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629章:我的要价可不低,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629章:我的要价可不低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 > 第629章:我的要价可不低
    “咳咳!”
  
      一边点完菜,收下美女的微信号,而后不动声色地摸了一把女服务员的****,直到身后传来两声异样的咳嗽。
  
      江邪手速如闪电,几乎是瞬间就把那只咸猪手给收了回来,如果没点本事,还真看不到他的动作。
  
      江邪木然地转过头,装成一副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模样,“哎呦喂,耗子,嫂子,完事了?来来来,累了吧,赶紧吃饭。”
  
      “服务员,催一下厨房,让他们赶紧上菜,我大哥和大嫂饿了。”
  
      “哦哦。”
  
      女服务员的目光在林浩和身上落了一会儿,虽然疑惑这位顶级富二代的老大的穿着品味,但听到江邪的吩咐,还是立马收回了视线,走了下去。
  
      “你小子够可以啊,有点实力了就到处鬼混了是吧。”林浩笑骂了江邪一句,轻拍了他的后脑勺,也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所谓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还真是一点错也没有。
  
      林浩不用想都知道,江邪凭借着一身实力,在南沙肯定是混得风生水起,夜夜笙歌,又有一个南沙土皇帝的嫂子,成功从之前一个努力奋斗的好青年转变成混迹红尘的浪子。
  
      这才多久…
  
      “咳咳,浩哥,这不是修炼到瓶颈了吗,我这是历练,历练。”江邪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叶汐呢?没和你一起?”林浩问。
  
      “这小子啊,修炼都成狂了,天天待在三界山庄不出来,除了修炼就是修炼。”
  
      江邪瞥了瞥嘴,“叶汐的天赋比我好很多,他现在都炼气六层了,估计就快突破第七层了,我才四层,还卡在瓶颈,我就估摸着,小说里不是入红尘历练吗,我也试试,我个人觉得,像他那样修炼,进展反而慢。”
  
      “道不同。”
  
      林浩道。
  
      孙梦玲在一旁很懂事地没有说话,即便她很好奇什么三界山庄,修炼什么的。
  
      “小玲,你暂时先别回南沙,在东海待一天吧,下午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谈笔生意。”
  
      救灾资金达到几千亿,可不是一个穆氏能够吃得下的,孙梦玲现在掌控的旭义集团怎么说也是南沙的第一明星企业,论能力,论资产都不弱,更重要的是自己人,值得信任。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哦。”
  
      孙梦玲乖巧地点点头。
  
      “耗子…”
  
      “滚!老板说了,除非你答应他的条件,否则这件事情免谈!”
  
      江邪正想说什么,却被大厅中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打断。
  
      众人闻声望去。
  
      电梯门口,一个大概三十岁的男子指着一名女子的鼻子,将其给撵出了电梯,并满脸不屑地大骂道:“滚吧,回去仔细想一想,好好想一想,别忘了,你只是社会底层的表子,还不知道被男人上了多少次!哼!”
  
      男子说完,冷眼扫视大厅内,“看什么看!”
  
      嚣张的话语一出,不少人都悻悻地收回了视线。
  
      男子扯了扯自己的领带,不屑地哧了一声,随即转身返回电梯。
  
      至于那名被男子怒喝,甚至差点就哭出来的女子,没有人去管她,即便这个女人长得很是漂亮。
  
      但他们都明白一件事情,这个女人,肯定得罪了这家酒店的老板。
  
      东海市是华夏的商业之都,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有钱人数不胜数,鸣帆酒店,其老板虽然在东海上不了什么大台面,但怎么说都是他们这个普通人惹不起的存在。
  
      林浩皱了皱眉头,那女人,他认识,不仅仅只是一面之缘。
  
      “我过去看看。”
  
      林浩放下一句话,便起身朝着那名女子走去。
  
      “我靠,看来浩哥是要强势来一波英雄救美了,啧啧。”
  
      江邪小心地瞥了孙梦玲一眼,发现对方除了眼神有些小幽怨外,并没有什么别的举动,“咳咳,我觉得浩哥这种助人为乐的精神是值得称赞的,嫂子,你说呢?”
  
      孙梦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女子无力地跪在地上,两手捂着眼睛,发出小声的哽咽,泪水从指缝中流出,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
  
      绝望。
  
      深深的绝望。
  
      “美女,看来你需要帮助。”
  
      突兀地,一道淡然且略带笑意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女子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蛋,转头,面色陡然一怔,
  
      “林…林浩?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一个美女需要帮助,所以我来了。”林浩微笑道。
  
      当然,纯属扯淡。
  
      刘菲菲当然不可能相信如此蹩脚的理由,不过此时的她,却没有心情考虑别的事情。
  
      “林浩…你帮帮我好不好,你帮帮我好不好,我……”
  
      “你别急。”
  
      林浩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相信你也不想我们像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被围观吧。”
  
      刘菲菲看了看四周,大部分人的目光都放在她那张精致的脸上。
  
      “走吧,去我车上,把事情告诉我。”
  
      林浩说着,嘴角一勾,“不过,我的要价可不低,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说完,不等他反应,林浩便拉住她的手,径直往酒店外走去,期间,还与孙梦玲那幽怨的目光对视了一小会儿。
  
      好吧,虽然很尴尬,不过我这可是打抱不平助人为乐,是带有正能量的。
  
      林浩心中如是道。
  
      “说吧。”
  
      林浩开门见山。
  
      刘菲菲沉默了一会儿,用衣袖狠狠地抹了两把眼泪,随即缓缓道:
  
      “我…我爸被警察抓了。”
  
      “为什么?”
  
      “因为偷窃。”
  
      “偷的是那个老板的东西?”
  
      “嗯…他…他也是迫不得已,我妈她是植物人,我爸的左腿和左手在工伤事故中受伤,一直没有治好,医生说…说这一辈子都是残疾人了,家里没有收入来源,妈的药不能断,爸每个月都要去医院检查,家里没有收入来源…但是,但是我直播那点钱哪够啊…”
  
      “我跟我爸谈过很多次…爸迫不得已啊,为了家里的生计,他只能这样做,我说过我会想办法的,他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
  
      说着,刘菲菲刚刚止住的眼泪却又如同决堤的洪水。
  
      “所以,那个老板告了你爸,如果这件事情不私了,你爸就会坐牢,那个老板也就借着这个理由威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