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673章:管理队,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第673章:管理队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不多时,杨白自认为英俊的脸庞就成了一个熊猫头。
  
      两只眼睛各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黑眼圈,脸蛋简直肿成了猪头,鼻子塌了下去,鼻血狂流,这次真的可能是被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
  
      那骚气女子就一直站在那里看着杨白被胖揍,却一直不敢动手。
  
      废话,旁边一个玄阶中期的高手盯着,哪还敢上去帮忙?
  
      最后,林浩一记飞毛腿,将杨白直接给踹飞了十多米,杨白的身躯在半空中划过,狠狠落在地上,溅起一层灰层,而后又在地面上翻滚了几个圈才停下来。
  
      周围的人都看愣了。
  
      这,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公然挑衅武镇的条规,还是在这里多人面前?
  
      “这小子完了,武镇管理队不会放过他的。”
  
      “这哪个宗门的?这么牛叉,他可是做到了许多顶级宗门弟子都不敢做的事情啊!”
  
      “切,估计是某些下等宗门的弟子,或者那些世俗的散修,连武镇的规矩都不知道。”
  
      ……
  
      林浩一点都不在乎周围那些人的嘲讽。
  
      什么管理队,那都不算事儿,我爸可是李刚…哦不,我明面上的后台可是威震武者界的南山之主,就不信哪个不长眼的敢动。
  
      所谓富贵不还乡,如同锦衣夜行。
  
      有了实力不装叉,不也就如同锦衣夜行吗?
  
      “大师兄,就是他们!”
  
      这个时候,那师妹终于也将救兵给拉来了。
  
      来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长长的头发用发冠箍住,穿着一身身黑色的丝绸长袍,手里拿着一把折扇,俨然就是一副古代书生的打扮。
  
      虽然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却油头粉面,动作无比风骚,还以为自己是个白面小生。
  
      “阴阳门的书生,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他可能阴阳门二代弟子中的大师兄,实力比杨白高了几个档次,听说三十五岁就已经是地阶中期了,凭这天赋,以后妥妥的是天阶强者吧?”
  
      “听说整个阴阳门除了新生代的弟子,也就是少掌门易尚杨之外,再也没有弟子天赋能与他比肩了。”
  
      地阶强者在整个武者界都是稀有资源,数量极少,每一个都是门派的高端力量,而且平时都是在清修,就算是在武镇,也鲜有机会能看到地阶的武者。
  
      对于他们这些底层的武者来说,地阶,甚至是天阶,那都是遥不可及的梦。
  
      书生摇晃着折扇,如翩翩公子,享受着众人的吹捧,一只手,却搂着身边妖娆性感的师妹,淡然地看着师妹所指的两人。
  
      “师兄!”
  
      一只满是灰尘的手突然抓住了书生丝绸长袍的裙摆,书生闻言侧头一看。
  
      眼前那人,一头凌乱的头发,衣服上,手上沾了很多灰尘,那张脸肿的更是跟猪头一样,乍一眼看上去还**怪吓人的。
  
      “我靠!”
  
      看到自己干净的丝绸长袍上突然多了一个黑乎乎的手掌印,再加上那尊容太过恐怖,书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便是一脚踹了过去。
  
      杨白再次飞了出去。
  
      “啊,大师兄,他,他是杨白师兄啊!”
  
      师妹连忙叫道。
  
      “嗯?”
  
      书生再次仔细地看了躺在地上的杨白一眼,虽然成了猪头,但还是能从那脸上看出来一点熟悉的轮廓,在感受那体内熟悉的气息,确实是师弟杨白无疑啊。
  
      “咳,雨师妹,你去将杨师弟扶起来。”
  
      书生尴尬地干咳一声,吩咐一旁站着的那名被陈冰吓住的女子。
  
      “是,大师兄。”
  
      雨师妹心有余悸地看了陈冰一眼,随后颤巍巍地走过去将杨白给扶了起来。
  
      此时杨白已经是不省人事了。
  
      “踏踏踏…”
  
      有序而又响亮的脚步声突兀地从远处。
  
      武镇的管理队是由利剑直接管辖的,但管理队中的队员却是各大宗门的弟子,这也是为了让武者界的武镇不会成为利剑一个组织的武镇。
  
      一小会儿后,一队穿着现代制服的队伍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围观的武者们自动让出了一条道路,让管理队的人通过。
  
      领头的是个中年男子,身上那强悍的气息告诉周围的人,这是一个地阶后期的强者。
  
      “谁敢在武镇闹事?!”
  
      中年用低沉的嗓音震住了在场所有人,周围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原来是飞虎大人。”
  
      就连书生也不得不朝男子打了个拱手,恭敬道。
  
      飞虎,便是中年的男子的代号,也是他一生的名字。
  
      这个名字,便代表他就是利剑的人了。
  
      利剑现有的中坚力量,很多都是从小培养出来的,这些人从小就被制定好了专属于他们的代号,终身为利剑服务。
  
      “哦?是你啊。”
  
      飞虎和书生显然是旧识了,他看了一眼被雨师妹扶起来的杨白,“这人是你师弟杨白吧?同门是兄弟也能下如此狠手,为了女人?”
  
      “飞虎大人可不要误会,我可不会做残害同门师兄弟的事情,对我师弟动手的另有其人。”
  
      书生哪能受得了这么大一顶帽子,连忙道。
  
      “不是你吗?方才我可都看见了。”飞虎道。
  
      刚才书生那一脚正好落在飞虎眼里,先入为主地以为是书生对自己的师弟下手。
  
      “对啊,这位大人,都是他们动的手,大师兄可没有对杨师兄做什么。”雨师妹指着林自然和陈冰。
  
      飞虎顺着所指看过去。
  
      下一刻,他脸色一变。
  
      如今利剑的中高层谁没有看见过这张熟悉的脸,飞虎虽然只是在照片上看到过,但是他肯定自己绝对不会认错的,尤其是身边还跟着同为利剑的陈冰。
  
      陈冰只是一个玄阶,天赋说不上绝顶,但利剑无论谁都要给她三分薄面,毕竟,陈冰是利剑的人中和那位的弟子走得最近的人。
  
      林浩,便是那传说中南山之主的唯一弟子,据说这次武镇拍卖会,他师傅也来了,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仙人般的人物。
  
      “您是…林浩大人吧?”
  
      飞虎恭恭敬敬地走上前,却是向一位看上去仅有二十岁的男子鞠了一躬,看得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