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缔造者第 077 集:真乃福兮祸之所伏,豪门缔造者第 77 集:真乃福兮祸之所伏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豪门缔造者 > 第 077 集:真乃福兮祸之所伏

第 077 集:真乃福兮祸之所伏

    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的主场是一片混乱,双方的球迷们都是扯开了嗓子,疯狂地呼喊着,那声音都快要将这球场给掀翻一个个了。
  
      此时,谢菲尔德星期三队人是非常的紧张,无比的紧张。
  
      VIP包厢里,克拉默是上蹿下跳,嘴里疯狂地咒骂:“我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你哔哔哔的敢判罚点球,我哔哔哔死你!垃圾主裁判,你哔哔哔的就等着自己给自己收尸吧!哔哔哔哔的……”
  
      疯子,十足的疯子。
  
      此时,包厢里的工作人员和保镖们纷纷在心里惊呼着:“卧槽,洛亚那个疯子的称号真的是白瞎了,眼前这位才是尼玛的真正的疯子啊!”
  
      克拉默双目死气沉沉地瞪着钟诚,双目都快要喷火了,
  
      这一场比赛的进程还真的是让克拉默心里充满着无尽的愤怒。
  
      这该死的上帝,先是将他克拉默给捧上了天,享受漫步云端俯瞰众生,让钟诚匍伏在他脚下的那场畅意无限的畅快感和身临巅峰的虚荣感……
  
      可是,现在这该死的上帝又狠狠地将他从云端给给摔了下来,狠狠地摔向了大理石地板,而且还是脸先着地的。这打脸,光想一想就觉得肉疼,嘴抽搐!
  
      我的妈啊,这到底是多大的仇恨啊,你要这么折磨老子?
  
      克拉默的双目都快要赤红了,此时他仿佛觉得全世界都在排斥他,都在陷害他,都在与他为敌。该死,这个世界都该死,统统该死!
  
      不不不不,你是赢不了,该死的疯子洛亚你是赢不了我的。该死的上帝老儿,你也是玩不过我的,我才是这个世界的王者。老子有钱,老子有花不完的钱,老子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是这个世界的上帝!
  
      疯子洛亚,你塔玛的去死吧,你丫的死定了!
  
      克拉默心中仿佛住着一个魔鬼,在他的身体里四溢地张牙舞爪,仿佛是冲破他身体的束缚,跳出来,主宰一切,和全世界为敌。
  
      而现实中,克拉默则是依旧在疯狂地神经质的大笑。好像除了大笑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还是挺正常的,没有什么竭斯底里的叫嚣,更没有什么张牙舞爪地发疯。
  
      表面平静,内心却波涛汹涌。
  
      克拉默这家伙似乎还真有点精神分裂一样,浑身上下都冒着寒气,让人不敢接近。
  
      而此时,球场内,主裁判是毫不犹豫地将手指向了点球点,非常坚定。
  
      “哇哦,点球,主裁判判罚给了利兹联队的一个点球。这是利兹联队绝佳的扳平比分的机会啊,看来谢菲尔德星期三人的美梦到这里就要醒了。不知道这一次走上来的会是谁呢,谁来主发?”BBC的解说员马克·劳伦森立即说道。
  
      “特维斯这一次的进攻非常的不错,这小技术用得可以,果然是来自阿根廷的球员,脚下技术还是很不错的。不过,作为一个前锋,特维斯还是应该尽快地打开自己的进球账簿才行啊,不然他的压力就大了,洛亚的压力也跟着大起来了!”埃迪·格雷还是有些担忧地说道。
  
      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的球迷们是非常的不满意这个判罚,用无尽的嘘声狂嘘着主裁判,咒骂利兹联人就是强盗,就是小偷,抢走了偷走了他们的三分,该死的利兹联佬,该死的疯子洛亚。
  
      点球,利兹联队是获得了点球。
  
      罗杰斯非常的激动,直接冲到了钟诚的身边,激动地咆哮着:“老板,我们的机会来了,我们要扳平比分了,我们要吹响反攻的号角了!”
  
      替补席上,所有利兹联人都是激动地跳了起来,双目紧紧地盯着球场内。
  
      这球究竟由谁来主发呢?
  
      以往利兹联队的点球是由头号射手亨特拉尔来主发,但是亨特拉尔已经走了,这点球由谁来主发呢?究竟是里贝里还是莫德里奇呢?
  
      利兹联队的球员们在商量着,这球由谁来主发。
  
      “我们来看慢动作回放,这球确实是有点难判断,这犯规究竟是在禁区里还是在禁区外,当时的特维斯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有些看不清。诶,这次的慢动作不错,好像是能够看出来了!”马克·劳伦森立即说道。
  
      埃迪·格雷也是说道:“是的,这动作还真的是不好看呢。看不明白,太快了。诶对啊,这个角度看得清楚,偶偶偶,好像是在禁区里,又像是在禁区线上,不过特维斯是摔倒了禁区里,这个球主裁判判罚点球也是说得过去的。当然他不判罚点球,只判罚一个禁区线上的直接任意球也是说得过去的。不过在当时那么快速的情况下,这球判罚点球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马克·劳伦森也是点头附和着:“是的,这球判罚点球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电视机前的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的球迷们是非常不满意这两个解说员的说法,这球就应该是大禁区线上的任意球,而不是什么狗屁点球。这该的主裁判就是收钱了,黑哨!
  
