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628章:哪个嫂子?,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628章:哪个嫂子?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
  
      “这不是有事吗?对了,耗子,你现在忙不忙?”江邪那边似乎是正在做某些不可言传,只可意会的事情,隔着屏幕都能听到那边那细微的娇喘声。
  
      “话说,你特妈在做这种事情就别给我打电话行吗?你这是打算给我发狗粮呢?”林浩表情很奇怪。
  
      “咳咳,哪能啊,谁叫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有屁快放。”
  
      “其实也没多大事儿,也就是今天晚上嫂子打电话给我,说是想见见你,她以为我和你在一块。”江邪道。
  
      “嫂子?哪个?”
  
      林浩愣了一下,下意识开口道。
  
      江邪:“……”
  
      “浩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妥妥的一大碗狗粮啊,老实交代,在东海又撩了几林浩讪讪道,“是孙梦玲吧?你怎么不叫她自己给我打电话?”
  
      “那也要您老人家的电话能打通才行啊,白天是关机,晚上是不在服务区,能打通那都是运气好。”
  
      说着,江邪那边也是很无奈地停下了动作。
  
      林浩微愣。
  
      白天他要军训,一般手机都是直接关机放口袋,晚上又时不时去地府走一趟,江邪还真没说错。
  
      “行吧,明天我有时间会打电话给她的,你们到时候就带她来东海吧,别坐飞机,那东西太慢了。”
  
      林浩道,“还有什么事吗?”
  
      “那传送阵的事情,嫂子知道没事吧?”
  
      “没事,反正该知道的事情她都已经知道了。”林浩道。
  
      “那行。”
  
      ……
  
      挂断电话,林浩重新踩动油门,向着别墅以及传送阵的方向驶去。
  
      “我怎么感觉我忘了什么…”
  
      车内,林浩歪着脑袋,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应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算了,回去修炼,这几天感觉又要突破了。”
  
      摇摇头,林浩猛的一踩油门,跑车如同一根刚刚出弦的利箭,疾射而出。
  
      而此时,聂家庄园。
  
      聂婷翻来覆去,时不时地拿起手机,脸上带着点点惶恐不安,却又有一丝期待和憧憬,但是…
  
      “那个家伙,本小姐白天都那么暗示他了,这头色狼不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哼!”
  
      “真是的,本小姐拉下矜持容易吗,这个家伙居然现在都不来。”
  
      又过了十分钟。
  
      “不等了,睡觉。”
  
      聂婷赌气地将手机往柔软雪白的一砸,好像这个手机就是让她生气的罪魁祸首,随即,她被子一翻,唔住脑袋,沉沉睡去。
  
      而聂婷口中的那个色狼,却安安心心地拿出一块上品灵石,坐在大床上潜心修炼。
  
      如果让他知道了聂婷现在的想法和情况,这家伙肯定二话不说,立马停止修炼,然后翻身下床。
  
      可以,浩哥早已把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
  
      今天东海大学仍旧在举行篮球赛,林浩也不打算去参活,就由那群家伙自由发挥就是了,相信他们对于今天的淘汰赛没有什么问题。
  
      “我靠,耗子这生活过得可以啊。”
  
      别墅客厅内,随着埋在地面上的一圈上等灵石亮起,玄奥的符文在光滑雪白的大理石地面缓缓浮现出来。
  
      不多时,便构建出一座完全由灵气组成的“大门”,门口如同扔入了一颗石子的水面,下一刻,两道人影悄然出现。
  
      “这就到了?东海市?”
  
      两人中,那名女子稍微惊讶,但也仅仅是稍微,见识过林浩不少神奇能力的她早就对这些奇异的事情有了一些免疫力。
  
      “那是。”
  
      女子身边,男子傲然地扬了扬脑袋,搞得这座传送阵是他的杰作似的。
  
      在两人通过传送阵抵达这里的那一刻,林浩便心生感应。
  
      结束修炼状态,活动活动筋骨,感受了一番体内松动的瓶颈,林浩满意地点点头。
  
      施了一个小小的驱尘法术,林浩便精神抖擞地走下了楼。
  
      “来了?”
  
      林浩摸了摸孙梦玲的脑袋,使出了传说中的摸头杀,并满脸笑意地道,“看来小妮子最近十分寂寞啊,才一个多星期不见,就迫不及待地来找我啦?”
  
      “你才寂寞。”
  
      孙梦玲脸蛋稍微一红,风情万种地瞥了林浩一眼。
  
      虽说风情万种放在孙梦玲身上不怎么合适,但对于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做那种羞羞事情的林浩来说,她的一言一行都让林浩忍不住将其压在沙发上。
  
      好吧,不过这里还有一个电灯泡。
  
      林浩不咸不淡地看了江邪一眼。
  
      江邪是一个聪明人,立马便明白了林浩眼神中的含义。
  
      “那啥,嫂子,浩哥,好不容易来东海一趟,待会儿我请客吃饭,这样,我先去酒店订个位置,你们聊。”
  
      “去吧,车钥匙在茶几上。”林浩毫不留情地下逐客令。
  
      江邪二话不说,拿着茶几上的兰博基尼钥匙,略带笑意地冲着林浩眨了眨眼,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旋即飞一般地离开了。
  
      林浩淡淡一笑。
  
      这小子,还挺懂事。
  
      电灯泡一走,林浩的胆子便大了起来,一把将孙梦玲娇小柔软的身体抱在了怀里。
  
      “小玲,这几天是不是对我日思夜想,晚上连觉都睡不好?”
  
      林浩邪邪一笑,附身在孙梦玲耳边低语,“没睡好没关系,那咱们现在去睡个回笼觉。”
  
      说完,不给孙梦玲说话的机会,林浩怀抱软妹子,便朝楼上的卧室跑去
  
      ……
  
      中午
  
      江邪订好了酒店,给林浩发了条信息报告了地点。
  
      完事之后,林浩便预约了一台网约车,和孙梦玲一同前去。
  
      没办法,那辆兰博基尼被江邪开走了。
  
      “不多不多,这辆车也就两千多万吧。”
  
      酒店大厅,江邪穿着一身得体帅气也价值不菲的国际奢侈品牌,手上戴的是纯手工的江诗丹顿,一台兰博基尼的车钥匙很随意地摆在桌子上,而身旁,一个姿色还算上乘的服务员眼中闪烁着小星星。
  
      毫无疑问,这位女服务员成功地折倒在了江邪的……金钱下。
  
      好吧,事实上是,他这一身都是别人送的,车也是林浩的,除了一身皮囊和逼格是自己的。
  
      “美女,加个微信?”
  
      “当然可以。”美女毫不犹豫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