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灵船的威力,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灵船的威力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灵船的威力

    “六道魂诀!地府一顶一的修魂之法,大成者,可在识海开辟六道轮回!数年来,怨死在本少手上的冤魂不计其数!看见这些鬼魂没?林浩!你待会儿,便是其中之一。”
  
      慕凛面目可憎,身上鬼气腾腾,庞大的气势让周围的鬼修都难以进他周身三米内。
  
      林浩:“…”
  
      “我说,你放狠话好歹也挑个好点形势吧,你还以为你是电视剧的主角呢,打不过一阵爆种把反派按在地上摩擦?”
  
      林浩悠然道,“别天真了小伙子,你看天上。”
  
      慕凛抬头。
  
      遮天蔽日的灵船悬停在众人头顶大概两百米处,船身亮起了几道黑白光芒,玄奥符文流转着。
  
      这是阵法开启的征兆。
  
      慕凛面孔忽然变得惊恐,不仅是他,周围那还有意识的鬼修脸色都是一变。
  
      “借花献佛,你们自己充好的灵气,现在还给你们。”
  
      林浩索性取下了面罩,露出嘴角勾起的那抹淡笑。
  
      这道笑容落在一群鬼修眼中,一股冷意从脑门直到脚底,好似让人泼了一桶冰水,汗毛直立,恐怖渗人。
  
      “跑!”
  
      此刻,慕凛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至于什么干掉林浩的豪言,早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曾经掌控过灵船,他知道灵船上的阵法威力有多恐怖,即便只是各种小型的攻击阵法,也绝不是他们这些鬼灵阶段的人能够抵挡的。
  
      如果是死在阳灵族或者其他鬼修手中,灵体打破,慕凛也有信心让自己的灵魂逃脱,毕竟是修魂的,灵魂比一般人强大的多,不会脱离灵体就魂飞魄散。
  
      灵船上的阵法却能让他的灵魂与灵体一起毁灭,生还机会小到可怜。
  
      “咻!”
  
      林浩可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毫不犹豫地发动了小型的攻击阵法。
  
      先是重山阵。
  
      中间包围圈内的鬼修顷刻间觉得自己背上被压了一座大山,脚难以迈出一步。
  
      慕凛两腿打颤,修魂不修体的他灵体本就不是特别强大,被这重山阵一压,差点就跪了下来。
  
      而后,一道完全由灵气凝聚而成的光芒喷射出来,如同世俗科幻电影中的激光炮,落在包围圈正中央。
  
      “轰隆!”
  
      爆炸声震耳欲聋,强光让林浩及周身几人不由地眯了眯眼睛,爆炸产生的狂风将中心范围几百米的树吹得向一边倾倒。
  
      “这威力…有点东西啊。”林浩感叹。
  
      包围圈直径数百米,围着两万多名鬼修,要不是林浩等人和阳灵族站得远,恐怕都会受到这阵法光束的余波伤害。
  
      灵气光束只持续了一秒钟,强光一瞬间消失,世界仿佛归于平静。
  
      正中央,一个深达几米的巨坑残留着,中央百米内寸草不生,尸骨无存,两百米开外,还有运气好的幸存者扛下了余波,也有许多没有抗过去了,这些基本是从千米高空落下来早就受了重伤的人。
  
      仅仅一道阵法攻击,就灭掉了这些鬼修仅存的战斗力。
  
      “林哥…这种大杀器,以后就是咱们的了?”
  
      被灵船震惊到的刘齐愣愣地说道。
  
      “不出意外,是的。”
  
      “神工门大型灵船啊,啧啧,曾经也只在紫檀宗听说过,林哥,你得借我研究研究。”刘齐道。
  
      凡是炼器师,没有人不向往神工门,也没有炼器师不想亲自炼制出一具这等杀器。
  
      袁静,龚建等人也是被灵船这等威力给惊到了,和刘齐一样,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大型灵船,只有赵永还算平静。
  
      “行。”林浩大气答应了下来。
  
      “风行统领,你领三分之一的人收拾这里的残局,剩下的人跟我走,支援前线。”林浩道。
  
      “嗯!”
  
      风行重重点头。
  
      阳灵族效率很快,很快就分工完毕。
  
      “走。”
  
      林浩将灵船收起来,挥手道。
  
      “林哥,为什么不搭乘灵船?这不更快吗?”刘齐问。
  
      “那不行,财不露白的道理要懂,灵船这东西好是好,却是个烫手山芋,万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了。”林浩语重心长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东西咱们还不能用了?”刘齐懵道。
  
      “起码不能大庭广众之下用了,很快神工门和慕凛的师傅就会知道灵船遗失的事情,价值一千多上品灵石的东西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说话间,林浩意无意地扫了身边一直不曾说话的一众鬼修,虽说眼神淡然,众人却还是从中读出了某种威胁的意思。
  
      也是,现在知道真相的也就他们,其他知情人…呵呵,现在正面临着一个个被宰杀的命运。
  
      如果他们不想变成那样,那就老老实实地闭上嘴。
  
      由风遥统领带路,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峡谷。
  
      “师兄,您说…这事结束后他会不会…”
  
      红姐推了推身边的龚建,手呈刀状,对自己的脖子抹了一下,意思不言而喻。
  
      龚建苦笑,别看他四肢发达,这事情还是早就能想到的。
  
      “事已至此,咱们的把柄落在他手中,希望他不是那种人吧。”
  
      龚建无奈,小声道,“说句实话,我很佩服他。”
  
      ……
  
      族地内灵船的战争结束得很快,林浩等人刚刚动身,峡谷的那边的鬼修才刚刚破开林浩布置的一些幻阵。
  
      这些幻阵杀伤力几乎没有,也好在林浩这边出乎意料地顺利。
  
      “撤!”
  
      风乾身披一具银灰色铠甲,一柄黄阶上品关公大刀大开大合,周身三米内没有人敢靠近。
  
      前方鬼修的先锋军已经突破了峡谷,峡谷中落下的巨石阻止不了他们多久,风乾靠着人数优势干掉了一些人,眼见越来越多的鬼修进入山脉,风乾果断宣布了撤退。
  
      一个字,让所有阳灵族人心神领会,毫不恋战,立刻往山脉内跑去。
  
      “追!”
  
      鬼修自然不会看着煮熟的鸭子飞掉。
  
      山脉内部群山连绵,高山林立,峡谷众多,而且树木茂盛,这种环境之下,善于隐蔽的土著阳灵族会有明显的优势。
  
      最先撤进森林的阳灵族人消失在了鬼修的眼中,浓郁的树林阻拦了大部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