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劫匪第三节 酒吧女孩,思想的劫匪第3节 酒吧女孩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思想的劫匪 > 第三节 酒吧女孩

  不得不说这里的氛围填补了内心的一个未知的缺口。
  我真正的想认知世界,也就是十年前的事了。我认为每一段音乐都有适合它的舞步,每一个舞姿都来自思想不由自主的表达。
  舞台也有很多种,有用水泥砌起来的高台,有用钢结构搭建的别致风格,也有在大街中央铺上一块毛毯的简单结构。
  我真正羡慕的是能随着音乐自由起舞的人,也有在篮球场上展臂,高高跃起的暴力扣篮,肆虐篮筐的惬意,还有储备技术和体力在拳台迎接挑战的拳手,甚至从容的操作文字,在一个简单的纸张上撰写出优美文字的作家。
  大家各自有各自的舞台,这个舞台给大家提供展示身体极限的机会,而只有对身体极限的倾情演绎,才是人生最美的画面,可以永远记忆并为之感动。
  宣兵一直陪我坐着,偶尔也和一些从身边过的人打招呼。
  她笑的很真诚,那些打招呼的人也很有绅士风度,毕竟这是公共场合,本就不该有过多骚扰和侵犯行为。
  “我怎么也看不出她能跳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
  “当风信子没有绽放的时候,你也猜不出它是紫色还是白色。”
  “嗯,这个比喻很有说服力。”
  “她偏偏就叫风信子。”
  随着舞台灯光的加强,我逐渐看清了风信子。
  她没有续胡子,那是一个贴在嘴巴上的麦克风,但抽烟却是千真万确的。
  她穿着小棉袄,敞着怀,里面穿了一件背心,露着肚脐。下面一脚运动裤,脚蹬一双充满爆发力的鞋子。抱着一把吉他,正在配合大家演绎家驹的真的爱你。
  高中之前,我并不认识黄家驹。当我熟知他的歌的时候,他已经离世十年了。
  当我第一次听粤语歌的时候,我像听英文歌一样,一头雾水。
  当我听到黄家驹的真的爱你的时候,我忽然间有一种触电的感觉,电流一直从手臂传导到我的右脑,让我好奇,让我想知道这是表达的什么意思。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带出温暖仿佛在背后,总是啰嗦始终关注,不懂珍惜太内疚……”歌词大抵是这样的。我对歌词里的“一”非常有共鸣,用粤语发音是“丫”,我感觉就是这个“丫”突出了一种缓缓上升的情谊,如果发“一”的音,总缺少应该有的感情色彩。
  歌曲在重复的“真的爱你……”中走到了尽头,也让我感觉心里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接着,风信子便走到了舞台中央。舞台变成了以风信子为中心的世界。
  以前都是西装,很短的裤子,黑皮鞋,今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滑步和索道。
  风信子演绎的不是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而是自己创作的十分动感的节奏。也许就是霹雳舞,我不知道是先有的霹雳舞还是先有的迈克尔杰克逊的滑步,但同样是震撼的。传电犹如灵蛇,滑步脚下如真空,玻璃和索道仿佛真有实物。舞蹈持续了十分钟,风信子一刻也没有停。
  “你很羡慕她?”
  “有一点。”
  “羡慕她什么?”
  “羡慕她有可以表演的舞台,也羡慕她用肢体欺骗大家。”
  “你的话总是让人扼腕唏嘘。”
  过了很久,我们都默默的注视着舞台上的演出,我的眼睛不停的把五彩缤纷的灯光装进我的脑子里,然后它们慢慢的在我的脑海里隐去。
  我又看了看那些客人,又把他们的表情装进脑海里,又慢慢消失。
  “是不是很没有意思。”
  “没有啊,这里很不错,酒也不错。”
  “我总是有点内疚,这里也没有什么亮点。”
  “你在这里陪我说话就很不错了,再说你那么漂亮,只是……”
  宣兵看了看我,她似乎对我的话不好奇。
  “只是我感到这里并不属于你。”
  “为什么这么说。”
  “我怕你喝醉了,女孩子总归不方便。”
  “这是我的工作,毕竟我也要吃饭。”
  “希望你早点升职,摆脱这种状态。”
  “也许我会喜欢上啤酒,从此做一个不醉不归的酒鬼。”
  “很难想到你喝醉的样子。”
  “因为你很少看到喝酒的女孩。”
  “是,小时候认为喝酒是不对的,长大后认为女孩喝酒不对,估计再过几年我会觉得谁喝酒都是不对的。”
  “也许吧,但是酒却一直穿梭于各个朝代,经久不息。”
  “是啊,人也许都想从现实的世界逃离出去,第二天就忽然间有一种回到人间的感觉。”
  我看着眼前的啤酒,这些酒是不是可以带我逃离世间,我逃离世界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我第一时间想到了潼城,然后是商羊,最后是刚才隐没在我脑海里的五彩缤纷的灯光。
  宣兵一边喝酒,一边自己玩着骰子,我自然不懂如何玩,却也不想懂。但我知道我如果和她说话,她会很自如的回答我,就像一面镜子,你投入影相,它反射你想知道的回复。
  但我很久没说话了,还是她打开了话题。
  “听说你还没结婚。”
  “是”
  “有个女朋友,是个大美女。”
  “这你也知道?”
