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缔造者第 340 集:洛亚先生到底去哪儿了?,豪门缔造者第 340 集:洛亚先生到底去哪儿了?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豪门缔造者 > 第 340 集:洛亚先生到底去哪儿了?

第 340 集:洛亚先生到底去哪儿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三比二,利兹联队有惊无险地战胜了利物浦队。
  
      利兹联队也是终于结束了联赛三连败的糟糕战绩,阿尔贝蒂尼终于是啃下了一块硬骨头。
  
      但是,在这个时候,大家关注的都不是这一场比赛!
  
      是的,没有什么人关注这一场比赛!
  
      对于这一场比赛的结果,很多人都不关心的。他们现在关心的是钟诚的情况?钟诚怎么说复出就复出了呢?
  
      这些都是想要知道钟诚到底怎么样了?
  
      当然,在这个时候也是有人非常的尴尬,脸上非常的不好看。因为他们之前是亲信了杰拉尔德·克拉斯纳的话,现在他们的脸都被打肿了。
  
      他们前面刚刚声称钟诚病情加重,几乎是没有办法回归了。可是下一秒钟,人家就回归复出了,这尼玛不是当面打脸是什么?
  
      很多人心中都是恨死了该死的杰拉尔德·克拉斯纳,就是这该死的家伙造的谣,让他们丢这么大一个人。这些人心中都是疯狂地问候着杰拉尔德·克拉斯纳的直系女性亲属!
  
      此时,杰拉尔德·克拉斯纳自然也不好过!
  
      钟诚突然复出这里面最不好受的就是杰拉尔德·克拉斯纳了,此时杰拉尔德·克拉斯纳的家里是一片狼藉,各种东西的碎片满地都是,嘴里还不住地喘气不住地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
  
      看得出来,钟诚这一次又是让杰拉尔德·克拉斯纳名誉扫地了。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杰拉尔德·克拉斯纳的人品这下算是被钟诚拿了拖了地,以后还有谁敢和杰拉尔德·克拉斯纳来往?
  
      这也就是杰拉尔德·克拉斯纳现在恨死钟诚的原因。
  
      现在外界无数的人都是想要去采访一下钟诚,去了解一下钟诚现在的情况,看看钟诚为什么突然复出了?还有钟诚这是长时间复出,还是就出来看看,然后又去修养?
  
      反正现在媒体记者们就是想要排起长队,等着采访钟诚呢。
  
      无数的媒体记者们都是涌向了皇冠球场的赛后新闻发布会大厅,他们都是想要采访钟诚。
  
      这些记者们都是在这里等着。
  
      现在这些记者们是根本不愿意采访利物浦队的球员们,他们就是冲着钟诚去的了。
  
      可惜,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媒体记者们没有见到钟诚。
  
      主席台上坐着的依次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钟证、阿尔贝蒂尼、贝尼特斯、史蒂夫·杰拉德和费尔南多·托雷斯等人。
  
      下面的媒体记者们是惊呆了,为什么钟诚不出来接受采访?
  
      现场的媒体记者们心态都快要炸掉了,他们多是站起来质疑,还引发了一场小暴乱,好在现场的安保人员是控制住了局面哦。
  
      台上的贝尼特斯心里非常的不爽,非常的生气。说句实话,他真想立马起身,尽快离开这里。尼玛你们不想采访我,老子还不愿意接受采访呢。
  
      台下。凯莉·福克斯和卞玉清两人都是一惊,怎么没有见到钟诚呢?
  
      此时,卞玉清是看了一眼台上周围,然后立即转身,离开了新闻发布会现场。
  
      ━━━分割线━━━
  
      贝尼特斯这样说道:“这一场比赛……怎么说呢?这是一场不在常理之中的比赛,我们利物浦队的球员们是表现得很出色,我们利物浦队的球员们状态很好,这本来应该是我们利物浦队获胜的一场比赛。但是,因为洛亚的突然出现,打乱了这一切……”
  
      媒体记者们纷纷低下头来,仔细地记录着。
  
      贝尼特斯是继续说道:“利兹联队的球员们在上半场比赛的中的表现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出色,但是他们是过度地消耗了他们的体能。下半场比赛应该就是我们利物浦队的天下的。可惜天不遂人愿,这一场比赛我们输给了运气!”
  
      记者们听到这里都是抬起头看向了贝尼特斯,他们似乎有些不相信贝尼特斯的话。
  
      贝尼特斯淡淡地说道:“当然,本场比赛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那就是巴贝尔的红牌,这是完全打乱了本场比赛的节奏的。当然,我不是认为主裁判判罚得不对,这是我们的球员出现了问题,不够冷静!这一场比赛输,那是怪不得别人的!”
  
      很多媒体记者们纷纷点头,贝尼特斯这句话说得才像是一句人话呢!
  
      贝尼特斯继续说道:“利兹联队的实力很厉害,这一场比赛我们输了,但是我要说的是,下一次交手,获胜的一定是我们利物浦队!”
  
      媒体记者们都是想要笑了,几乎每一场比赛输球方都会说这样一句话。这句话都已经烂大街了,说起来真没有什么意思呢!
  
      贝尼特斯的话说完了,然后现场的支持人示意阿尔贝蒂尼说话。
  
      阿尔贝蒂尼是这样说道的:“对于这一场比赛,我们真是没有太多想要说的,这就是我们的球员们表现得好的原因。是他们的努力才让我们拿到了这一场比赛的胜利。当然,我们老板的功劳也是不小,是他的出现激烈了我们的球队,没有他就没有我们今天的胜利!”
  
