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缔造者第 320 集:你真以为你赢定了,小子?,豪门缔造者第 320 集:你真以为你赢定了,小子?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豪门缔造者 > 第 320 集:你真以为你赢定了,小子?

第 320 集:你真以为你赢定了,小子?

    “我的上帝啊,克拉默又进步了?”
  
      “偶的神啊,这成绩是真的吗?法克法克法克,这可不是气手枪,我的上帝,克拉默这是要疯么?”
  
      “老婆,快出来啊,快来看枪神啊!”
  
      “嘶!老子终于见到枪神是什么样的了,克拉默果然牛皮,果然不愧是【麦克枪社】的顶级射手,牛!”
  
      “嘶,这尼玛是假的吧,这家伙开挂了?这么厉害?”
  
      “我的上帝,这简直就是一枪在手,天下我有啊!难怪克拉默在赛前信心那么充足,果然厉害!”
  
      “哇哦,他好帅哦,太厉害勒呢!人家都快要被他给迷死勒呐!”
  
      此起彼伏的惊叹声是接连响起,现场的人都是被克拉默的这一手惊人的枪法所震惊,他们看着克拉默的眼神全是难以置信和惊叹,更多的则是崇拜。
  
      克拉默真的是太厉害了,简直就是枪神!
  
      看着周围崇拜的眼神,克拉默的嘴角微微上扬,一脸臭.屁得像是掌控全世界的样子。
  
      克拉默心中是无比的得意与骄傲,老子就是这么厉害,怎么了?
  
      克拉默转头看了一眼钟诚,那双目中全是蔑视,心中道:“该死的疯子,你小子死定了!”
  
      随着克拉默的眼神,全场所有人也是看向了钟诚。
  
      看着钟诚的样子,现场的人都是不住地狱鳌头,他认为钟诚是完蛋了,根本就没有再进行比试的必要了,钟诚已经输了。
  
      “嘿嘿!这家伙怕是不敢上场了吧,他怕是被克拉默的成绩给吓死了,哈哈!”
  
      “嘁!就这不会玩枪的垃圾也想和克拉默比枪法,简直就是找死。”
  
      “哼!真没有见过这么自大嚣张的垃圾,就他那吊样还想和克拉默克神比试,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垃圾!”
  
      “哈哈哈!看见没有,现在那小子是快被吓尿了,都不敢摸枪了,哈哈!”
  
      “我看啊,这家伙怕是被克神的战绩给吓傻了吧,垃圾!”
  
      “就这垃圾,根本就用不着克神,老子上去就能够轻松将他解决掉,还在这里跟老子装,真是尼玛个大傻逼!”
  
      “老子刚刚看见了,这家伙玩过枪,十几发子弹竟然没有一枪上靶的,这家伙竟然还敢和克神来比枪法,简直是笑死老子了,哈哈哈!”
  
      全场的人都是讽刺嘲笑着钟诚,那看着钟诚的眼神要多难怪有多难看。
  
      听到这些话,克拉默是非常的爽,仿佛他的灵魂都飞上天了一样,激动得不行。他看着钟诚的眼神更加的轻蔑,那就像是国王看着乞丐的眼神。
  
      “哼,该死的垃圾,你塔玛的输定了。等着跪下给老子舔脚丫子吧!”克拉默神气十足地盯着钟诚,心中想到。
  
      听到周围人辛辣的讽刺和嘲笑,克里斯汀娜是非常担忧地看着钟诚。
  
      克里斯汀娜倒不是担忧钟诚输掉了,她就要倍受克拉默的骚然。她是怕钟诚受到委屈,为了自而让钟诚受委屈,她做不到。
  
      克里斯汀娜立即温柔地劝说着:“钟诚,要不我们就算了吧,别比了!老娘跟随,老娘自己说了算!”
  
      克拉默看着克里斯汀娜的表情,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心中的嫉妒之火更甚,都快要燎乱他的整个身体。
  
      该死的疯子洛亚,该死的克里斯汀娜,你们俩个狗男女老子不会放过你们的。还有你该死的克里斯汀娜,就算得不到你的心,你的身体也只能够属于老子一个人,只能够被老子一个人骑,只能被老子一个人玩弄。
  
      克拉默双目微眯,乜视着钟诚,说道:“怎么?你小子不敢比了,害怕了?想要反悔?”
  
      克拉默此时仿佛有点疯魔的是状态了。
  
      黑人老板看着克拉默的行为,他的心都在打颤:“我的乖乖,这毛头小子竟然如此撩拨这位,你丫的脑壳里装得全是屎吗?”
  
      钟诚身边的保镖是恶狠狠地等着克拉默,双目都是在喷火。
  
      朱丽娅·奥利维拉更是如此,一双大眼睛是瞪得如铜铃般大,恶狠狠地等着克拉默,一双玉手是紧紧地攥成了小粉拳,如一头发怒的小母狮一般瞪着克拉默,恨不得一巴掌将克拉默给拍死。
  
      眼见钟诚被这么多人给护在身后,克拉默是极其轻蔑地说道:“看来你是真不敢比了啊,嘁,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老子和你比枪法简直是辱没了老子的身份。”
  
      钟诚是冷冰冰地盯着眼前这个骄傲到极致的家伙,冷冷地说道:“你真以为你赢定了吗?”
  
      克拉默立即转头瞪着钟诚,讥笑道:“没有本事就不要瞎逼逼,有本事就出来一战,不要躲在女人的迷你裙下!”
  