  宣兵没有回答我,而是问:“你有什么短期计划?”
  “把桌子上的酒喝掉。”
  “美女身边总会有很多追求者,你要小心喽!”
  “你也是吗?”
  “我不算美女。”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最多也就是看着顺眼而已。”
  我看到宣兵微微一笑。
  “谢谢,但你女朋友相比呢?”
  “不能比,她是那种安静的美女,你是接地气的美女。”
  “有什么不同。”
  “就像班得瑞的日光海岸和家驹的不可一世的区别,一个文静如水,一个热情似火。”
  “你们怎么不在一起?”
  “也许她想让距离产生美吧!”
  “可是我却看到你并不赞成。”
  “也许这样可以拯救我和商羊,毕竟我是个很无趣的人,我们需要等到瓜熟蒂落。”
  啤酒还剩最后两杯,已经十点多了。
  现场安静的顾客依然在角落里偶然被灯光闪几下。嘈杂的包厢,男人们在向一个女孩子灌酒,他们想看看女孩喝醉的窘态。
  “你也会被灌醉吗?”
  宣兵看了看那边花枝乱颤的女孩,说:“她没醉,她是演给那些人看的。”
  “看似醉了的样子。”
  “这样子可以消耗很多酒,有提成的!”
  “我这,你也能吃提成?”
  “是啊,我有十块的提成。”
  “早知道,我多买点米币了!”
  “不用了,下次再来提前通知我好了。”
  我去了洗手间,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女孩在吐酒,就像刷牙漱口一样简单,没有难受和不舒服的迹象,从打扮我看出她就是刚才那个花枝乱颤的女孩。
  生活本就不容易,这些陪酒的女孩硬是把这种陪酒的工作适应下来了。
  中国人群里总不免有些喜欢看热闹的,比如打架,吵架,赌牌输钱,醉酒等,都会引起巨大的围观。更多的时候这些人是有好奇心,在内心是不是存在幸灾乐祸的事情,只有其本人知道,并独享巨大的感官刺激后的无限孤独和落差形成的快感。那些看热闹的无非于观看别人的过错,和自己无关。有些则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比如现在劝女孩子喝酒的男士,这就是极其流氓的行为,如若女孩子因为喝酒出了状况,劝酒的人应负很大责任。
  前几天,看了一个视频。一个养猪暴发户,这里我们用猪头代替。猪头的口头禅是:老子有的是钱!大家都在以猪头为核心,在边上阿谀奉承,嬉笑玩闹。猪头也是喝多了,拿出一打钞票,让一些女孩喝啤酒,每喝一杯一百块。当然来陪酒的女孩子也都是为了赚钱而来的,法律也没有规定有钱人不可以如此骚包,陪酒女孩不可以以此赚钱。于是便放开了喝,一手端酒杯,另一只手接钞票。这里的猪头也不知怎么想的,他喜欢别人喝酒后难受的样子,这样可以让他的猪头更大,还是更开心,更长寿呢!那些喝酒的女孩子也要警醒或者活得有骨气一点,才好。
  我酒桌上的酒是两百四十毫升的八度啤酒,只要有女孩要做下喝一杯,我还是同意的。我是以尊重她们的职业为前提的,虽然存在她们自愿,我也乐意为前提的,我却也觉得不是很合适。
  “喝酒,适量才好!”
  “是啊,可是我们有时候却身不由己。”
  “难道还有人逼着你们喝酒吗?”
  “倒是没有,但是如果没有酒水消耗,我们很难拿到奖金,而保底又少的可怜。再说现在大家都在相互攀比,谁都有个不服输的心。”
  “是啊,谁又不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呢!”
  “你也有攀比的人或事吗?”
  “有,还很多。”
  “也是关于钱吗?”
  “如果说没有钱的因素,你一定说我很虚伪。我现在更羡慕我周围那些找到自己另一半的朋友,甚至他们所拥有的甜蜜的家庭生活,我却没有。”
  “有钱了就可以了啊!就像场地中间那个阔少。”
  “好像我要的不是他那样的生活。”
  “天天换女朋友,天天一掷千金,周围都是羡慕的眼光。”
  “我不求谁来羡慕我,我只希望喝酒的时候有朋友在,吃早餐的时候有家人相伴,有人分享我的开心,也有人安慰我的噩梦。”
  “你也许真的要找一个人做老婆了!”
  “可是我不知道如何经营一场婚姻。”
  “谁又不是,我有时候都畏惧婚姻。”
  “畏惧婚姻?”
  “怕将来的他不是真的喜欢我,怕他忍受不了我,怕自己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总之什么都怕。”
  酒吧变成了狂欢,一些人开始在舞台上和那些歌手们一起舞蹈。
  我们两个像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看着这本寂静的世界现在如此嘈杂和混乱。
  酒吧的酒不会让我喝醉,我醉了是因为我喝了酒,又听了一些有关酒的故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