      下面一群记者在心里鄙视着阿尔贝蒂尼,拍马屁,**裸的拍马屁!
  
      这简直是一点脸都不要了,可耻!
  
      阿尔贝蒂尼是继续说道:“当然,我们利兹联队对手的实力是很强的,能够拿下这一场比赛我们确实是也是有一点运气的成分。但是我们球员们的努力是大家历历在目的,这一场比赛的结果我们是很满意的。”
  
      阿尔贝蒂尼还说道:“当然,我们的对手也是表现得很出色,他们是给我们制造了非常非常大的麻烦。尤其是在下半场比赛的时候,利物浦队是差点翻盘,战胜了我们利兹联队。利物浦人真的是实力超强,贝尼特斯很厉害!”
  
      是的,阿尔贝蒂尼是强行吹捧了贝尼特斯和利物浦一波,但是人家未必会领情。
  
      台下的眉头记者们眼见着两人终于是哔哔完毕了,他们立即举手提问。
  
      “请问阿尔贝蒂尼先生,今天洛亚先生为什么不出席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他干什么去了?”台下的一名美女记者站起身提问道。
  
      “请问阿尔贝蒂尼先生,洛亚先生的情况到底如何了?他今天是否是带病出现在了比赛的现场?”一位大胡子记者询问道。
  
      “请问阿尔贝蒂尼先生,洛亚先生是否正式回归球队了,下一场比赛将由她来指挥利兹联队比赛么?”一位小年轻媒体记者提问道。
  
      “请问贝尼特斯先生,你对于洛亚先生的突然出现有什么看法。你觉得他是真的伤愈了,还是偶尔出现一下?”一位西装男询问道。
  
      “请问阿尔贝蒂尼先生,洛亚先生去哪里了?”下面无数的眉头记者们提道!
  
      ━━━分割线━━━
  
      卞玉清身穿着职业套装,踩着高跟鞋在球员通道后门来回地踱步。她还是不是地向门内看去,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人一样!
  
      就在这个识货一个声音在卞玉清的身后响起:“哟,卞大记者怎么在后门蹲着啊,这是在守哪一位大牌啊?”
  
      听到这个声音,卞玉清性感的嘴角就微微上扬。
  
      卞玉清满面春风地转头过来,嗔怪地瞟了钟诚一眼,立即说道:“还能有谁啊?当然是在蹲守我们的天王巨星钟诚先生咯!”
  
      钟诚是呵呵一笑,微微摇头。
  
      卞玉清:“怎么,你不信?”
  
      钟诚微微耸肩说道:“我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干什么?”
  
      卞玉清立即踩着高跟鞋,伴随着清楚的鞋跟击地声,来到了钟诚的面前。
  
      卞玉清一双妙目是紧紧地盯着钟诚,淡淡地说道:“重点不是我要干什么,而是你要干什么?”
  
      钟诚轻笑一声说道:“什么时候卞大记者又开始成为相声大师了,这样说话可是很有意思的啊!”
  
      卞玉清直接给了钟诚一对卫生眼,说道:“好好说话,会死吗?”
  
      钟诚非常坚定地点了点头,一本正经说道:“会!”
  
      卞玉清一双妙目紧紧地盯着钟诚,胸口是不住地起伏,泛起一阵惊涛骇浪,好一会儿,她才强行自己平复下来,非常平静地说道:“好好说话吧,哥,我求你了还不行吗?”
  
      钟诚是呵呵一笑,向着卞玉清竖起了大拇指,说道:“你,厉害!演得可真不错,你不去当演员都可惜了!”
  
      卞玉清呵呵一声:“彼此彼此!”
  
      钟诚立即双手抱拳,向着卞玉清一礼,中气十足地用话剧腔说道:“抬举抬举!”
  
      眼见钟诚作怪的样子,卞玉清是狠狠地剜了一眼钟诚。
  
      卞玉清立即说道:“我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啊……好吧,小女子败了,小女子服了你行了吧!”
  
      钟诚是呵呵一笑说道:“怎么不好玩么?”
  
      卞玉清直接给了钟诚一对白眼,心里嘀咕着:“好玩你妹呀!”
  
      钟诚微微耸肩,嘀咕道:“真的一点都不好玩么?你可真没有情趣,难怪你的生活这么鼓噪呢!”
  
      卞玉清都是有些无语了,立即说道:“好了,我伟大的利兹联主席钟诚先生,您老的戏瘾已经过足了吧。我现在要以BBC记者的身份,好好地采访您一下,可以吗?”
  
      钟诚微微一愣,然后说道:“我可以说不可以吗?”
  
      卞玉清一定瞪大了妙目瞪着钟诚呵斥道:“不可以!”
  
      钟诚立即摊手说道:“那还你还怎么问?你这不是自己多事么?”
  
      卞玉清没有和忠诚继续贫下去了,她立即说道:“请问钟诚先生,这些日子你都去什么地方了?怎么这一个多月都没有任何的消息,而现在又突然出现了,你是真的如外界说的那样,你是受伤了么?”
  
      钟诚抬头瞄了一眼卞玉清,然后说道:“你的问题也太多了吧,而且你就打算在这里采访我了?”
  
      卞玉清是左右看了看,又看着钟诚,似乎绝对没有什么不对啊。
  
      钟诚微微撇嘴,说道:“就这样站着,采访?”
  
      卞玉清恍然大悟,原来说的是这个啊,她立即说道:“当然不是,这样吧。附近有一家不错的咖啡厅,我去哪里。我请你!”
  
      钟诚立即打了一个响指,说道:“这才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