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再见唐木,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再见唐木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林浩跟刘菲菲说明了一下现在两人所处的情况,随后,林浩便带着刘菲菲一起找唐木шщЩ..1a
  
  唐木以前可是一个浪子,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现在有了林浩这个徒弟之后,几乎每天都待在紫檀宗内,和山元一同待在长老峰上。
  
  在紫檀宗,林浩是玄门山元的亲传弟子,同时是最受宗主关注的弟子,个人拥有一座山峰,而且距离中央的主峰及长老峰并不远。
  
  山峰上有专门待命的飞行兽,一只通体漆黑却英俊神武的鬼雀。据说鬼雀体内流传着一丝凤凰血脉,也就造就了它的等级并不低,成熟期就是一只鬼将级别的,相当于修仙者中的金丹和元婴。
  
  当然,地府鬼修的实力划分和修仙者的实力划分没有什么相通的地府,两种修炼体系不同,境界方面也无从比较,只能说具体的实力是看修者个人。
  
  “这…”
  
  刘菲菲作为一个现代人,飞机什么的坐着没有压力但是鸟这东西,坐上去还是有一些心理压力的吧。
  
  “不会掉下去吧?”
  
  “没事,你抱着我。”
  
  林浩嘿嘿一笑,跳上了鬼雀的背部,随后向下面的刘菲菲伸出了一只手,将她给拉了上来。
  
  鬼雀是站在山崖边的,坐在上面往下一看,视线穿过并不稀薄的云雾,只能勉强看到下方的地面。
  
  地面上有建筑,有密密麻麻的人影,再往周边看,一望无际,哪里只是林浩说的一个高人创造的小世界,分明就是一个极大的城市啊。
  
  “紫檀宗是酆都最大的宗门之一,宗门地域横跨万里,门内弟子百万以上。”林浩道。
  
  “酆都?是鬼城酆都吗?”刘菲菲的关注点有些不一样
  
  酆都,现代人都熟悉这个词,在很多传说,电影,电视剧内都经常出现,传说是人死后的去处,灵魂的归宿。
  
  “那鬼是什么样子的?”刘菲菲又问。
  
  “跟我们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没有血液,没有心跳,没有体温之类的,它们的身体是用灵气和鬼气构成的,当然也有一些魂体,不过在酆都还是灵体居多。”林浩道。
  
  “那我们这些活人来到地府没有问题吗?”刘菲菲道。
  
  “我们这种在地府叫活死人,地府也并不是没有活人的,但都是一些活了千年的老怪物,用不着担心,而且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鬼是看不出我们是活人的。”
  
  林浩道,“不过待会儿还是要师傅给你炼制个隐息石,以防万一。”
  
  林浩自己身上就带着个大师巅峰级别的隐息石,掩盖活人的阳气,整个宗门估计也只有宗主那样的高人能看得出来。
  
  不过林浩是活死人的事情,整个宗门都知道了。
  
  “准备好了吗?”林浩道。
  
  “什么?”刘菲菲还没有反应过来。
  
  鬼雀腾空而起,张开足有十米长的翅膀扇动起来。
  
  “啊!”
  
  刘菲菲一惊,下意识地紧紧抱住了林浩的腰,整个人贴在了他的背部。
  
  林浩只觉得两道柔软挤压着自己的背心。
  
  紫檀宗横跨万里,虽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就鬼雀这种速度极快的灵兽,从林浩的山峰飞到长老峰也要十几分钟的时间。
  
  刘菲菲刚开始是有些害怕的,坐着坐着就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到了后面,便心安地欣赏下面的美景。
  
  不多时,便到了长老峰。
  
  长老峰可不像林浩那座山峰一样荒凉,仅有孤零零的几个房子。从高处往下看去,便是一片绿树掩映,有装饰用的假山,有流水,小桥,甚至是一些林浩从来没见过的花草等等,将整座山峰点缀得绚丽多姿。
  
  “挺会过日子的啊。”
  
  林浩感叹道。
  
  走过一串羊肠小道,来到一竹林中,竹林的最中央,便有两栋古色古香的木制房子,从外面看上去,房子并不大,而且也并没有装饰得很豪华,但这可是一个阵符双修和大师级别符石师所住的地方,扩张一下空间跟玩一样。
  
  “好像到了古代一样。”刘菲菲道。
  
  “那当然,上下几千年时间,地府不知道有多少活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鬼,只有一些实在过不下去的鬼才会选择转世投胎。”
  
  林浩看着刘菲菲,“死算不了什么,大不了在地府重新来一次,可能还会有什么机遇之类的。”
  
  “那鬼要是再死呢?”
  
  “那就是真的死了,魂飞魄散,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林浩又道,“哦,忘了告诉你了,如果修仙者死了,同样是魂飞魄散,来不了地府的。”
  
  “为什么?”
  
  林浩耸肩,“我怎么知道,你得去问老天,我只能说,这是天道规律吧。”
  
  刘菲菲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唐木的房子是左边那栋,林浩刚刚走到门口,那张木门便自动打开了。
  
  走进去,便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唐木此时正捧着一本杂志翻看着。
  
  嗯,没错,就是杂志。
  
  这自然是陈氏的手笔了,木这东西地府不少,但要找到合适的能够制作成书本的木,那就得从凡间弄来了。
  
  “您老人家挺闲的。”林浩道。
  
  “还能干什么。”
  
  唐木将杂志合上。
  
  到了他这个境界,已经不是苦修就能够进步的,得靠感悟。
  
  “今天怎么有空上我老人家这里来。”唐木又道,“阵法和符石修炼得怎么样了?”
  
  “额,挺好的。”
  
  林浩含糊地回答。
  
  讲真,回到凡间之后,哪里空闲时间修炼符石和阵法啊。
  
  “这是?”
  
  唐木很快就注意到了林浩身后的刘菲菲,一个仅仅炼气初期的修仙者,一个活死人。这让唐木有些愕然了。
  
  什么时候地府冒出来这么多活死人了,看样子还是刚到地府的,明明是个活人,却能进入地府?
  
  这已经不是几百上千年前那个时代了,凡人想要进地府,根本不可能。
  
  难道…徒儿真的发现了能够随意进出凡间和地府的通道?
  
  只能这样解释,而且林浩的来历同样蹊跷。
  
  但作为一个师傅,唐木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