      “就是就是!尼玛的个哔,不敢出来比,就不要装逼,老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垃圾了。”
  
      “呵呵,老子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住不要脸了!”
  
      “卧槽,真没有想到这个疯子这么怂啊!老子的眼瞎了,哈哈!”
  
      “嘁!尼玛的,都这逼样了,还向着装逼,说大话呢。这也真是没谁了,果然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垃圾!”
  
      “哥哥,我服你了行不行。尼玛这不要脸的架势还真的是天下少见啊,牛气了,老子真服了!”
  
      “靠,什么玩意儿,就这样了,还装逼。滚你丫的吧,垃圾!”
  
      “嘁!这种垃圾竟然也敢活在世界上,老子今天真的是服了,彻底服了,牛气!”
  
      周围的人是纷纷奚落讽刺羞辱着钟诚,一个个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克里斯汀娜和朱丽娅·奥利维拉等人是非常的生气,一双大眼睛是狠狠地瞪着这群该死的好事者。她们是非常的生气,脸色是非常的难看,此时,她们就像是两头护犊子的母狮子。
  
      克拉默看到这里心中的怒火更甚,更加的嫉妒。
  
      克拉默双目冷冰冰地等着钟诚,说道:“呵呵,如果你真是说说大话的话,那我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你丫的是弃权自动认输了!从今天开始,你塔玛的给老子离克里斯汀娜远一点,克里斯汀娜是老子的女人!”
  
      说完,克拉默这家伙直接向前踏出两步,来到克里斯汀娜的身边,就要伸手将克里斯汀娜给拉走。
  
      钟诚立即站了出来,挡在了克拉默的身前。
  
      钟诚的一双眼睛是紧紧地盯着克拉默,目光中都是冰冷的寒意,瞬间让克拉默从头到脚都冰封了,克拉默的双腿都不由自主地打颤。
  
      危险,眼前这该死的家伙太危险了。
  
      但是,克拉默强忍住摔倒的冲动,他是硬挺着,双目狠狠地等着钟诚。瞪大着双眼,爆喝着:“你吓不倒我,你现在已经输了,老子是胜利者!”
  
      钟诚是嗤笑一声说道:“老子都还没有开枪,你就赢了?小子,既然想找死的话,老子成全你!”
  
      克拉默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在克拉默看来,钟诚这家伙就是外强中干,现在还在这里装呢,真尼玛笑死老子,这个该死的垃圾。
  
      现场的观众们也是纷纷嗤笑起来,讽刺着钟诚。
  
      钟诚没有理会这些嘲笑声,他是冷着一张脸,静静地盯着克拉默,冷冷地树说道:“你就等着给老子跪地磕头认错吧!”
  
      说完,钟诚不在理会克拉默,缓缓地向着射击位走去。
  
      从克里斯汀娜的身前经过的时候,钟诚的右手一拂,克里斯汀娜腰间的黄金沙.漠之鹰就突然出现在了钟诚的手中。
  
      现场所有人都是一怔,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手枪竟然出现在了钟诚的手中。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那拿到是在变魔术吗?
  
      克拉默则是没有被这些雕虫小技给吓到,他依旧是轻蔑地盯着钟诚,在他看来钟诚这家伙现在就是在硬撑,这家伙输定了。
  
      克拉默双手抱胸,乜视着钟诚,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既然你要自取其辱,那你就去丢人去吧。从今天来,克里斯汀娜就是老子的女人了!
  
      全场所有人都盯着钟诚,不过绝大数人都是轻蔑地盯着钟诚,都是在等待着看钟诚的想法,在他们看来,钟诚是输定了。
  
      克里斯汀娜和朱丽娅·奥利维拉等人是非常的担忧,双目紧紧地盯着钟诚。
  
      来到3号射击位之后,钟诚随意地抬起了枪口对着五十米外的固定靶,看上去动作是非常的蹩脚,根本就不想是一个经常玩枪的人。看到这里,现场的观众们纷纷嗤笑起来。
  
      “尼玛,就这水平也敢跟克神笔枪法,笑死老子了,这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哈哈哈,就是就是,这个垃圾还装逼,简直笑死老了!”
  
      克拉默也是一脸轻蔑地盯着钟诚,心中冷笑着:“你塔玛的去丢人现眼去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钟诚突然转头看向了克拉默,克拉默微微一震。
  
      就在此时,钟诚的右手食指微微一扣,嘣嘣嘣嘣嘣连续的枪声响起,所有人都是一震。我的天,这个该死的装逼犯竟然不看枪靶盲射,这尼玛是来搞笑的吧?
  
      难道这家伙知道自己输定了,才来这么一套,为自己的失手开脱?
  
      卧槽,这该死的疯子竟然还有这心机,真是尼玛的垃圾啊!
  
      克拉默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脸上是更多的不屑。他直接是将目光转移向了克里斯汀娜,根本就不在关注钟诚了。他绝的胜负一分,疯子洛亚已经彻底完败了。
  
      现在克里斯汀娜就是他克拉默的女人了,克拉默用自以为灿烂的笑容盯着克里斯汀娜,仿佛是再说:“你是逃不出老子的手心的,今天晚上,老子就将你蹂躏了!”
  
      克里斯汀娜的双目是极其担忧地盯着钟诚,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了克拉默的眼神。她全身心都在钟诚担忧,身体都在颤抖着。
  
      此时,现场的人都在嗤笑着钟诚,这尼玛就是一个逗比。
  
      可是,现场的电子报靶器里突然爆出来的声音是让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