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慕容,我在天庭地府插个眼慕容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林浩缓缓打开双眼。
  
  天上高挂的烈阳有些许刺眼,胸膛处的剧烈疼痛让林浩很难直起身子。
  
  “醒了?”
  
  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冷漠的声音。
  
  顺着声源,林浩略微撇过头,入眼便是一片象征着生机的火红色。
  
  眼睛逐渐清明,看清楚印在视线中的人影,林浩瞳孔骤然放大,失声道
  
  “噬焰王?”
  
  “是本王。”
  
  赤婉妃面无表情地与林浩对视,不假辞色地回道。
  
  她此时也并不好受,肩膀那碗口大小的洞口还在那里,仅是伤口周围的黑气少了一些,阳灵秘境的力量完全把她鬼王的实力给压制了,现在的噬焰王,实力恐怕还不如一个普通的鬼灵后期鬼修。
  
  “这里是哪里?”
  
  林浩心里即使有一万个疑问,但此时,自己的生命安全最重要。
  
  “阳灵秘境。”
  
  赤婉妃道。
  
  林浩艰难地支起身子,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太阳还是那么暖和,植被依然茂盛,偶尔有虫鸣声传来。
  
  这等生机勃勃的环境,只能是阳灵秘境了。
  
  “锵!”
  
  林浩突然想起来什么,立即召唤出了金箍棒指着赤婉妃,“你为什么要救我?有什么目的,我可不会相信你会突然良心发现。”
  
  既然这里是阳灵秘境,那么赤婉妃此时的实力肯定是鬼灵巅峰之下,秘境的规则就算是鬼帝都不能逃过,更不用说一个鬼王了。
  
  在这里,林浩有信心和她一战。
  
  “你就是这么对你救命恩人的?”
  
  赤婉妃丝毫不慌,漠然质问道。
  
  “我刚才说了,我不会相信你会好心救我。”
  
  林浩道,“说吧,你是为了什么?还有,孙梦玲呢?”
  
  “你说那个小妹妹?”
  
  赤婉妃嘴角勾,“这你不应该问我,况且,本王如果真的想对你做什么,外面守着的成千上万的阳灵族也不会放过我,不是吗?林统领。”
  
  闻言,林浩慢慢放下了金箍棒。
  
  是啊,这里是阳灵秘境,是老子的地盘,我怕她干什么?
  
  林浩这才仔细打量着周围。
  
  虽然看不到阳灵族的身影,不过自己躺着的地方很贴心地放了一张垫子,视线穿过树缝,还能隐约地看到一些房屋。
  
  这里应该就是阳灵族的族地了,既然是阳灵族族地,那孙梦玲的安全就不用担心了。
  
  但随后,林浩又把金箍棒举了起来,渐渐逼近
  
  “小绿呢?你对她做了什么?”
  
  “小绿?那条毒蛟?”
  
  赤婉妃浑然不惧林浩的威胁,淡定地站起身,坐在了一旁的石头上,翘起二郎腿,双手轻放在膝盖上,如果没有肩膀上那个碗口大小的洞,场面还是非常唯美的。
  
  “放心,她现在还没有生命安全。”
  
  “她在哪里?”林浩眯眼。
  
  “这我就不能告诉你了。”
  
  “为什么?”
  
  “本王为什么要向你解释?”赤婉妃傲然地扬起脑袋。
  
  “别忘了你现在的处境!”
  
  林浩金箍棒向前指了指。
  
  “也别忘了你现在还是重伤之身,即便本王实力被压制,那也是一名鬼王,以你现在的状态,非要打起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大不了本王不活了,反正已经得罪了城主府,早死晚死都一样。”
  
  赤婉妃面不改色,“还有,本王既然说了你那条毒蛟暂无生命危险,那它就一定没有生命危险。当然,本王刚才也说了,暂无生命危险,今后可就说不定了。”
  
  “它在哪里?”
  
  “城主府,本王的房间里。”
  
  “你想要什么?你抓了小绿,又救了我,肯定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直说吧,你想要什么?”
  
  “自作聪明,本王的想法,还轮不到你来揣测。”
  
  赤婉妃不屑,“至于本王为什么救你,你现在还没有资格知道,除非什么时候你有了一根手指捏死我的实力。”
  
  林浩脑袋是乱的。
  
  他是真的搞不懂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背叛城主府,背叛一个鬼帝,上次还是喊打喊杀,这次居然冒着姓名救了自己。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本王今天救了你,不用谢,算你欠我一个人情…唔…外加一件大师级的天阶灵器,为了带你逃走,本王可是把身上唯一一件天阶保命灵器扔了。”
  
  赤婉妃站起身,“至于你的小绿,本王也没有办法,我叛出城主府,暂时是不可能回去了,你就祈祷城主府不会动本王房间里的东西吧。”
  
  “嗯,这里环境不错,我先四处逛逛。”
  
  说完,赤婉妃抬腿便走。
  
  “喂!你站住!”
  
  林浩想要追上去,可惜胸膛上的伤口还在,一动便疼得厉害。
  
  “放心,你活死人的秘密本王会替你保守的。”
  
  视线中赤婉妃的远去,直到消失,林浩耳边只响起了这一句话。
  
  “这个女人!”
  
  林浩紧握拳头,“这么傲,老子还想好心帮你疗伤来着。”
  
  “嘶,疼死劳资了。”
  
  林浩瘫坐在地上,看了一眼胸口触目惊心的伤口,果断运用起许久没有用的治疗术。
  
  绿色的光芒闪烁了一阵,很快就消失不见,林浩原本血肉模糊的胸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呼。”
  
  不一会儿,林浩长呼了一口气,施个小法术把血污清除,然后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
  
  “浩哥。”
  
  娇嫩的小手拨开挡住视线的枝叶,孙梦玲看到干干净净,而且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林浩,立马便化作小鹿奔了过来。
  
  “浩哥你没事吧?”
  
  孙梦玲小手抚摸着林浩的胸口,凹下去的伤口已经不见了,让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眼角流出了一抹欣喜的眼泪。
  
  “我没事。”
  
  林浩摸了摸她的脑袋,“我昏迷了多久?你呢?有没有哪里感觉不对劲?”
  
  “我没事。”
  
  孙梦玲摇了摇脑袋,“你昏迷有五天了,他们说你是活死人,没办法用鬼修的方法替你疗伤,不过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哦对了,慕容姐姐呢?”
  
  孙梦玲看了看四周。
  
  “慕容姐姐?”
  
  林浩疑惑。
  
  “就是跟你一起进来的,她受了好严重的伤,一直没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