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缔造者第 405 集:人如其名,卞玉清!,豪门缔造者第 405 集:人如其名,卞玉清!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豪门缔造者 > 第 405 集:人如其名,卞玉清!

第 405 集:人如其名,卞玉清!

    蕊金光而绝色,藕冰坼而玉清!
  
      看着眼前的卞玉清,钟诚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两句话!
  
      是的,脑海里突然迸出了这两句话!
  
      无缘无故的!
  
      好像这两句话就是专门为眼前这女人而存在的!
  
      其实,这两句话并非是形容人的,而是形容一种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
  
      此两句话出自南北朝事情中南朝人江淹的《莲花赋》。
  
      《莲花赋》或者江淹或许听说过的人很少,但是,提起“江郎才尽”大家应该会很熟悉!
  
      是的,江郎才尽里的“江郎”就是这位江淹!
  
      江淹,字文通,南朝著名政治学家、文学家、散文家,历仕宋、齐、梁三朝!
  
      江淹幼时家贫,但是少年天才,六岁就能够写诗,文采斐然,词汇华丽,写得一手景秀文章。他所做的《别赋》、《恨赋》乃是巅峰,彰显他的横溢才华,此两文被称之为千古奇文。
  
      不过人到中年之后,江淹就突然封笔,不再写文。后偶有人问,江淹回曰:“才思尽矣!”
  
      而后就流传出了这江郎才尽的典故!
  
      当然,也有流传别的版本。
  
      流传最为广的一个版本就是:
  
      『偶有一日,江淹在园中凉亭午睡入梦,在梦中遇到一位名叫郭璞的人。郭璞像他索笔,言道:“我有一支笔放在你这里很久了,你是不是应该胡还我了?”
  
      江淹顺势将伸手入怀,怀中果然有笔一支。
  
      江淹立即将笔淘出来,一看竟然是一支五彩神笔。而后,他就顺势将这支笔还给了郭璞。
  
      谁知一觉醒来,这为才高八斗的天才文学家竟然文思全无,再也写不出黄团锦簇的景秀文章了。』
  
      就此,江郎才尽的典故就流传下来了。
  
      其实,江郎才尽这个典故是值得商榷的!
  
      是的,到了中年之后江淹是很少在写文和作赋,但是这并非他的文思全无了,而是他将更多的精力投放到了乱世求生存中去了,投放到官场中去了。
  
      江淹就是靠着他的景秀文章打开了他的仕途,进入仕途之后,年少丧父家贫,曾经采薪救母的江淹全力投入到官场之中,后至封侯而亡!
  
      江淹的文章确实写得非常的好,非常的惊人,而这《莲花赋》也不算他有名的作品,但是文采斐然,辞藻华丽,是一篇非常华丽的赋!
  
      而这两句的前后文更是将莲花的形意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几句赋文是:
  
      『方翠羽而结叶,比碧石而为茎。蕊金光而绝色,藕冰坼而玉清。载红莲以吐秀,披绛华以舒英。』
  
      看着卞玉清这人,再听其名为玉清,钟诚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就冒出了这几句赋文。眼前这卞玉清真是人如其名,高洁宛如以一朵盛世的莲花。
  
      听着眼前这位冰清玉洁的美女的称赞,钟诚微微摇头说道:“云清小姐谬赞了,钟某人只是偶尔看了两本书,比不了了您的父亲!”
  
      卞玉清妙目一亮,精光熠熠!
  
      卞玉清有些惊异地说道:“钟诚先生为什么会这样说呢?你见过我的父亲?”
  
      钟诚微微摇头,说道:“在下并未见过玉清小姐的父亲!”
  
      卞玉清就更加的疑惑了,疑问道:“那您为何说出不如家父的话呢?”
  
      钟诚呵呵一笑道:“能够给玉清小姐取这么有内涵的名字的人,肯定是一位当代大儒。您的父亲自然是非常的厉害,钟某人也之后甘拜下风啊!”
  
      卞玉清微微一愣,然后莞尔一笑,说道:“你就这么确定我的名字是家父所取,而非别人?”
  
      钟诚说道:“你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卞玉清给了钟诚一对卫生眼,她真没有想到钟诚竟然会这样回答。不过她是莞尔一笑,也算是钟诚机智,回答得可谓滴水不漏啊。
  
      这两人聊得挺开心,倒是身边的一行人看得是云里雾里的。
  
      此前,这两人说今天是两人第二次见面。但是,看两人聊得如此投机如此投入开心,大家还真不相信这两人是第二次见面,这两人应该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吧!
  
      此时,朱丽娅·奥利维拉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
  
      钟诚和卞玉清两人后面则是用中文在谈话,两人聊得是非常的开心,非常的投入,两人那旁若无人的样子看上去是非常的亲近亲密,让朱丽娅·奥利维拉都以为这两人莫不是有什么超出友谊之外的感情?
  
      现在钟诚身边就围着伊莎贝拉·乔治和克里斯汀娜两个大美女,现在再涌入一个莉娜,她朱丽娅·奥利维拉以后怎么办?
  
      而且这个莉娜还是个东方人,和钟诚有着同样的祖先,留着相同的血脉,更主要的是说着同样的语言,接受了相同的教育,有着说不完的话题,这两人看上去更像是天作之合的一对儿啊!
  
