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缔造者第 321 集:你跪不跪我和无关,豪门缔造者第 321 集:你跪不跪我和无关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豪门缔造者 > 第 321 集:你跪不跪我和无关

第 321 集:你跪不跪我和无关

    “这尼玛真是一个疯子,一个垃圾,一个逗比,竟然盲射,你真是牛逼大发了。你是不是觉得你输得很遗憾啊,你而已仅仅是盲射输给了克拉默。如果你是睁着眼瞄准射,你是不是要说你就能够赢过克神了,哈哈哈!”
  
      “嘁!幼稚!用这样的手段就能够挽回你的形象了吗?我呸,这会让你的形象更加的差劲,傻逼!”
  
      “尼玛和这垃圾比枪法,真的是辱没了克神的身份!”
  
      “垃圾,简直就是渣渣,傻逼!”
  
      全场都是疯狂讥讽嘲笑钟诚的声音,他们看着钟诚就像是看着本世界最大的笑话一样。
  
      而克拉默更是根本就没有看向钟诚,好像钟诚进入他的视线仿佛是污秽了他的双眼一样。
  
      克拉默是冷笑着盯着克里斯汀娜,仿佛是看着待宰的羔羊一样。
  
      克里斯汀娜的双目是紧紧地盯着钟诚,心里坚定地说着:“即便是你输了,我也不会让那该死的克拉默得逞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现场的电子报靶器的声音立即连续地响起:“10.2环,10.1环,10.5环,10.0环……”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现场所有人的面目错愕,一副见到鬼的表情。
  
      现场所有人都瞪大的双目,长大嘴巴,难以置信地瞪着对方,心中疯狂地咆哮着:“我的上帝啊,你确信你没有玩我们?这是真的?卧槽,真的见鬼了!”
  
      还有人在心里疯狂地咆哮着:“卧槽,这是极其出现问题了吧?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现场的人都惊呆了,双目中满是不可思议。
  
      克拉默更是目瞪口呆,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他就好像听到了有人说他自己是女人一样的表情。
  
      荒谬!
  
      这绝对不是真的,这尼玛倒地谁在和老子开玩笑?
  
      克拉默不住地摇头,他是一点都不相信这成绩是真的,疯子洛亚这家伙绝对是作弊了,机器绝对是出问题了。
  
      克拉默立即转头,恶狠狠地等着钟诚,心中满是愤怒。
  
      克里斯汀娜听到这声音,整个人就好像是灵魂出窍了一样,现在这个这整个身体都属于他的了一样。
  
      难以置信,真的是太难以置信了!
  
      克里斯汀娜是见到了钟诚打.手枪的,最初钟诚开的拿几枪可是一枪都没有上榜啊,怎么这一下,这成绩就提高了这么多呢?
  
      克里斯汀娜是觉得难以置信。
  
      还有一个人同样觉得是难以置信,那就是此间主人黑人老板,这家伙刚刚是一直跟在钟诚的身边的,他也是看到了钟诚打.手枪的。虽然之前用的是老掉牙的毛瑟手枪,但是也不至于打成那个样子啊?
  
      这真的是太出人意料了,黑人老板是觉得不可能。
  
      黑人老板立即向前冲了出去,来到射击位附近,瞪大着双眼看着。
  
      电子报靶器还在继续报靶:“10.0环,10.9环,10.9环,10.1环,10.3环,10.1环,10.5环!”
  
      开枪的途中,钟诚的双目一直紧紧地盯着身后的克拉默,根本就没有看过枪靶。从开枪到结束,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盲射!
  
      震惊,全场的人都给震懵逼了!
  
      这个疯子竟然真的从头到尾都选择了盲射,而且这成绩还如此的惊人。现场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脑袋当机了,他们看到的这一切绝对不是真的!
  
      现场发生的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太梦幻了!所有人都是哑口无言,目瞪口呆地盯着钟诚,都是那一副见到鬼一样的表情。
  
      克拉默则是直接跳了疯狂地咆哮着:“不不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是假的,作弊了,你们一定作弊了!”
  
      尼玛这成绩也太假了,什么10.9环都出现了,而且还是两次,而且每一枪都是10环以上,没有一枪是10环以下的,这尼玛不瞎扯淡么!
  
      这不是气手枪,而且还是塔玛的盲射!
  
      卧槽尼姥姥,这没有作弊老子跟你信!
  
      克拉默的心都快要爆炸了,他是非常的愤怒,就像是一头暴怒的猛兽一样,疯狂地咆哮着。
  
      同时,克拉默的双目是恶狠狠地瞪着钟诚,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钟诚是冷冽地一笑,收回了金色的沙.漠之鹰,乜视着克拉默,淡淡地说道:“刚刚你小子急于找死,现在怎么了?承担不起后果了?装逼装大发了?”
  
      钟诚那轻蔑的表情是深深地刺痛了克拉默,克拉默心都碎了。
  
      “不!老子没有输!我不可能输!你一定是作弊了,绝对作弊了!”克拉默恶狠狠地盯着钟诚,呵斥道。
  
      “老子见过你打.手枪,你的枪法非常的烂,你根本就不可能打中,你就是作弊了,你这这家俱乐部一起合伙骗老子!”克拉默暴怒地说道。
  
      场边的人听到克拉默这么说,也是纷纷点头,这绝对是作弊。
  
      不然,这该死的疯子怎么你能够打出这么变态的成绩来。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钟诚这家伙竟然还是盲射,盲射啊,我的天啦。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此时,黑人老板是听不下去了,他是黑着一张脸走了上来,恶狠狠地瞪着克拉默咆哮着:“你塔玛的有什么证据诬陷老子,从比赛一开始就是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挑起的,你塔玛的是临时起意,老子们就算是要一起作弊,也没有那个时间和机会!”
  
