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缔造者第 555 集: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豪门缔造者第 555 集:终于还是走到这1步了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豪门缔造者 > 第 555 集: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第 555 集: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钟诚就这么看着卞玉清,对于卞玉清的问话几乎是有问必答。
  
      这是让卞玉清都是有些惊讶,钟诚今天真的是太好说话了。这是让卞玉清有点心惊啊,钟诚这家伙是在准备弄什么阴谋?
  
      不过,卞玉清的一双妙目是紧紧地盯着钟诚,目光中满是爱慕。
  
      钟诚心中是一惊,难道要来了么?
  
      卞玉清双目紧紧地盯着钟诚,突然询问道:“我对你的感觉,你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要一直逃避?”
  
      卞玉清那双如夜明珠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钟诚,里面满是哀怨于爱慕。
  
      钟诚心中咯噔一声,果然还是来了!
  
      看来现在已经是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卞玉清很美很美,而且非常的有气质,这应该是很多男人见到就走不动路的那种女人。
  
      说句实话,钟诚也是非常欣赏卞玉清的美。
  
      但是仅限于对美好事物的欣赏而已,他又不是那种特别滥情的人,他心中还是很有自己的原则的。当然,最主要是他对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一概拒之门外的。
  
      钟诚并没有表现出惊喜,甚至没有一丝惊讶。
  
      钟诚表面上是非常非常的平静,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卞玉清。双目中是满是无奈和失望!
  
      这让卞玉清心中一咯噔,这是怎么了?
  
      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卞玉清想到过钟诚欣喜激动得样子,也想到过钟诚冷酷无情冷若冰霜的样子,还想到过钟熟视无睹一脸嫌弃的样子……
  
      但是就是没有想到过钟诚会有失望和无奈的样子!
  
      这是什么鬼?
  
      甚至此时,卞玉清都是有些紧张,隐藏在桌子下面的那双玉手都是微微有些颤抖起来了。钟诚似乎是比她想象的要厉害很多,甚至……
  
      钟诚非常平静地盯着卞玉清,好像置身事外,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在面对卞玉清,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不是故事中的人物。
  
      卞玉清的表情也是微微有些变化,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钟诚平静地说道:“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我们之间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卞玉清双目一紧,心中哀叹一声,果然如此。
  
      不过卞玉清表面上没有人很的变化,依旧静静地盯着钟诚。
  
      钟诚微微一笑,双目紧紧地盯着卞玉清,说道:“你刚才询问了我那么多无关紧要的问题。现在我能够问你两个问题吗?”
  
      卞玉清一双妙目死死地盯着钟诚,没有说话,微微颔首。
  
      钟诚提问道:“你们真的是忍不住要准备动手了吗?”
  
      说完,钟诚一双犀利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卞玉清的双眸,给予了卞玉清非常强悍的压力。卞玉清差一点崩掉,不过表情面卞玉清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钟诚心中惊叹一声:“厉害!”
  
      卞玉清心中道:“果然,果然还是没有能够成功骗过钟诚啊!”
  
      不过,卞玉清表面上是没有承认的。她惊异道:“我们?什么准备动手了啊?”
  
      呵呵!
  
      轻笑一声,钟诚向着卞玉清竖起了大拇指,心理素质很不错啊!
  
      钟诚说道:“不用装了,其实我很好奇,你们究竟是在为谁做事?你们背后的人究竟是谁?我自问我没有得罪过谁?用不着三番五次地派人出来暗杀我吧?”
  
      卞玉清心中巨震,她本以为钟诚就自看出了一些皮毛猫腻而已。没有想到钟诚已经快要将他们的底儿给掀翻了。
  
      钟诚这家伙果然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家伙啊!
  
      卞玉清这个时候是有些慌乱的,仿佛被人拔掉了夜行衣,将他**地暴露在人前……
  
      不过多年的训练,卞玉清是在一瞬间就稳住了心态。
  
      不过,在这个时候卞玉清也就没有在掩饰。她的双目犀利如刀锋般地盯着钟诚,仿佛是想要将钟诚给大卸八块,然后看看钟诚到底是什么因子构成的,为什么会这么的厉害?
  
      卞玉清自认为她是没有露出任何马脚的,自己怎么会暴露的呢?
  
      甚至听钟诚话里的意思,不仅仅是她暴露了,而且她的同伙也应该暴露了。不然钟诚不会用“们”字来称呼她。
  
      卞玉清死死盯着钟诚,此时她身上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以前卞玉清就是那种冰清玉洁的白莲仙子的话,那么现在她就是凌厉冷酷的傲寒冰梅。身上的气势非常的冷,也是非常的锐利。
  
      钟诚不由得赞叹一声,果然很厉害啊!
  
      卞玉清竟然能够如此轻松自如地驾驭这两种风格,甚至还可以随意自如地切换,这肯定是经过非常严酷的寻乱的,甚至一些训练有素的职业特工都没有办法达到卞玉清这个程度吧。
  
      所以说,卞玉清背后的人肯定不简单的。
  
      但是,钟诚搞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厉害的人物了?
  