      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的球迷们是疯狂地咆哮着,咒骂着本场比赛的主裁判。但是主裁判依旧不为所动,非常坚信自己的判断。
  
      此时,莫德里奇是抱着足球,走向了——特维斯!
  
      是的,莫德里奇并没有走向点球点,而是来到了特维斯的身前。
  
      莫德里奇知道最近特维斯的压力非常的巨大,同时连带着钟诚也是受到了非常凶猛的质疑。这是莫德里奇不愿意看见的,这些媒体记者们谁都可以质疑,就是不能够质疑钟诚。
  
      钟诚在莫德里奇的心中是有着很崇高的地位的,是容不得这些该死的人去编排的。他是希望尽快洗刷掉那些该死的垃圾媒体记者们强行泼在钟诚身上的脏水,狠狠地打那些质疑者的脸。
  
      莫德里奇非常严肃地说道:“卡洛斯,这球还是你来主发吧,这点球毕竟是你自己创造的!”
  
      说句实话,特维斯是很想自己来主发这个点球的。因为他现在非常需要进球,而这个机器牛正好合适。更主要的是这点球是他自己创造的,而不是从别人哪里讨要来的。
  
      这个点球自己上去主发没有任何的问题。
  
      不过,他刚刚来到利兹联队,根本没有什么地位。所以他刚刚才没有上去抢这个点球。但是现在莫德里奇亲自将这个点球送给他来主发了,特维斯是没有任何推迟。
  
      特维斯接过了足球,说了一句:“谢谢!”
  
      莫德里奇微微摇头说道:“不,这些都是你创造的,理应由你来主发!”
  
      特维斯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直接转身,抱着足球走向了点球点。
  
      “哇哦!特维斯,最终走向点球点的是特维斯,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不过,这个球给特维斯是没有什么问题,一来这点球本来就是特维斯创造的,二来嘛,现在特维斯是真的需要一个进球来重树信心在,这个点球无疑是最佳的机会!”埃迪·格雷如此解说着。
  
      现场利兹联队的球迷们都是将掌声送给了特维斯,给特维斯加油鼓劲。
  
      VIP包厢里,几个小家伙眼见着特维斯走向了点球点,他们立即兴奋地尖叫起来:“特维斯踢爆谢菲尔德星期三人的球门,干死谢菲尔德星期三人,我们需要进球,我们要赢!”
  
      特维斯是静静地抱着足球,来到了点球点前,他先是抬头看了一眼斯科特伦伯格。顿时接受到了斯特克伦伯格的挑衅,特维斯是微微一笑,没有放在心上,他是立即俯身下去,细心地摆弄着足球,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斯特克伦伯格双目紧紧地盯着特维斯,他的眼神非常的笃定,就是想要用气势震慑住特维斯。可是特维斯鸟都没有鸟他,这是让他有些尴尬。
  
      就在此时,主裁判吹响了发球的哨音。
  
      斯特克伦伯格心中一紧,该死的主裁判,他竟然打乱了自己的节奏。斯科特伦伯格心中有些慌,此时特维斯已经加速助跑了。
  
      我的天啦,究竟是左边还是右边?左还是右?我的天啦,来不及了。算了,拼了!斯科特伦伯格瞬间弹射出去,飞扑向了球门的右下角。
  
      现场所有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的球迷们都绝望地闭上了双眼,因为足球是急速地飞向了球门的左侧。
  
      斯特克伦伯格完全是扑错了方向,这球完蛋了。
  
      斯特克伦伯格的双目也是一暗,心情非常的糟糕,同时心里是恨死了这该死的主裁判,这家伙突如其来吹响了发球的哨子,打乱了他的节奏,否则这球他是有信心扑出去的。
  
      该死!真他娘的该死!
  
      VIP包厢里的克拉默整张脸都绿了,直接侧身将蛇鞭桌子上的一瓶82年的拉菲猛然拽了起来,狠狠地砸向了地面,咔嚓,碎一地!
  
      卧槽你……
  
      铛!
  
      一声钢响,足球狠狠地击中了球门左侧的门柱外侧,直接弹出了底线。
  
      特维斯要的角度太刁钻了,足球直接打了球门的立柱上。本来这球特维斯已经成功骗过了斯特克伦伯格,只要保险地将足球打在球门的范围内这球就必进无疑了。可是特维斯要的角度还是这么的刁钻,从这里就能够看得出来,特维斯心里还是非常的紧张的。
  
      “啊!我的天啦,这球特维斯竟然没有把握住机会,他将足球打在了球门的立柱上,球没有进。我去,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埃迪·格雷此时都是有些发懵的,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嘎嘎嘎嘎嘎嘎!”VIP包厢里,刚刚还愤怒到极致的克拉默瞬间是大笑起来,神经质般地大笑,那声音急促无比,非常的响亮。
  
      “嘎嘎嘎嘎嘎嘎!老天都在帮我,我看你拿什么来和我斗。该死的疯子洛亚,你塔玛的死定了,嘎嘎嘎嘎!”克拉默又开始了。
  
      禁区里,特维斯是一脸懵逼,双手叉腰,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
  
      在这个时候,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这球怎么能够不进?这球怎么就没有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