      黑人老板狠狠地等着克拉默,说道:“以前还真以为你克拉默是一个人物,没有想到你塔玛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废材,竟然是一个输不起的垃圾!”
  
      听到黑人老板的话,克拉默的脸色黑如锅底。
  
      周围的人听着黑人老板的话,也是纷纷点头。
  
      这黑人老板说得不错,从最开始起就是克拉默一个人在主动挑起事端,人家怎么去准备?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克拉默决定的,人家怎么去提前准备?
  
      众人看着克拉默的眼神是有些不对了,甚至还有人嗤笑着克拉默。
  
      克拉默的脸色铁青,非常的难看,他立即咆哮着:“即便你们不作弊,那也是这电子报靶器出现问题了,这个东西坏了,这疯子绝对打不出这么变态的成绩的,绝对!”
  
      观众们都是纷纷一愣,这还真有这种可能呢!
  
      众人纷纷看向了黑人老板,黑人老板冷哼一声说道:“不会出这种问题的,不过我也知道你们不会相应,我们把靶子拉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黑人老板示意工作人员将钟诚的靶位上的靶子给调回来。
  
      钟诚则是冷眼看着这一切,似乎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钟诚这一副态度则是让周围的人们心中一怔,难道这报靶器真没有什么问题?不然的话这家伙为什么会这么坦然?
  
      看着钟诚的表情,克拉默的心是沉入谷底了,甚至是有些慌乱了。
  
      难道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是在扮猪吃老虎?这一开始就是这家伙设下的一个圈套?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的,老子也不可能会输。
  
      克里斯汀娜此时则是一双妙目紧紧地盯着钟诚,眼中满是崇拜。
  
      真没有想到钟诚竟然会有这么好的枪法,而且这还是盲射呢,钟诚真的是太厉害了。
  
      克里斯汀娜的双目中就差全是桃星星了。
  
      这个时候,靶位上的靶子是直接被通过导轨是来到了射击位前,黑人老板立即走了上去,将靶子给取了下来,向众人展示。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那靶子上,顿时现场所有人都是一震。
  
      克拉默的脸色瞬间苍白,那枪靶子上的成绩和电子报靶器爆出来的成绩是一模一样,也就是着钟诚的成绩是真实有效的。
  
      克拉默是眼前一黑,差点没有昏过去!
  
      “我的天啦,这疯子真的这么厉害?”
  
      “卧槽,这家伙的枪法碉堡了啊,简直堪称【麦克枪社】的枪王啊!这盲射都如此犀利,这要是不盲射,那成绩还不得上天?人才,超级人才啊!”
  
      “呵呵,克拉默这下是提到铁板上去了吧!哼,这家伙平时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这下是翻船了吧,活该!”
  
      “骄傲的自大狂终于受到了惩罚,活该!”
  
      “啊!这疯子真的是太厉害,简直是完全碾压克拉默啊,他真是太厉害了。克拉默给他提鞋都不配啊!”
  
      克拉默瞬间又遭遇一顿暴击,差点没弄出内伤来。
  
      克拉默双目恶狠狠地等着钟诚,一副嗜血的样子:“都是这该死的疯子,都是他让老子出这么大的丑,他该死!”
  
      克拉默的眼睛里都快爬满血丝了。
  
      钟诚则是淡淡一笑,直接说道:“怎么样,小伙子,现在是不是该旅行你的赌约了呢?”
  
      现场所有人都是一震,他们真没有想到这疯子竟然真敢要克拉默实践赌约,难道这家伙不知道克拉默究竟是谁吗?
  
      克拉默是抬着头,双目恶狠狠地等着钟诚,双目都快喷火了。
  
      此时,黑人老板是立即走了过来,向着钟诚尴尬地笑道:“洛亚先生,我看着还是算了吧,毕竟克拉默还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他这是和你闹着玩呢!”
  
      克里斯汀娜也是上前来,劝说着钟诚。
  
      克拉默则是一脸轻蔑地盯着钟诚,仿佛是在,你塔玛的赢了又怎么样了?你塔玛的也不敢将我怎么样?
  
      钟诚嗤笑一声说道:“原来比利斯顿家族都是这德行啊,我算是见识了!”
  
      黑人老板的眉头紧皱,钟诚这家伙还真不打算放过克拉默啊。周围的人也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这都牵扯上整个家族了啊,看来这疯子是要克拉默不死不休啊。
  
      克拉默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双目冰冷地盯着钟诚,一字第一顿地说道:“你-真-敢-要-老-子-跪-下?”
  
      钟诚嗤笑一声说道:“你跪不跪和我无关,和你们家族的行事作风有关!”
  
      克拉默顿时抬头狠狠地瞪着钟诚,如一头暴怒的狮子。而钟诚则是岿然不动,依旧轻蔑地盯着克拉默。
  
      克拉默心中沉吟了好一阵,他的双拳紧握着指甲都插入手掌里,渗出了一丝血红的血液。
  
      好一会儿,克拉默冷着脸,在钟诚的面前跪了下来,冷冷地说道:“我错了!”
  
      说完,克拉默立即起身,用一双血红的眼神狠狠盯着钟诚。然拂袖而去,现场是一片死寂!
  
      看着克拉默远去的背影,钟诚是微微皱眉:“咬人的狗不叫,看来以后有得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