      按照以前钟诚那个吊丝形象,应该是接触不到什么高层次的人,更不会得罪什么厉害的人物啊?
  
      第一次刺杀的时候,那个时候钟诚可不是什么大人物。即便是在商界和足坛都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却遭遇到了刺杀。
  
      所以,这里面很多的事情钟诚是想不明白的。
  
      而且,那些刺杀当中让钟诚觉得其实他们并不是属于同一方势力,应该有人想要其中浑水摸鱼!
  
      那么眼前的卞玉清究竟是属于何方势力呢?
  
      卞玉清此时说道:“钟诚先生果然非常的厉害,难怪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强势崛起,成为世界顶级的富豪之一。看来我们都是小看了钟诚先生,你真的是给了我们太多的惊喜了。”
  
      钟诚微微一笑说道:“过奖过奖!不过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究竟是属于何方势力?我好像和你们没有太多的交集吧?”
  
      卞玉清的双目虽然很凌厉,但是其中还是带着一丝柔情!
  
      通过这么久的接触,卞玉清即便是铁石心肠也是对钟诚产生了一丝好感的。但是她自己知道,她是不能够有感情的!
  
      卞玉清说道:“我属于什么势力现在还不能够告诉你,钟诚先生!”
  
      钟诚微微皱眉,双目紧紧地盯着卞玉清,这个回答他很不满意。
  
      卞玉清突然说道:“我倒是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难道是克里斯汀娜她们的提醒,以及那神秘的女人的第六感?”
  
      因为卞玉清刚刚出现,来接触钟诚的时候,朱丽娅·奥利维拉和克里斯汀娜等人就多次说过,卞玉清接近钟诚是别有用心的。
  
      钟诚微微摇头说道:“其实,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有些怀疑了!至于为什么怀疑呢,那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虽然看上去我们是偶然相遇,但是,只要稍微留心一点的人都会很清楚。那个咖啡店是我经常去的一个地方。”
  
      卞玉清秀眉微挑,看来她们最开始有些小瞧钟诚了。
  
      现在听钟诚这么说的话,选择在咖啡厅和钟诚偶遇,确实感觉有些刻意了。
  
      钟诚继续说道:“偶然的相遇,但是我心中却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我觉得我们肯定会再次相遇的。虽然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你都没有出现,淡化了那种刻意的感觉,但是后来你突然以BBC记者的身份出现,名正言顺地出现在我的周围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问题了!”
  
      卞玉清双目紧紧地盯着钟诚,说道:“为什么?”
  
      钟诚呵呵一笑,立即说道:“当然是你的身份,和你身上的一种感觉!”
  
      身份?
  
      卞玉清突然双目一震,果然细节决定成败。如果自己是以记者的身份出现的话,那么第一次见到钟诚的时候是不会那么平淡的!
  
      或许是卞玉清第一次太像给钟诚留下一个与众不同而又特别印象深刻的形象,所有有些顾此失彼了!
  
      卞玉清是心中惊叹不已,钟诚这家伙果然是一只老狐狸。如此的厉害!
  
      既然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怀疑她了,为什么这后面两人还能够相处得这么的融洽,这家伙是想要顺水推舟,挖掘出一些东西来么?
  
      卞玉清双目犀利地盯着钟诚,目光中非常的复杂。
  
      她都有些搞不明白了,在这之后的接触中,钟诚和她是属于真情流露,还是顺水推舟放线钓鱼呢?
  
      卞玉清说道:“果然,洛亚先生果然厉害!”
  
      钟诚微微一笑,就这么淡淡地盯着卞玉清,没有说话。
  
      卞玉清是被看得有些急促,她沉不住气地说道:“既然被你发现了,你准备怎么处理我?”
  
      钟诚淡淡地说道:“你会将你背后人的情况告诉我吗?”
  
      卞玉清坚决地摇头,很显然是不会同意的。
  
      钟诚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他淡淡地说道:“我和你之间没有仇恨,而且抛开立场的问题,我们还是朋友。我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而且也帮我向你背后的人带去一句话,不要再玩这些没用的了。既然想干掉我,你就让他亲自来吧,不要躲在黑暗的角落,像只老鼠一样顾影自怜!”
  
      卞玉清瞳孔放大,她真没有想到钟诚竟然会这么放过她。
  
      而且,钟诚的那一句“朋友”是扎在了卞玉清的心上,很痛很痛。
  
      卞玉清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钟诚还能够将他当作是朋友。钟诚这个家伙和她以前见过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非常的不一样。是有一种别样的东西至始至终地在吸引着她,让她有点方寸大乱。
  
      卞玉清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你…你是要放我离开?”
  
      钟诚呵呵一笑说道:“我不让你走,我还能够把你怎么样?直接杀了你,然后沉入泰晤士河?”
  
      卞玉清茫然地盯着钟诚,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
  
      钟诚微微苦笑说道:“清醒一点,这不是电影也不是小说。你以为杀人就这么简单?而且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是黑暗中的魅影,而我则是光明下的使者!我和你们最大的不同就是在这里,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