      是的,此时朱丽娅·奥利维拉是有些吃醋了!
  
      钟诚现在的状态她可是很少见过,即便是在克里斯汀娜以及伊莎贝拉·乔治身前,钟诚也是没有展现出过这一面来。看来钟诚对眼前这位亚洲美女是非常非常的欣赏,甚至也有爱慕吧!
  
      所以此时,朱丽娅·奥利维拉盯着卞玉清的目光有些不散。虽然她影藏得比较好,但是还是被同为女人的卞玉清发现了。
  
      卞玉清何其聪明,她是瞬间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卞玉清轻笑一声,觉得这事情非常的有意思,她又故意和钟诚谈论一些两人都非常感情趣的话题,两人是聊得更加的投机,而且两人是挨得越来越近,简直都要零距离了,偶不,甚至负距离了。
  
      这看的朱丽娅·奥利维拉是非常的生气,双目都快要喷火了。
  
      “该死的骚狐狸,竟然敢勾引老娘的男人,你这是找死!”朱丽娅·奥利维拉用狠狠的眼光盯着卞玉清!
  
      卞玉清用身体挡住了钟诚的视线,微微转身,冲着朱丽娅·奥利维拉轻笑一声,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蔑视了朱丽娅·奥利维拉一眼,然后就转过头去,如一只骄傲的孔雀一样,然后又和钟诚聊得火热。
  
      看到这里,朱丽娅·奥利维拉更加的生气,恨不得冲上去,撕烂卞玉清那诱人的粉红小嘴。
  
      当然,朱丽娅·奥利维拉现在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么多人看着。更主要的是钟诚还在这里,如果她真要这么做,也得等着没得人的时候。
  
      不过,朱丽娅·奥利维拉是记住卞玉清这个女人了。
  
      钟诚则是依旧和卞玉清里聊着天,钟诚是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仿佛和身前这位美女有说不完的话题。不过,现在钟诚是来到了化妆间,他们不得不分开了。
  
      因为时间不是很多了,钟诚还要进行化妆,甚至还要换服装。所以,现在钟诚必须要进去忙碌起来了。
  
      钟诚这就和卞玉清等人分道扬镳了。
  
      而卞玉清则是要去另外一个化妆间换服装和化妆,她可是本次节目的主持人,自然也是要忙碌起来的。
  
      钟诚和卞玉清告别之后,就走入了化妆间!
  
      当然,朱丽娅·奥利维拉也是紧跟着钟诚进入了化妆间,不过在进入化妆间的时候,朱丽娅·奥利维拉一双漂亮的眸子则是发出了冷冷的光芒警告着卞玉清!
  
      卞玉清直接无数了朱丽娅·奥利维拉的目光,反而是冲朱丽娅·奥利维拉温和地一笑,然后转身离开,走向了自己的化妆间。
  
      该死的,竟然还敢挑衅!
  
      朱丽娅·奥利维拉自然是非常的生气,心中已经是将卞玉清定位了头号仇人。
  
      而卞玉清是快不走入了自己的化妆间,房门刚刚关上的那一刻,卞玉清就仿佛脱力一般地靠在了房门上,颇为可爱地吐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一副呆萌萌的样子。
  
      卞玉清真没有想到自己刚刚会那么大胆,会向着钟诚的助理朱丽娅·奥利维拉做出那样的反应和行为来。
  
      她刚刚只是感觉出了钟诚和他的私人美女助理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她很好奇。所以就大胆地试探了一把,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后面朱丽娅·奥利维拉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卞玉清的小脸是红扑扑的,还不停地伸出柔夷来为自己的扇风,那模样还真的是非常的可爱,非常的萌!
  
      在平时,她卞玉清可是非常的淡雅素洁的,很少是做出这种出格的行为的。
  
      是的,在卞玉清的认知里,她刚刚做的这些行为就是出格的行为。
  
      卞玉清的父母从小就是这么培养她的,好像是在为卞玉清取了这个名字之后,就有意思滴将卞玉清培养成一位像莲花般高洁的女神。
  
      很显然,卞父卞母是非常的成功!
  
      靠在门上的卞玉清是用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才恢复了那一副淡雅的样子,来到了化妆台前,开始了她的化妆!
  
      今天这个节目对于她来说也是非常的重要的,BBC总部对于这期节目是非常的关注和重视,不然总部也不会拍她过来,这一期节目是一定不能够出现任何问题的。
  
      所以,在准备得时候卞玉清是非常的认真非常的仔细。
  
      虽然,很多事情都不是她负责的,这些都是英格兰BBC利兹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负责的。但是为了节目效果,卞玉清很多东西还是自己弄的,必须要达到她预想的效果才行。
  
      而钟诚这边也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而此时,钟诚则是在感觉着命运的奇妙。他本以为卞玉清会是他生命中的过客,出现过一次就不会再出现了。哪知道今天竟然在这里再次遇到她了,而且两人竟然还如此谈得来,好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
  
      钟诚真是感叹命运的神奇,偶遇真的是无处不在啊!
  
      钟诚此时又想到了一句话,当然这句话他记不清楚是谁说的了,这句话是:“生活往往比小说来得更加的离奇!”
  
      现在钟诚身边发生的一切就正好应证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