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变身日向少女213.一纸调令,精神病变身日向少女213.1纸调令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213.一纸调令


      之后,战场统计结果出来了。
  
      砂隐村忍者抛下了150多具尸体,而木叶这边则是抛下了接近100具尸体。
  
      第二次忍界大战以来,两国至少各损失了千名以上的忍者。
  
      按照这种消耗速度,必然会在未来的某一刻陷入冷战或者小规模作战。
  
      随着大战的进行,各国派兵也越来越谨慎,不像大战开始的时候,蜂拥而上。
  
      而是更加倾向于奇袭或者阴谋计策。
  
      小股部队的流窜屡见不鲜,日向光等人在后方遇到的起爆符陷阱,便是属于奇袭计策之一。
  
      回到山坡下的帐篷后,日向光三人算是完成了木目功刀交付的任务——观摩战场。
  
      三人的表现,将由专员反馈给木目功刀。
  
      借此来判断是否有资格待在战场,或是转为后勤之类的其他工作。
  
      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就算一些非常废柴、烂泥糊不上墙的忍者,木目功刀也会将其妥善安排。
  
      没法正面交战,当情报探子总可以吧。
  
      情报探子当不了,后勤总行吧,实在不行抬担架总能抬吧。
  
      数小时后,日向光三人返回了火之国边境,对砂隐战场指挥部。
  
      木目功刀面色严肃,给人的感觉好像吃了起爆符一样。
  
      旁边的随行忍者报告了三人的表现。
  
      表现最好的当然是日向光。
  
      哦不,日向光已经不是表现好不好的问题了,她是完全的脑回路异于常人~!!
  
      还是说,她完全不知道害怕为何物??
  
      至于波风水门和野松,两人半斤八两,但野松眼神里蕴含的仇恨,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再结合个人情报,木目功刀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
  
      “嗯,我了解了,辛苦你了。”
  
      木目功刀挥了挥手,遣散了那名部下。
  
      之后,还有别的任务等待着他。
  
      “你们三个”木目功刀环视一圈儿。“合格了,恭喜你们加入战场,成为其中的一员。”
  
      这也就意味着,日向光三人不会被调往后勤了。
  
      “嘎嘎~!总指挥,这么说来,本教主可以上战场杀敌了?”
  
      最兴奋的自然要数日向光,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去打怪爆装备了。
  
      “宇智波高野。”
  
      木目功刀没有直接回答日向光,而是看向了宇智波高野。
  
      “你可以回去了,回木叶。”
  
      宇智波高野愕然,甚至其他人都楞了一下。
  
      可以回去了?
  
      不是才刚安排护卫没几天,为什么又要宇智波高野离开?
  
      他不是还没能够将功赎罪吗?
  
      无法理解。
  
      还是说,宇智波一族向这边施压?使得木目功刀不得不放人?
  
      木目功刀没有给众人思考的时间,而是随手挥退了宇智波高野。
  
      宇智波高野眼睛慢慢转动,但还是点了点头,退出了营帐。
  
      在离开营帐之前,他停顿了一下。
  
      “嘎嘎~!宇智波性感天使,记得回村子以后,要把你的名号发扬光大。”日向光半开玩笑地说道。
  
      “哼”宇智波高野嘴角掀起一丝弧度,哼哼了一下就走掉了。
  
      木目功刀眼睛眯起,盯着宇智波高野,直到他的背影消失。
  
      之后,木目功刀看向波风水门和野松。
  
      “你们两个,现在、立刻、马上再次赶往前线,听从前线指挥安排。”
  
      这则命令让波风水门皱了下眉头。
  
      倒不是为木目功刀戏耍性质的折腾人命令而不解。
  
      他和野松注意到,木目功刀说的是「你们两个」,而不是你们三个。
  
      那么,日向光同学
  
      “日向光有别的安排,你们两个现在可以出发了。”
  
      木目功刀淡然道,完全不给波风水门和野松反应时间。
  
      或者说,木目功刀甚至不让两人和日向光商讨一下。
  
      看到波风水门和野松站立不动,木目功刀皱起了眉头,“怎么?难道还有别的问题?”
  
      这种冷漠的语调,让波风水门和野松无言。
  
      “既然没有意见,就立刻走人吧。”
  
      “日向光同学,你保重”
  
      波风水门和野松简短的和日向光告别后,两人就带着满心的不解离开了。
  
      等到波风水门和野松走出指挥营帐后,日向光的小脸儿直接就耷拉下来了。
  
      “总指挥,你这是什么意思?”
  
      “中忍不同于下忍每个中忍都是足以独当一面的小队长。”
  
      木目功刀拖着强调,不紧不慢地开口了。
  
      “不是说你想和谁一起执行任务,就和谁一起必须服从村子安排。”
  
      木目功刀摩挲着手指,见日向光没有反对后,便继续道:
  
      “野松一心报仇,将他放在正面战场上,一定会被磨砺成一把最锋利的刀子”
  
      如果他能够活下来的话。
  
      这句话,木目功刀没说。
  
      “波风水门自忍校时期就是天才,天才最佳的成长地点自然也是战场”
  
      成长起来的天才才是天才。
  
      这句木目功刀也没说。
  
      “至于你”
  
      木目功刀审视着日向光,接着,嘴角弯起。
  
      “日向光,你不是说想要将你的名号传递到外国吗?现在就是一个好时机”
  
      “什么意思?”日向光不解,但明显脸色缓和了一些。
  
      木目功刀朝着身后看了一下。
  
      从中,走出三名忍者。
  
      生面孔。
  
      也就是说,是刚刚前来报道的忍者。
  
      每个人都穿着马甲,说明至少是中忍。
  
      “日向光,你加入他们三个的队伍,组成四人小队,小队负责深入敌后,进行各种破坏或者奇袭任务你们的任务将关乎大部队的走向,说不定一次奇袭任务的成功,就能为村子带来胜利。”
  
      木目功刀严肃道。
  
      就差点在脸上写:日向光,我们这些人全都指望着你了。
  
      “嘎嘎~!好!本教主一定完美完成任务!嗯~!”日向光的小脸儿转阴为晴。
  
      之后,在木目功刀的注视下,日向光跟着三人离去了。
  
      “可恶!”日向光走后,木目功刀猛地一拳锤在了桌子上,脸上换上了一副愤怒的模样。
  
      “连一向冷静的你都如此气愤那个调令”身后的阴影晃动了一下,旗木朔茂从中走出。
  
      木目功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情报卷轴,递给了旗木朔茂。
  
      旗木朔茂展开,稍微看了一眼,眉头就立刻皱起。
  
      上面,是关于日向光三人的调令,来自木叶高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