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282章:林天佑,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282章:林天佑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щww..lā“林天佑...”
  
  林浩口默默念叨一
  
  此人,便是那时候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年男子,那个非常逗比的地阶武者,自称为强大的杀手的林天佑
  
  “来者何人!”秦始皇道
  
  林天佑转过身,指着秦始皇的鼻子,骂道
  
  “何你妹啊,你真以为自己是古人啊?你真以为自己飞在天上,拿把剑耍杂技就是仙人?我去,别逗了,正常一点行不行?”
  
  对于林天佑来说,地阶高手也能做到短暂的飞行,至于飞来飞去的这把金黄色的剑,应该是一个强大的武技
  
  反正,他只相信,这个世界除了武者这种特殊的人群外,已经没有其他的自然力量,至于修仙者和仙人,打死他都不会信的
  
  秦始皇眉头一皱,一挥手,皇剑飞回他的身边,正打算开口,便被林天佑接下来的话打断
  
  “那个美女怎么回事?是要去参加cos吗?”林天佑又将话锋指向了半人半狐状态的沈佳,“啧啧,长得挺漂亮的林浩小子,或许你等下可以把她拖到小树林里玩玩制度...嘿嘿...”
  
  猥琐的笑声入耳,林浩脑门上顿时多了三条黑线
  
  这都是什么人啊...
  
  高手,杀手这两个充满了神秘感与力量感的词汇放到这个林天佑身上,怎么看都怎么不相符...电视里的杀手不都是高冷的吗?
  
  原来都是骗人的...
  
  咳咳,回归正题
  
  林天佑的到来,把三个人的脸彻底给弄黑了
  
  “好吧,严肃严肃”
  
  林天佑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的笑意骤然消失,顷刻间化为了冰冷与嗜血
  
  这难道就是传说的,翻脸比翻书还快
  
  “这是什么逐渐体系?”秦始皇感受着林天佑体内的那团真气,疑惑道
  
  林天佑自然听不懂这话,也没有多问,就从背后将寒芒闪烁的给抽了出来
  
  “林浩小子,我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你带着这两个女人先走”
  
  林天佑眯着眼,摆好了进攻的架势,沉声道
  
  “呵...”
  
  秦始皇一声冷笑,手轻轻一挥,皇剑再次出手,向着林天佑俯冲而去
  
  “当!”
  
  林天佑一刺,两把利剑的剑尖准确地碰撞在一起
  
  “弱...”
  
  秦始皇不屑道
  
  “嘎滋...”
  
  一声轻响,林天佑手拿把的剑尖竟然开始龟裂,几道细小的裂纹开始慢慢往手柄住蔓延
  
  他的脸色当即一变,“怎么可能!”
  
  “凡器,竟然与朕的皇剑对抗,不自量力”秦始皇冷笑道
  
  林天佑干脆把扔掉,又看了看林浩,“你怎么还不走?不是说了吗?我就算不是他的对手,至少能够保命”
  
  “那你小心点”
  
  林浩也不客气,也不矫情,点点头,随即向着高倩倩和沈佳挥了挥手,“过来!”
  
  林天佑是地阶高手,比之自己强大了不少,刚才那次对抗,差就差在武器上
  
  秦始皇的可是皇剑,一步跨入仙器的顶级灵器,而他的呢?
  
  一把武者所谓的玄阶武器,在修者界,就等于一把最普通的凡器而已,在他们修仙者面前,就是一把垃圾
  
  凡器之后,是法器,法器之后才是灵器,这差了不止一个等级啊
  
  “哦哦”
  
  沈佳点点头,一把拉开驾驶室的门,直接扛起了高倩倩,快步跑了过来
  
  “唉唉...这到底是怎么是怎么回事啊?”高倩倩还处于懵比状态,被一把抱起,下意识地挣扎着
  
  两人距离林浩并不远,几步便跑了过来
  
  “呵...走?走得了吗?”
  
  秦始皇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上快结了几个手印,几乎是一个瞬间,便结印完毕
  
  与此同时,刚刚聚在一起的三人脚下,陡然间升起了一道黄色的光屏,像是鸡蛋一样,将其的三只小鸡快笼罩
  
  “这是...牢笼?”
  
  林浩另一只手颤巍巍地摸了摸金黄色的屏壁,冰凉的触感传入手心
  
  “不错,正是牢笼”
  
  秦始皇道,“这是玄阶的阵法,凭借你的实力,只能乖乖地待在其”
  
  “别急,等我解决掉这个家伙,再来处理你们”
  
  “呼..呼..”
  
  剧烈的疼痛,让他脑袋上不断冒着细汗,捂着肩膀的手指缝里还在不停地流着鲜红的血液
  
  从这个牢笼散的灵气强度来看,自己确实不可能冲破他...
  
  但是秦始皇似乎忘了,上次在皇陵是如何逃脱的...
  
  沈佳那只爪子在屏障上抓了一把,像是指甲在玻璃上重重地划过一样,没有造成一点痕迹,出的那种声音却令人揪心
  
  “我们怎么办?你怎么样了?”
  
  她只能把目光放在林浩身上
  
  “林浩,你没事吧?”
  
  高倩倩连忙抓住了林浩一只手臂,紧张地问,看着已经渗透了半个身体的鲜血,异常地难过
  
  “林浩?”
  
  沈佳心疑惑
  
  不是叫林日天吗...
  
  算了,还想这么多干什么,不说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就算紧要,他们三个人马上都要死在这里了,还想个屁啊
  
  “我没事”
  
  林浩摇了摇头,深深地看了空正在与秦始皇战斗的林天佑
  
  虽然只是武者,但也是强大的地阶,在被压着打的情况下,凭借诡异的度,也没有被虐,也幸好现在的秦始皇才附身几天,才刚刚重修,要是再过上一个月两个月的,估计林天佑这个地阶也只能被虐
  
  外面打斗的声音被屏障隔绝,只看到空光芒闪烁
  
  “我们走”
  
  既然林天佑能够拖住秦始皇,那么现在就是跑路最好的时机
  
  “走?怎么走?”沈佳愣道
  
  话音未落,脚下蓝色光芒已经升起
  
  屏障散的金光将蓝色光芒掩盖,而回城与传送又不会散任何气息,所以,一切就那么悄悄然
  
  秦始皇是背对着那个屏障的,他似乎已经忘了那个教训
  
  林天佑一笑,躲过快闪来的一剑,身子快后退
  
  “那个自称朕的家伙,我走了,你慢慢玩”
  
  向着秦始皇挥挥手,随即运转真气,立马脚底抹油,度要多快有多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