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九撩军夫第七百九十章 信了你的邪,重回七九撩军夫第790章 信了你的邪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回七九撩军夫 > 第七百九十章 信了你的邪
    林小满突然出手,力气极大,余娇娇完全没反应过来,尖叫着摔向一边,躺倒在地,在摔下去的过程中,她还撞到了放在地上的水桶。
  
      水桶里的水全倒了出来,余娇娇全身都被弄湿了。
  
      她惊恐地看着林小满,不明白先前还笑眯眯的人,怎么会突然推她一把?
  
      林小满慢慢地走向她,把她拉了起来,拿了个帕子,给她擦拭。
  
      余娇娇看着林小满用帕子浸了水,拧也不拧,就往她身上糊,越发的不解和疑惑了。
  
      春衫薄,湿了就沾身,沾到身上,再被林小满用湿帕子拭平整,就跟一层透明的果冻层一样,令衣服下面的,平常被遮挡住的风景,全部被露了出来。
  
      林小满有点郁闷地把湿帕子扔进桶里。
  
      余娇娇比她丰满得多,波涛汹涌,浪滔滔。
  
      手感,手感也挺不错。
  
      祁玉柱看到余娇娇摔倒了就往这边跑,等他跑到这里时,只看到一片春色透衫而出。
  
      他的眼睛不自觉地瞪到极致,呼吸骤然急促起来。
  
      余娇娇听到脚步声,也突然转过身来,冲祁玉柱招手,“玉柱……”
  
      看后面,只不过看到过线条和两处浑圆。
  
      前面……那可是雪色如玉,玉中带樱色。
  
      “玉柱……你怎么流血了?”
  
      余娇娇大叫着靠近祁玉柱。
  
      祁玉柱连连往后退,想移开眼,却移不开。
  
      他想跑开,腿却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开。
  
      林小满在一边抄着手臂看戏。
  
      “娇娇,别过来。”祁玉柱猛地闭上了眼睛,然后似乎终于坚定了意志,转身就跑。
  
      余娇娇叉着腰,突然吼了起来。
  
      “祁玉柱,你给我站住!”
  
      “祁玉柱,你是不是真的在外头有人了?你跟我结婚,是不是就是为了要找个幌子,好掩盖你在外头瞎搞胡搞的事实?”
  
      祁玉柱不敢回头,也不敢继续跑,就闷闷地停了下来,无奈地解释道:“你别听花花打胡乱说。我在外头没人,我跟你结婚,是因为我只想跟你结。”
  
      “胡说,花花都说了。两口子要睡了觉才是两口子,不是穿着衣服睡,穿着衣服睡的不算。你要不是在外头有野花了,你为什么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不是傻子,我有眼睛,我会看会感觉。
  
      我跟你说,等我回去了,我就跟我宗爸爸说,说你不是好人,让他另外再帮我挑一个男的,挑一个愿意和我不穿衣服睡觉的男的。”
  
      “那不行!你和我是办了酒的,还有结婚证的。我不同意,你宗爸爸也不能给你另找一个男人。”
  
      “那你现在就过来,跟我去屋里,把衣服给我脱了,然后乖乖的躺下。”
  
      “啥,啥?娇娇,你不要胡来。我,我那马才刷了一半,我继续洗马去了。”祁玉柱撒腿就跑。
  
      余娇娇追不上,就一屁股坐到地上,哇哇大哭。
  
      祁玉柱隔着马儿,想过来,又不敢过来。
  
      林小满突然微微叹了一口气。
  
      “小满,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离余娇娇远点么?”徐卫国突然出现在林小满身后,满脸不悦。
  
      “看戏呢。可惜的是没有瓜子花生小板凳儿。”林小满扭头,笑眯眯地回答道。
  
      徐卫国面无表情地瞪着她,“昨天晚上,你不睡觉,数人家跑多少次茅房。今天你还精神抖擞地看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把我一个人扔在屋里守空房。我觉得你欠个收拾。你是现在跟我走,还是我扛你走?”
  
      “去,去哪儿?”林小满舍不得这场好戏,她感觉后头还需要加点戏才会更精彩。
  
      徐卫国指了指几百米外的一个地方,“王丰收这帐篷睡着不习惯,我要另立门户,打算去那边搭个帐篷。”
  
      “搭帐篷啊,我不会啊。”林小满两手一摊,一脸无奈。
  
      徐卫国直接拉着人就走。
  
      “没要你搭,我搭。”
  
      “你搭,你拉我去干嘛?”
  
      “你看着我搭。”
  
      “那你等一会儿,就一分钟,一分钟嘛……”林小满开始撒娇。
  
      徐卫国停下脚步,嗯了一声,挑眉看着她。
  
      “还剩下五十秒。”
  
      林小满立马屁颠颠地跑到哇哇大哭的余娇娇旁边,快速地说了一句话,然后又乐呵呵地跑了回来,挽了徐卫国的手。
  
      “好了,我们走。”
  
      两人走了几十米远之后,徐卫国才开口问:“为什么要帮余娇娇?”
  
      “顺手呗。我这是在拔钉子。她原来可是肖想你到疯狂来着,虽然现在她不记得了,可难保哪天又起了心思呢?所以我就推她一把,把她推到祁玉柱的火坑里去,把她做成熟饭。
  
      嘿嘿嘿,那样子,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啊。”
  
      “嗯。”
  
      “之前不是在王丰收的帐篷里住得好好的嘛,为什么突然又不习惯了,非得要自己费神费力的搭帐篷?我们在这里又呆不了几天了。”
  
      “我瞧你挺喜欢这里,搭顶帐篷睡几天算几天,走的时候也不用拆,留着我们以后再来住。
  
      王丰收跟我说,他不打算回京城了,要留在这里,在这里安营扎寨,不挪窝了。我们走了之后,他也可以帮我们看着我们的窝。要是在九里屯呆腻味了,我也得空,我们就回这里来住,就当度假了。你不是总叨叨要过骑马踏斜阳,风吹见牛羊的写意人生么?”
  
      “那敢情好,饿了就去找秀秀弄烤羊,渴了就让王丰收去打水的时候顺便帮我们也驮两桶,累了就睡在我们自己的帐篷里,睡不着的时候,还可以和你一起跑出来数牛羊。”林小满一边幻想一边笑,这样的日子,她喜欢。
  
      她笑的时候,一脸满足,眼角弯弯,嘴角眉梢全是幸福的光芒。
  
      徐卫国的心也瞬间被幸福填满。
  
      历时两个小时,属于徐卫国林小满的帐篷终于搭建成功。
  
      徐卫国掀开帘子,自己走了进去,然后又扭头邀请林小满。
  
      “进来,我们来试试这帐篷的床够不够结实。”
  
      林小满转身就跑。
  
      泥煤,大白天的,试什么床结实不结实?
  
      “哎,你思想怎么那么不纯洁?我的意思是,让你进来跳几下,看看床会不会晃动……”
  
      林小满继续跑。
  
      信了你的邪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