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457章:作死的钟诚,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457章:作死的钟诚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 > 第457章:作死的钟诚
“哐当!”
  
  谢欣手上的高脚杯落地,鲜红的酒液伴随着一块块晶莹的玻璃碎片在地上绽放WwW..lā
  
  谢欣一手捂着脸,这一刻,泪如泉涌,一边抽泣着,一边不断地朝着林浩道歉。
  
  “林浩...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是他们逼我的,我不想这样的...是他们逼我的。”
  
  林浩轻轻地将高脚杯放回桌子。
  
  他终于知道了。
  
  有人要对付自己。
  
  刚才那杯红酒里,放了不少烈性的无色无味地毒药,可以说,如果此时的林浩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半个小时必定被这种烈性毒药给毒死。
  
  但是...
  
  林浩不是普通人。
  
  “哐当!”
  
  突然,包厢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哈哈哈!林浩啊林浩!你***不是很吊吗?”
  
  伴随着一声狂傲的笑声,一群人涌入了这个不大的包厢。
  
  林浩眼睛一撇,轻言道:“钟诚。”
  
  没错,此时的钟诚,领着十多个西装大汉涌入了包厢,将本不大的包厢给挤的水泄不通。
  
  钟诚脸上还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当时利剑的人一巴掌把他给打晕了,可见下手有多重,不止是脸上还保留着一个通红的巴掌印,他一边的牙齿也缺了几个,笑起来露出那缺掉的牙齿,看起来很是逗霸。
  
  谢欣趴在桌上,还在不断哭泣着。
  
  “谢欣小姐,多谢你了。”
  
  钟诚嘴角一勾。
  
  “我...我的父母和妹妹呢?”
  
  谢欣猛然抬起头,满是泪痕的脸撇向了钟诚。
  
  “你放心,他们很好。”
  
  钟诚邪邪一笑,眼睛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扫视着,“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只要你陪我一晚,你的父母,和你的妹妹,就可以安全地回家。”
  
  “你!”
  
  谢欣.脸色顿时一沉,“钟诚!你!你不守信用,你明明说了,只要,只要完成这件事,你就放了我的父母!”
  
  “哈哈,我说过吗?”
  
  钟诚一摊手,一副耍无赖的样子,“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明明说的是,你帮我给这小子下药,然后再陪我一晚,我就把你的家人给放了,是你自己答应的。”
  
  “我没有!”谢欣带着哭腔,喝道。
  
  “谢欣,是你逼我的,这怪不得我,既然劳资追不到你,那无论如何也要将你弄到床上。”
  
  钟诚脸色陡然变得阴翳,“这小子,凭什么得到你的青睐,凭什么你们认识第一天你就要请他吃饭,劳资足足追了你三年!可结果呢!得到的,却是你的白眼!”
  
  “还有这小子!”
  
  钟诚指着林浩,“上次的仇,这次一起报了,劳资就明着告诉你,刚才你喝的那杯红酒,里面放了我在黑市买来的烈性毒药,半个小时之类,你必死无疑!”
  
  谢欣的内心不断挣扎着。
  
  但是,父母和妹妹,一家人的性命全部握在钟诚的手里,既然事情已经做绝了,给他第一次又如何,这样,至少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等他们得救后...
  
  我就自杀!
  
  谢欣差不多已经绝望。
  
  “是吗?”
  
  林浩并未动容,而是抓起了桌上的刀叉,切起了刚刚上的一块黑椒牛排,淡定地放入口中品尝着。
  
  “吃吧吃吧,临死前多吃点,死了就没得吃了。”
  
  钟诚狰狞着脸,“今天,我就要站在这里,看着你死!”
  
  “轰!”
  
  话音刚落,包厢的大门猛地被人一脚踹开,那两个站在门后面的西装大汉可怜地被突然倒塌下来的门板给压住。
  
  门口,一位身着紧身皮衣,身材极好,容貌顶尖的女子踏在嫩草上,那双满带杀气的眼神扫视着包厢内所有人,气势散,这一刻,整个包厢内的温度仿佛下降了不少,甚至于钟诚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好漂亮!”
  
  这是钟诚的第一反应。
  
  然后,便觉得不对劲。
  
  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为什么会以这么强势的姿态进来?
  
  女子踩着脚步,跨过那张门板,径直走到了林浩身旁。
  
  气场太强,那些西装保镖甚至大气都不敢出,眼睁睁地看着这名女子走过去。
  
  “老大。”
  
  毒玫瑰轻轻鞠躬,态度要多恭敬有多恭敬,散出的那种戾气也收了回去。
  
  “恩。”
  
  林浩点点头。
  
  这个保镖还是挺称职的嘛,来得这么及时。
  
  “老大,这群人怎么解决。”
  
  毒玫瑰眼神扫过包厢内所有人。
  
  对,所有人,包括谢欣,当然,要除去林浩。
  
  “先每个人卸下一只手吧。”
  
  林浩道,“这个女人不要动,任由她自生自灭就好。”
  
  林浩对于谢欣的印象急剧下滑,这语气,自然也不是那么客气了。
  
  “是。”
  
  毒玫瑰点头,随即转过身,面向了钟诚那群人。
  
  “我靠,装尼玛的B!”
  
  钟诚破口大骂道,“林浩,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把林浩给杀了,这个女人,活捉,我要了,把她送到劳资的房间...”
  
  话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一道黑影快掠过,几乎是眨眼间,便闪到了钟诚身前。
  
  毒玫瑰一只玉手扣住钟诚的手臂,猛地一扭。
  
  “咔嚓!”
  
  一道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啊!”
  
  痛楚通过反射弧,传遍钟诚全身,从喉咙底出一声痛苦的哀嚎,然后,便被毒玫瑰一脚踹倒在地。
  
  这可是粉碎性骨折,这条手臂,等于永远废掉,再也不能完全治好了,毒玫瑰不愧为利剑培养的杀人机器,力度把握得非常好。
  
  那些保镖脸色纷纷一变。
  
  可是,这个时候,毒玫瑰已经如同一道魅影,在这群西装大汉中游走着。
  
  每一秒,都可以听到几声清脆悦耳的骨裂声。
  
  仅仅五秒钟。
  
  毒玫瑰重新回到了林浩身边。
  
  而那边,一群西装大汉以各种姿势躺在地上,哀嚎声透过大开的大门,传得老远。
  
  这些声音,自然引起了那些一些人的注意。
  
  不少食客打开包厢大门张望,却看到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场景。
  
  谢欣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刚才,一闭眼的时间,到底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