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567章:打一次和打两次的区别,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567章:打1次和打2次的区别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 > 第567章:打一次和打两次的区别

      打你们一次和打你们两次有什么区别?
  
      这话,让在场所有人一愣。e%1xiaoshuo
  
      “你们都不要动手,我倒要看看,黄教官您有什么资格把我赶出东海大学。”
  
      林浩淡然道。
  
      他一个人伫立在那里,仿佛有一股无形地压力压在黄教官以及体育系那些人身上。
  
      黄教官心中一咯噔。
  
      不会这家伙有什么后台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刚才明明查了他的档案,只是一个地级市的穷小子而已,父母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就是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能有什么后台。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难道这家伙拼着自己开除也要对自己这些人动手?
  
      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黄教官多想了。
  
      林浩身影一动,仿佛一匹脱缰的野马,爆出骇人的度,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只沙包大的拳头已经稳稳地落在了黄亮的肚子上。
  
      “呃”
  
      黄亮两眼一凸,在这一重拳之下,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甚至连哀嚎的机会都没有,直接飞出了几米开外。
  
      此刻,林浩彻底化身为一头入了羊群的猛虎,一拳一脚,打得剩下几个体育生毫无还手之力。
  
      完全是一面倒的战斗。
  
      考古班的同学也终于正面看到了林浩的战斗力,一个个都被这种强大的武力值所折服。
  
      体育生算什么,人高马大又如何?我们林教官一手一个,捏死你们跟玩儿似的。
  
      考古班学生心中升起一抹自豪感,却又非常担心。
  
      聚众斗殴,甚至还把教官给打了,这个罪可不小,警察处理都是要拘留的,校方的处置会小吗?如果真的要处理的话,开除是妥妥的事情了吧。
  
      旋即,林浩调转身形,缓缓走到黄亮身旁,一脚将正要爬起来的黄教官再次踹倒,四十多码的鞋子直接将他的脑袋踩在地上。
  
      “小小子,你完了,你你居然敢对教官动手,我告诉你我们我们在这里任职的武警都不会放过你的!你就就等着吧!”
  
      黄亮一张脸扭曲成一个奇怪的形状,连说话都变得不利索,声音断断续续的,要不是林浩耳朵好使,还真听不清这家伙说的什么。
  
      “好啊,我等着。”
  
      林浩道,“但是,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就行了,我警告你,千万别对我的学生起什么心思,若不然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说完,林浩将脚拿开,冲着班上的同学挥了挥手:
  
      “我们走。”
  
      一行人鼻青脸肿地走在路上,个个挺直腰杆,好似胜利归来的战士,一路上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
  
      “林教官,你这样顶下了罪,真的没事吗?”
  
      周俊边走,边担忧地问。
  
      这了问题,也是后面许多同学想问的。
  
      带头聚众斗殴,还把教官给打了,校方要是不惩罚,这都说不过去了吧?
  
      “不怕。”
  
      林浩浅笑一声。
  
      “林教官,难道你后面,有人?”一个同学试探性地问。
  
      林浩没有说话。
  
      这个态度,就算是默认了那位同学所说的,一时间,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也是,后面没人罩着,敢这么嚣张地动手吗?
  
      回到田径场,一行三十多个男生归队,倒是女生们还挺体贴,关心的关心,送水的送水,让不少满身是伤的男生心里乐开了花。
  
      这个伤,受得值啊。
  
      而林浩,则是耐心地为这些受伤的同学“按摩”。
  
      这个时候,一辆挂着军牌的suv缓缓驶了过来,不多时,后车门谢勇如同小山般的身躯从中走了下来。
  
      见队伍里的男生几乎个个狼狈至极,被打成熊猫眼的,脸肿起来的,嘴角出血的,浑身满是灰尘的,就好像那种刚刚打完群架回来的人。
  
      呃,好像就是刚刚打完吧。
  
      谢勇眉头微微一皱,先是冲着驾驶座上的一名军人挥了挥手,然后快步走到了林浩身旁,并且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报告!”
  
      “嗯。”
  
      林浩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给这名男同学输了一丝灵气之后,快招呼下一位。
  
      男生身上都有不少青肿的地上,林浩暂时没空搭理谢勇。
  
      谢勇倒也没有说什么,站着笔直的军姿,将心里的疑问暂时压了下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等待着林浩把手上的事情完成。
  
      在学校里,林浩就是他的教官,没有给他命令,就不能轻举妄动。
  
      但是,这个举动,可是让军车里那位司机瞪大了眼。
  
      教官?
  
      什么鬼?团长居然叫那个半大的小毛孩子教官?
  
      是我听错了吗?难道我的眼睛和耳朵都出了问题?
  
      身为谢勇的专职司机,他自然知道谢勇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身傲骨,刚正不阿,仿佛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屈服,能让他弯腰从来没有服过任何人。就算是上头的命令,如果不符合实际,他都会不畏强权地拒绝。
  
      一个从血坑中爬出来的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叫那个小子教官?
  
      其实身为东海军区的一个团长,他应该是不会来参加这种大学军训的活动,这位司机也知道,今天谢勇只是来东海大学视察一番而已,然后临时接到电话,应他一位军区朋友的请求,来暂时替代一个教官训几天而已。
  
      怎么之前到底生了什么?
  
      大概十分钟后,给所有受伤的男生都输入了一丝灵气后,林浩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跑几千米都不会出汗的他,额头上竟然冒出了一层汗水。
  
      没办法,一个筑基的修仙者灵气有限,同时治疗这么多人,消耗还真不小。
  
      “对了,你有什么事吗?”
  
      林浩这才想起来,谢勇已经在一旁等了好一会儿了。
  
      “报告教官,没事。”
  
      谢勇摇摇头。
  
      “你是想问刚才生了什么吧?”林浩道。
  
      谢勇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点点头。
  
      如果在军队里,领导的事情,本是不应该过问的,所以谢勇刚才也没有提出来。
  
      “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