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九撩军夫第七十七章 狠戾,重回七九撩军夫第77章 狠戾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回七九撩军夫 > 第七十七章 狠戾
    距离略微有些远,又是背对着她们的,看不清楚这人的脸,只能看到她的动作.
  
      刚开始,林小满看那人很用力地搓着什么东西,肩膀的动作幅度甩动得很频繁,还以为她是在搓脏衣服之类的,不用力就搓不干净,才会那么用力.
  
      等到走近了,才发现她只是在洗手!
  
      这手上是沾了屎吗?
  
      看那样子,皮都快搓破了.
  
      王红梅也觉得这名穿军装的女人很奇怪,就对林小满使了个眼色,让她去另一处掬水喝.
  
      林小满点点头,轻手轻脚地绕过那个女人,往旁边的浅滩走.
  
      碧空如洗,强烈的白光在空中跳动着,朵朵霞云,照映在清澈的江上,水清粼粼的,江底的小石头也清晰可见.
  
      这水质可真好,林小满找了个荫凉一点的地儿,把手伸进凉凉的江水之中,随手掬了一捧起来,嘴就凑了上去,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口之后,她满足地叹道:“像山泉水一样纯净,每一滴都像带着大自然的气息。”
  
      这样的水,真的是原生态无污染,清冽无比。
  
      听到林小满的赞叹声,那个原本蹲在江边洗手的女人突然站地起来,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作呕吐状。
  
      她一边干呕着,一边快步地向高高的护江堤上走。
  
      林小满挑的地儿,在她的上游一点点,就是不想喝她的洗手水。见这人反应挺奇怪的,她不免眯起眼,多看了几眼。
  
      逆光中的人,总带着一种柔和的光彩,纵使是个恶魔,也仿佛带了天使的光羽。
  
      莫名的,林小满心中莫名其妙地划过这首诗。
  
      见林小满十分关注这人,王红梅连忙往前一挡,恰恰遮住她的视线,怕她去追人家。
  
      她一早就认出来了,这个女人,正是文工团的吴月。
  
      她蹲在水边的姿势,跟那天晚上蹲徐卫国门外听墙角的姿势一模一样。她一边呕一边走的时候,王红梅还看清楚了她的脸.
  
      “你挡着我干什么?你认识那人?”林小满又用凉凉的水抹了把脸,爽歪歪地眯了眯眼,随口问道.
  
      王红梅点了点头,“是吴月。”
  
      “哈哈,你一定是怕我上去和她又掐起来,闹得不好收拾吧?
  
      王红梅,你真的想太多了。只要她不再来纠缠徐卫国,当着我的面给他上眼药,我跟她就没矛盾。”
  
      自从在锦官城的街头看到吴月和小刘形影不离地逛街,还有说有笑的之后,林小满对吴月的反感就已经淡了许多。
  
      王红梅狐疑地盯着林小满好一通看,“真的?”
  
      “真的啊,走啦,我的姐姐,这日头越来越毒了,再不走就晒成黑炭啦!”林小满自来熟地挽起王红梅的胳膊,拖拽着她向堤上走。
  
      刚走了两步,林小满突然哎哟叫了一声,放开了王红梅。
  
      “怎么了?”
  
      “让我靠一下,脚底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林小满倚靠着王红梅,抬起右脚,然后解开布鞋的绊子,把鞋子脱了下来。
  
      林小满穿的布鞋是从江城带过来的旧鞋。
  
      做鞋底的时候,林小满的妈妈都习惯性的把布抠些出来,给儿子多做两层底面。
  
      纳鞋底的时候呢,为了节省麻绳,那针脚都扎得稀稀拉拉的,这样的鞋子,底就松软,刚开始穿可能还不觉得,时间一长,这鞋底就越来越薄越来越软塌,遇上坚硬的东西,就容易扎穿。
  
      还好林小满走路轻,那东西扎得不深,只是刺了她的脚底板一下,没来得及划破皮。
  
      林小满把鞋翻过来,用力地拔下了扎在鞋底的东西,江滩上都是沙和泥混和着,这东西上面沾满了泥沙,好像又在泥里埋了很久的样子,刚开始只见到一个尖尖的角,林小满还以为是刀片什么的。
  
      反正不管是什么,她也没有研究的兴趣,随手往旁边一扔,迅速地穿上了鞋子,站直身子,就准备继续赶路。
  
      包裹着那东西的泥巴和沙被摔开,露出了另一只角,阳光一照,折射出一道光,射得林小满眼前一花。
  
      “咦,是枚红五星!”王红梅好奇地看了一眼,“这是谁的帽徽不小心掉在这儿了吧?”
  
      王红梅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望向已经走上了江堤的吴月。
  
      “帽徽可是很重要的东西,不管是遗失还是损坏了,都需要向上级报备,重新配发。
  
      到退伍的时候,帽徽和肩章都是要收回的。这是哪个马大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扔这儿了?”
  
      “帽徽原来这么重要啊?那我们还是把它捡起来,洗干净,放在显眼的石头上吧,万一有人来找,一眼就能看到!”
  
      林小满说干就干,真的把这红五星起来,用水洗干净了,就在江滩边上找显眼的石头,打算把它放上去。
  
      吴月在堤上站了一会儿,又皱着眉头走了回来。
  
      “你们在这儿来来回回的折腾什么?”吴月说话的语气有点怪,像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
  
      王红梅瞟了一眼林小满,似乎在说:看啊,你是不反感吴月了,可是人家吴月好像还恨你恨得牙痒痒呢,说话都咬牙切齿的。
  
      林小满晒笑起来,吴月抹不下那个脸,关她屁事啊。
  
      吴月语气不好,她还不想搭理吴月呢。
  
      吴月不是想知道她们在这儿干啥么?她偏不说话,不仅不说话,反而打算不当吴月的面摆红五星。
  
      你越想知道我越不说…
  
      吴月白了林小满一眼,气呼呼地转身就走。
  
      等她走了之后,林小满才找了块白色石头,放上了红五星。
  
      白色上面一点红,很显眼,如果丢了帽徽的人过来,一眼就能看得到。
  
      两人上了堤,又走了大半里路之后,王红梅指着一座老旧的石桥对林小满说:“过了那座桥,再走两里地,就到小王村了。”
  
      小王村地势较高,一路走来,基本都在上坡,像爬山登高一样,很费脚力。
  
      上桥之后,又碰上了吴月,吴月好像也走累了,就坐在一个石墩子上歇气。
  
      林小满和王红梅也走得一头大汗,各自捡了个干净的条石坐了,吴月在左,王红梅在中,林小满在右。
  
      吴月的眼光在王红梅和林小满身上打着转,低头的瞬间,眉目间突然露出一抹狠戾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