇帝连称呼都从“孤”变为了“朕”,可见他的野心之大
  
  “林浩,朕要感谢你,若不是你,朕还真找不到如此快的机会,开始朕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准备好的计划!”
  
  秦始皇大笑道,“小子,我看的出,你的野心也不小,恐怕一直是没有表达出来而已吧?如今这个世界,修者消失,你有资源,有天赋,成功是迟早的事情!”
  
  “现在,给你两条路”
  
  嬴政伸出两个手指头,“第一,接受朕的控制,辅佐朕称霸这个世界”
  
  “第二,死在这里!”
  
  声音冰冷至极,让后面的苏美和云峰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林...林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美紧张地问,“这个人,真的是几千年前的秦始皇吗?”
  
  “这个暂时也说不清楚,你们躲远点就行了”林浩朝后面挥了挥手
  
  两人很听话的退了几步
  
  “怎么?考虑好了没有?”嬴政问
  
  “考虑好了”
  
  林浩道
  
  “说说”
  
  “要是我杀了你,整个皇陵的东西,不就是我的了?”林浩笑道
  
  “嗯?”
  
  嬴政眉头一挑,“你是在找死?”
  
  “呵呵...”
  
  林浩摇了摇头,“其实,我很想知道,即便是现在你重新夺舍,在这种情况下,在他的年纪和天赋下,想要修炼到顶峰,是极为困难的吧?”
  
  “不不不”
  
  嬴政连连摇头,“几千年前,朕自然早就想到了这个情况...于是...”
  
  说着,他纵身一跃,身子直射而上,飞到了几十米的高空,然后落在了宫殿的最高点
  
  然后,嬴政弯下腰,从那里拿起了一个什么东西,举了起来
  
  定眼一看
  
  那是一块方方正正的玉石,哦不对,准确地说,应该是玉玺才对,玉玺大概有两个手掌大小,呈金黄色,上面有几条清晰的龙纹
  
  “这是朕当初为了防止世界进入末法时代,而倾尽举国之力打造的传国玉玺,其蕴含的能量,能够让朕快恢复实力!”嬴政道
  
  “传国玉玺...”
  
  林浩眯了眯眼
  
  传国玉玺,在华夏一直是一个传说,一直是皇帝的象征,据说,从后唐之后,传国玉玺就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眼前
  
  问题来了
  
  传国玉玺...怎么会在这里?
  
  “传国玉玺!”
  
  林浩没啥反应,云峰和苏美却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是考古学家,只有他们知道传国玉玺的价值,那可是真正传说的东西,真正的无价之宝!
  
  “是不是非常疑惑?在外界传言的传国玉玺,怎么可能会一直都静静地待在陵墓?”
  
  嬴政问,“世界千万法,在外界传言的传国玉玺只是真实的传国玉玺的替代品,但是,所有的能量,却全部集在这个传国玉玺上!”
  
  “你和我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什么狗屁传国玉玺,和劳资屁关系都没有”
  
  林浩冷声道,“刚才已经说过了,只要杀了你,管他什么玉玺还是灵石,全部都是我的”
  
  “呵...小子,才几天不见,口气见长了不少啊”
  
  嬴政冷笑着,慢慢将玉玺放在了顶层,“你还是太自信了,就算朕夺舍这副身体不久,不过,对付你这样炼气期的修者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林浩没有说话,金箍棒已经从耳飞了出来,慢慢在手上延伸
  
  “剑来!”
  
  嬴政一手放在背后,傲然挺立,另一手伸出,逼格高地喝出一声
  
  只见,在宫殿央摆放着的一个黄金打造的棺材让,一把金色的长剑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