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明哥,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明哥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喂,啊,对,我是小杨,听说今天您也在富田大酒店,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空?…对对,我也在酒店,0257包房……行行,就这么说定了啊。”
  
      即便对方只是三界集团的一个中高层人员,也不是杨浩这种中小型公司能够得罪的。对杨浩来说,能够和三界集团合作,那就是一件值得吹捧的事情,业内都有多少公司想要这个机会。
  
      即便只是三界集团旗下的一个分公司。
  
      “是三界传媒的经理,一旦洽谈好了,三界传媒的广告印刷都能交到我们公司的手里,这可是一个价值上亿的大单子,如果成功了,咱们公司的规模能在几年内翻上几倍!”
  
      杨浩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满是自豪之意,那些在他公司的同学顿时心生羡慕。
  
      上亿的资产,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怎样,三位同学,待会儿就要来了,还不承认吗?”杨浩冲林浩几人扬了扬鼻头,很是不屑。
  
      “呵呵,杨浩,那我原话送给你,你们公司要是能签成这一单,我江邪同样直播把这张桌子给吃了。”
  
      江邪底气十足地敲了敲桌面。
  
      林浩一阵无语。
  
      江邪这小子是不怕事大,还这么闹腾。
  
      不过林浩也是那种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的人,杨浩这种行为,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你对我不敬,那就别怪我不这么客气了。
  
      这倒是令杨浩有些诧异了。
  
      这家伙到现在还敢装,是真的有什么底牌,还是说脑袋傻了,在硬着头皮装?
  
      不,他们这些穷鬼怎么可能和三界集团搭上关系,绝对不可能。
  
      杨浩猛地摇摇头,“呵呵,这张桌子就不用你吃了,吃死了我还得赔钱。”
  
      “那就不用你担心了。”
  
      江邪镇定自若地道,同时用手肘推了推身边的林浩。
  
      林浩此时正拿出手机,给聂婷编辑一条短信。
  
      短信刚刚写完,还未发送出去,只见包厢门被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给推开了。
  
      男子国字脸,微胖,穿着黑色西服,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面露微笑地走了进来。
  
      杨浩见状,立马就迎了上去。
  
      “小杨。”
  
      “。”
  
      双方握手。
  
      “小杨,这都是你的同事吧?年纪都这么小?”问道。
  
      “大部分是,他们都是我以前的同学,今天正好是咱们的同学聚会,这不大家拉出来聊聊吗。”杨浩道
  
      “不错,都是有朝气的小伙子,年轻有为啊。”
  
      颇为赞赏地拍着杨浩的肩膀,后者十分受用地点点头。
  
      “对了,,不知道您认不认识这位。”杨浩指向了林浩。
  
      “嗯?”
  
      仔细在林浩脸上看了一会儿,随后摇摇头,“不认识,难不成事那个家族的公子哥?”
  
      像这种人,是没有资格接触顶层社会的,那些东海市的公子哥们他也不怎么认识。
  
      “不是,就我一个普通同学罢了,家里也没什么钱,今天带他来见见世面。”
  
      杨浩道,“不过,刚才他倒是说自己是三界集团的老板,哈哈哈,,你说好不好笑,一个穷小子,非要把自己说成三界集团的老板。”
  
      说完,杨浩挑衅地朝林浩递了个眼神。
  
      “小伙子嘛,喜欢幻想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听哥一句,做人切忌好高骛远,在学校里好好上学,将来也可能成为我这样的社会精英。”面带官方的微笑,语重心长地道。
  
      “林浩同学,听到没有,别老是觉得自己是什么身价上千亿的大老板,就你的情况…身上的这套衣服都花了几个月的零用钱吧?还有你,江邪,身上的衣服也租了不少钱吧?”杨浩道。
  
      “杨浩!”
  
      陈淼猛地站了起来,皱着眉头,“大家都是同学,有些话别说的太过了。”
  
      “有些人就不怕话说得太大了,咬到舌头吗?”
  
      就连一直淡然地站在一旁的刘菲菲都忍不住了。
  
      “美女,话说得太大的不是我,你要搞清楚情况。”杨浩摊开手道。
  
      “再说了,他们到现在还不承认,这能怪我吗?事实都摆在这里了。”
  
      林浩几人都没有说话。
  
      江邪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忍不住地一阵轻笑。
  
      “你笑什么?”杨浩道。
  
      “没,没什么,就是想到待会儿你的表情,肯定会非常有意思。”江邪道。
  
      “呵呵…”
  
      回应给江邪的,只是一个冷冷的笑声。
  
      包厢门又一次打开,这次,服务员端了四瓶红酒上来。
  
      随后,服务员朝杨浩鞠躬,道: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酒店的2000年的拉菲已经全部售完了,只剩下1999年和2004年的,所以我们给您换成了1999年的。”
  
      “2000年的卖完了?”
  
      杨浩一阵不快,“算了,1999年的勉强也行吧。”
  
      “多谢理解。”
  
      服务员再次鞠躬后便退了出去。
  
      “杨哥,红酒不是年份越长越好喝吗?刚才听你这么说,为什么感觉2000年的要比1999年的好很多?”
  
      有人疑惑地问。
  
      “对啊,这其中有什么区别吗?”
  
      …
  
      “这区别就大了。”
  
      杨浩拿起了桌子上的一瓶1999年的拉菲,“这红酒嘛,也不全是看年份,就说我手里这瓶,它的售价大概是一万左右,而2000年的拉菲,售价在两万左右,红酒不仅要看年份,还要看酿酒时候的天气,温度等等多种原因,2000年算是非常好的酿酒环境了,所以酿出来的红酒要更好,当然,和82的是没得比的,82年是酿制拉菲最完美的年份。”
  
      “原来还有这么个说法的,不愧是杨哥,这都知道。”
  
      “就是,我平时一直以为红酒年份越长越好。”
  
      “学到了学到了。”
  
      众人纷纷称赞。
  
      “不错啊。”
  
      也是笑呵呵地赞叹道。
  
      “哪里,比起我还嫩着呢。”杨浩不着声色地拍了个马屁。
  
      “唉,小杨,你谦虚了。”
  
      道,“不错,我十分看好你,把我们公司的一些事情交到你手上我也放心。”
  
      杨浩顿时大喜过望。
  
      “滴滴滴…”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把手机掏出来,“喂,聂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