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限宇宙第708章 深渊古堡 中,吴限宇宙第708章 深渊古堡 中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吴限宇宙 > 第708章 深渊古堡 中
    ♂
  
      不过现在他思考的是这些人被洗脑的程度,如果个个都像潜入华府的那个间谍一般,意志坚定的话,那想从他们口中挖出点信息来,可是很麻烦的一件事。
  
      艘地科仇酷敌学由月闹岗技
  
      “先给他们打点水,既然都来了,怎么也不能渴着。”吴浩明摇了摇自己的水杯,示意马克道。
  
      “好!”
  
      马克嘴角一挑,自然明白吴浩明的意思,于是亲自从吴浩明身边走了过去。
  
      打水是佣兵的黑话,意思是给这些人浇点水,让他们清醒一下。
  
      结不仇地独后球所月独闹早
  
      “哗!哗!”
  
      马克直接打开了水龙头,拿着水管对着地上被蒙着头,跪着的佣兵们,就是一通喷。
  
      在这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内,冷水就如同一把把刀子,令在场每一个人的皮肤都无比的刺痛。
  
      水流巨大的力量推动着地上的人,将他们推到了墙角。
  
      这些人手脚都被锁着,根本不能灵活躲避,只能蜷缩在一起,企图以同伴的身体来阻挡水流的冲刷。
  
      “够了!”
  
      吴浩明拍拍马克的肩膀,让他停止了对这些佣兵的冲刷。
  
      这些人缩在一起,身体瑟瑟发抖。
  
      毕竟这地下室的温度不是很高,再加上浑身的衣服又都湿透了,自然体温下降的非常快,也就会很冷。
  
      “你们有谁知道关于圣旗的事吗?”吴浩明一边用凉水洗了洗手,一边问道。
  
      被冷水冲刷过的一群佣兵,都蜷缩着身体聚拢在一起,却没人回话。
  
      “我们只是一些普通的佣兵,你说的什么圣旗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蜷缩一团的佣兵里,有人说了一句。
  
      “哗!”
  
      佣兵的话刚说完,吴浩明已经手拿着水管,将水喷到了他身上。
  
      结仇远仇酷敌恨战月孙阳独
  
      “噗!”
  
      水管内的水流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刚刚说话的佣兵,一下子从人群中推了出来。
  
      随着吴浩明握着水管不断前进,这佣兵的身体也被冲得不断后退,直到推到墙壁边,再无退路。
  
      “啊!”
  
      水流狠狠的冲击在佣兵的身上,令他痛苦的嚎叫,逐渐变得无力,声音也从初时的很大,逐渐变小。
  
      “有人知道,我所说的圣旗吗!”吴浩明再次问道,活像一个目光凶恶的纳粹。
  
      这次在没有人回答了,似乎他们都不想经受刚刚佣兵般的痛苦。
  
      虽然头上罩着黑色的布袋,可是声音却是无法隐藏的,他们听得清清楚楚。
  
      “马克,给他们来点冰,好好冷静一下。”吴浩明将水管扔到一旁,接过佣兵递过来的热水,喝了一口。
  
      “哗啦!”
  
      一桶桶散发着雾气的冰块,被铁翼佣兵们推了过来,撒在这些被抓来的佣兵周围和身上。 地下室的温度顿时又降了几度,寒冷的感觉就连吴浩明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佣兵是沙漠戈壁中生活的动物,他们很少经历严寒的环境,所以寒冷对他们来说,格外的难熬。
  
      后地不仇方孙球陌孤术战不
  
      “吴,我们这样搞不会死人吧!”马克也是佣兵,虽然他知道这些白抓来的佣兵底子都不干净,可是出于人道考虑,这么折磨人未免有些太残忍了。
  
      “死人!呵!呵!如果这么轻易的就会死,那我就不会站在这儿了,放心吧!”吴浩明笑笑,拍了拍马克的肩膀。
  
      这种非人般的折磨,自己曾经无数次经历过。
  
      不论是在军队里的审问训练,还是之后真的被战地叛军抓到后,用冷水泡了几天几夜,他都坚持了过来。
  
      总之窍门只有一个,就是咬着牙坚持。
  
      牙咬得紧,就能挺过来,反之……那就“呵呵”吧!
  
      敌地仇仇鬼后术所冷诺孤冷
  
      寒气渗透入这些被抓来的佣兵的骨髓,令他们的牙齿不自觉的打颤。
  
      血液流动的速度,开始逐渐变慢,这会导致心脏供血不足,大脑逐渐陷入一种昏昏欲睡的状态。
  
      一旦睡过去,就再难醒过来了。
  
      身体会在大脑陷入昏迷之后,进入睡眠的状态,机体的行动力将会降低到最下限,甚至会因为这寒冷,逐渐停止工作。
  
      “马克,差不多了,让兄弟们弄点热水过来。”吴浩明看了看时间,足足三十多分钟了。 一圈的冰块融化的速度也变得慢了许多,再等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不开口,就需要用巧劲将嘴撬开。
  
      鲁莽的去探寻答案,只会适得其反。
  
      很快,几大桶热水被铁翼佣兵送了过来。
  
      刚刚烧开的热水,冒着热气,让人不自觉的想靠近。
  
      “把抽水泵连到热水桶里。”吴浩明看到热水来了,活动了一下身体站了起来。
  
      “我再问一遍,有人知道我说的圣旗吗!”吴浩明又问了一遍,语气仍旧平平淡淡,未有一丝不耐烦。
  
      但是依旧没人回答,好像吴浩明的话是空气。
  
      “好吧!”
  
      微微摇头之中,他已经握着水管,打开了抽水泵的开关。
  
      孙远不仇酷结察由阳结早最
  
      “哗!”
  
      滚烫的热水从水管里喷了出去,让握着水管的吴浩明都差点要放开水管。
  
      水流在吴浩明的操控下,先是在一圈碎冰块上撒了一些,而后便直直的喷向了空中。
  
      “呲!”
  
      被热水融化的冰,变成了温度稍高一些的水,顺着冰块堆积的缓坡,流向了冻得瑟瑟发抖的佣兵们。
  
      而空中雨点般落下的热水,也在此时落在了身上。
  
      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无外乎如此了。
  
      热水烫得人的耳朵,脸,脖子周围的皮肤都像是被烧熟了一样。
  
      而脚下温度不高的水,则彻底的吸走了这些佣兵身上的最后一丝热量。
  
      相信再过不久,等热水桶里面的水被喷光了,那这些佣兵真正的灾难就到来了。
  
      敌不地不独后学由阳独主战
  
      被吸走最后一丝热量的身体,会和脚下逐渐变冷的水一起,冻成一块大冰坨。
  
      “我……我……我知道!”一个头上罩着布袋的佣兵终于耐不住这种寒冷,挣扎着从蜷缩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他辨不清方向,所以只能是手脚并用,向外爬着。
  
      后地科地独孙术陌月术所冷
  
      但是被冻了三十多分钟的手脚,已经逐渐变得麻木,根本使不上力。
  
      他刚刚爬上冰块堆积的小坡,便脚下一软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