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413章:阴阳门,易尚扬,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413章:阴阳门,易尚扬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 > 第413章:阴阳门,易尚扬
щww..lā“小子,我们少主的意思是,他看上这几个女人了,让你拿着钱赶紧滚蛋!”小王道
  
  “如果不够的话...”
  
  易尚扬微微一笑,掏了掏口袋,再次拿出一沓软妹币,摆在桌子上
  
  “嗯...你们是谁啊...”沈佳迷迷糊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男人,“送快递的还是送外卖的?”
  
  “你...”
  
  小王正要火
  
  易尚扬伸手,便拦住了他,也没有搭理沈佳这个醉鬼,反正到时候扔床上都是一个下场
  
  “...你们...嗯?好眼熟...你是?”
  
  陈冰眯着眼,仔细地看着易尚扬,但眼却始终模糊不清,好似有两个人重叠在一起
  
  “好久不见,美女”
  
  易尚扬开口道,“花果山一别,都快两个月了吧”
  
  “阴阳门,易尚扬...”
  
  陈冰认出来了,对,她艰难地认出来了,即便是这样,她脑袋现在还是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能想,什么也不能做
  
  “陈大美女还记得小生啊”
  
  易尚扬道,旋即,再次将目光放在了林浩身上,“小子,还不滚吗?”
  
  “我说这位哥们,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
  
  林浩冷笑一声
  
  既然你们不客气,也别怪我了
  
  “劳资说了,要叫鸡,那里有,别他娘的在这里BB?”
  
  “呵...”
  
  易尚扬是个懂得隐忍的人,不会像一些人一样鲁莽,直言道,“最后提醒一次,滚,还不是不滚”
  
  林浩一笑,继续道,“让我走开也没问题,只不过嘛...”
  
  “哦?”
  
  “把你妈叫过来让我爽爽就行了”林浩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小子!你他吗找死!”
  
  闻言,狗腿子小王立马就炸毛了,易尚扬眼也闪过凌厉的杀气
  
  骤然间,小王的拳头带着破空之势,已经在林浩眼越放越大
  
  这次,易尚扬并没有阻止他
  
  “小子!竟然侮辱少主,去死吧!”
  
  伴随着拳风,还有小王的冷喝声
  
  小王是黄阶期的实力,在林浩眼,就像是一只蚂蚁一样,随手即可碾死
  
  林浩大手一挥,精准地扣住了小王的手腕,手部力
  
  “嘎吱!”
  
  只听见一声清脆地响声
  
  “啊!”
  
  小王刚才还是冷笑着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那只呈九十度弯曲的手腕上传来了钻心地巨疼,面孔扭曲成了一团,一声哀嚎传的老远,身子快地往后退着
  
  “扑腾...”一声,踉跄地倒在地上
  
  林浩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做一样,摸了摸脖子
  
  “啪啪啪”
  
  沈佳好似看戏的小孩子一般,竟然拍起了手掌,“林浩老公打怪兽,好厉害,揍他们”
  
  打怪兽...
  
  浩哥只觉得刚刚装出来的逼格在一瞬间下降了不少
  
  陈冰则两眼花地看着,脑子还是一片空白
  
  “嗯?”
  
  易尚扬看着倒在地上的小王,顿时皱起了眉头
  
  明明体内没有任何真气波动,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为什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黄阶期的小王在他手里竟然没有丝毫地还手之力
  
  难道是什么大家族的人?用隐藏真气地方式将自己伪装成了一个普通人
  
  亦或者,是实力强大到了返璞归真地程度?...不,不可能,那些人都是天阶高手,他一个十**岁的小子怎么可能达到那种实力?
  
  “敢问这位兄弟师承何处?”易尚扬开始谨慎起来
  
  有时候,能够避免麻烦自然是好的,识时务者为俊杰,若是这个家伙真的是那种惹不起的人物,当断则断,不要犹豫,立马道歉,大丈夫能屈能伸
  
  “什么师承何处?武侠看多了?我说,你他喵的不会是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吧,大晚上地在这里疯”
  
  林浩这货开始装叉了,“我告诉你,从小村里人都说我天生神力,你们这些菜瓜,都不是我的对手,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赶紧滚!”
  
  “呵呵...”
  
  原来只是一个农村人,只是力气大而已啊...呵呵,这种体质确实比较特殊,对付一个黄阶还可以
  
  易尚扬心冷笑着
  
  一个普通人竟然也敢在本少面前叫嚣,找死!
  
  此时差不多已是凌晨三点,这个时间点,就算是夜猫子也该回家睡觉了,路边基本上没有什么行人,一些烧烤摊,夜宵摊也打烊了
  
  若不是林浩他们这些人在这里,还有一个带枪的警察局局长,老板早就收拾摊子回家了,哪里还会坐在这里喝西北风?
  
  “老板,这些钱给你”
  
  林浩随手把易尚扬放在桌子上的两叠人名币扔给了烧烤摊的老板,“老板,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是是...”
  
  老板连忙把软妹币从地上捡了起来,然后一溜烟地跑了,就连摊子也懒得管
  
  这里一看就知道是要出事,反正都有这么多钱,够自己几个月赚的了,傻子才继续待在这里呢,
  
  “小子,你这是自寻死路啊”
  
  对方没后台,没实力,还怕个卵蛋啊,易尚扬地嘴角一勾,顿时变得不屑
  
  “你伤了本少的人,打狗都要看主人,这句话你听说过吗?本来你还有机会离开的...现在,你只有机会说两句遗言”
  
  易尚扬道,“你放心,这三个女人今晚我会帮你照顾的”
  
  “你搞错了吧,现在可是法制社会,杀人?别开玩笑了,你果然是从精神病院里出来的傻叉,要不,我送你回去?”林浩道
  
  “你成功惹怒了我”易尚扬眼闪过杀意
  
  “要打架了吗?好耶好耶”沈佳喝了酒,智商直线下降,语气就像一个七岁的小女生
  
  “是啊,看哥哥怎么把这个男的给打趴下”
  
  易尚扬朝着沈佳一笑,摸了摸自己修长的手指,两指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根雪白尖锐的银针,在黑暗并不显眼
  
  旋即,他体内的真气开始运转
  
  “唰!”
  
  不多时,他将那只夹着银针的手指快扬出,那根雪白的针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着光芒,目标,直指林浩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