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九撩军夫番一百一十八 京城赫赫有名的贺铭章,重回七九撩军夫番118 京城赫赫有名的贺铭章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回七九撩军夫 > 番一百一十八 京城赫赫有名的贺铭章
徐卫国对于见过的人都会过目不忘。
  第二个被刨出来的人是贺胜利。
  那个坏种!
  如果不是当时旁边还有其他人,徐卫国一定伸手弄死他。
  而贺爱民在听说贺胜利还活着之后就一路狂奔而来。
  贺胜利醒后告诉贺爱民,“是一个监狱的守卫一直滴血给我喝我才活了下来。”
  贺爱民把两个人一起送到了隔壁的宝定市进行治疗。
  等到那个割腕滴血救贺胜利一命的人醒来之后,糖山这边的救援工作也已经接近尾声了。
  贺爱民声称要找刘教导员谈谈,让人去传话,那人回来却说刘教导员救援一结束之后就直接带兵回营了。
  贺爱民想到那个刘教导员油盐不进的样子,知道如果自己直接把功劳扣自己身上可能会出事,所以就备了车准备去营部见刘教导员。
  刘教导员没见着,来接待他的人是那天一语道破他企图的年轻男人。
  男人似乎不太爱说话,一路带着贺爱民进了个狭窄的小房间。
  贺爱民各种暗示,对方却不动声色,完全没有表情地看着他。
  看得贺爱民心里有些不悦,也有些毛毛的。
  “我说的这些,你到底同意不同意我是本次救援行动中的级别最高的一个,说是统筹全局的总也不为过。
  你部前来增援,劳苦功高,我自然会为你们请功……
  如果你觉得我说得对,就在这份联同报告上签个字。”
  贺爱民把起草好的汇报递给徐卫国看。
  徐卫国闷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不识字。”
  贺铭章就主动念了一遍,然后又问:“这下听明白了吧”
  “哦,明白了,我们先去三天是增援你们三天后才来的人,对吧”
  贺爱民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发现灾情第一时间上报,然后统筹全局,带领联防的人连夜赶往灾区进行救援,你们第二梯队闻讯也赶来增援,以我的英明领导和行之有效的指挥下,救出了无法生还的民众。”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都说谎”
  “只要你肯在这上面签字,条件你可以尽管提。我就差这一个功绩就能往上窜一级了。”
  “那要是我不签字也不答应呢”
  “那就是跟我贺爱民为敌,跟我为敌的人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我是军人,第一天职是服从,你不是我的直属领导,你的命令我可以不接受。”
  “那你们营长呢”
  “去省城学校进修去了。副营长也去了。”
  “那我给他们打个电话。”
  贺爱民打了个电话出去,不一会儿就让徐卫国过来接,徐卫国听完之后点了点头说服从命令。
  “我不识字也不会写名字……”
  最后,贺爱民抓着徐卫国的手签字。
  徐卫国皱眉直喊:“你把我手捏痛了,好痛!”
  字终于签完了,贺爱民满意而归。
  徐卫国默默地坐了一会儿,刘教导员推门走了进来,把一份纪录放在徐卫国面前。
  徐卫国粗略看了一遍,又修正了几处,这才点了点头。
  贺爱民从糖山驻防部队出来就直接驱车去了宝定一医院。
  贺胜利和那个救了他的男人都住在特护病房。
  贺胜利去的时候,老远就听到了贺胜利的吵闹声音,“谁切了我的蛋……谁允许你们切的”
  “你那里已经被砸破了,切除一边蛋是为了保住局部可用部位的功能性。”
  “那保住了吗根本没反应,我对谁都没反应,你这个庸医,我要杀了你!”
  贺胜利狠狠掐住医生脖子。
  医生憋得满脸通红,不停伸手去打贺胜利,贺胜利却越掐越用力,直接把医生掐得闭过气去了。
  贺爱民走过来,挥退了闲杂人等,又让人把晕过去的医生抬去抢救。
  贺胜利一把抓住贺爱民的手大喊大叫道:“爸,他们切了我的蛋,还没保住我的子孙根,我不行了,爸……我以后该怎么办”
  贺爱民叹了口气,无奈地道:“你被埋在地下三天,那里已经坏死,不切掉的话会持续发炎,最后说不定得连下半身都切了。
  胜利……不是还剩下一点点的吗
  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你妈那儿有的是钱,一定能找到办法的。”
  “真的能找到办法‘爸,你不要哄我。”贺胜利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人,巴巴地望着贺爱民。
  “一定有找到办法的。对了……救你的那个男人还是记不起自己的名字”贺爱民在屋里找了找,没发现那个男人,“他能一直割血喂一个陌生人,还能在地下支撑三天,这毅力不像是普通人。这种人要是能替爸爸做事,可能会是个好帮手。”
  “爸要看上他了,就提拔一下他呗,就当还他救我的情了。”
  “性格坚毅的人不容易收拢,能套牢他们的只有亲情和家人。胜利,你得配合我。
  贺铭章死在废墟中,他的死讯还没来得及公开,监狱里知道贺铭章的人都死了……“
  “爸,你什么意思你想让他成为贺铭章”
  “是,这事可操作性很大。他十几年没回过京城了,认识他的人也不多我,我们说他是贺铭章,他就是贺铭章。”“如果他成了我的儿子,他一定会巴心巴肝替我们贺家效力的。胜利,你也要一口咬死他是你哥,你俩兄弟关系很好,所以危急关头,他才会愿意割腕喂血救你……”
  “好吧,爸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于是,新的贺铭章就诞生了。
  一个忘记了自己姓名和家人的男人,被冠上了贺家大儿子的身份,被贺爱民带回了京城。
  在此之前,为了怕男人日后娶妻生子,会有了别的牵挂。
  贺爱民让医生给男人做了绝育手术,并给他安排了一个假妻子和假儿子。
  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假的大儿子,有一天会青出于蓝胜于蓝……
  成为京城赫赫有名的,最年轻的一个高官部长!
  而救援报告没能给贺爱民的权利加冕成功,反而让他直接被勒令退了下来。
  罪名是:胁迫部队军官篡改救援事实,贪功冒领,影响恶劣……
  贺爱民退下来的那一天,沿着原来工作的监察部转了数十圈,怒不可遏地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史里跌,别让我再见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