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狱当无常047 气场压制,我在地狱当无常47 气场压制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047 气场压制


  “咋办、咋办呐?”雷总急得团团转,双手紧紧抓着十三少的胳膊惊恐问道:“现在毫无眉目,阎王大人就已经发现桦子死了的事!我是该如实禀报,还是说厉鬼杀的?”
  十三少一时语塞,他无法给雷总做这么重要的决定,一个有被误解的危险,一个有事情暴露的危险,哪有什么万全之策。
  “雷总。”殷石却在一旁单手抓住雷总的肩膀,二人同时看过去。
  只见殷石十分严肃的问道:“我想听你一句实实在在的话,你向十三少和我保证,只要你说这事完全和你无关,我们一定会帮你。”
  “我保证!”雷总举起三根手指,十分老套地赌咒发誓的说道:“我当然保证了!我说的全是大实话!”
  十三少此时才明白,为什么总感觉一路上殷石都有些神色复杂,原来是内心中始终有所怀疑。
  于是笑着垮上殷石的脖子,打破现在这尴尬地气氛,同时替雷总保证道:“石仔,我相信雷总的人品,无需多虑。”
  听了十三少都这么说了,雷总的眼神看起来也实在真诚,殷石决定放下心中的芥蒂,首先站在绝对信任的立场,再一起共破难关。
  不得不说,这对于殷石来说,给予绝对信任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虽说在《古惑仔》的电影里,把那份兄弟情谊演绎的感天动地的,但在他混街头这些年,见到更多的都是见利忘义、人前笑呵呵背后捅一刀的肮脏行径。
  所以这次殷石的决定,一方面有可能把自己也搭里面,另一方面,也是一个新的开始,真正收获信任、敢去信任的开端。
  殷石说出了自己的建议:“我觉得谎言难免被拆穿,与其日后一直提心吊胆下去,不如直接和阎王大人说实话。”
  然后看向十三少,征询也是建议:“我们两个在旁多递点好话,保证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我相信阎王也会给我们一些时间的。”
  “嗯。”十三少想了想后,点点头:“这应该是最稳妥的办法了。”然后看向雷总问:“你觉得呢?”
  “好吧!”见二人都这么说,雷总也答应下来,同时狠甩了甩双手,仿佛要把全部的紧张不安借此甩出,刻意虎虎生风的步伐,也只是在堪堪地维持着他最后的自尊。
  阎王一贯处事不惊,见到除了召来的雷总,身后还跟着殷石和十三少,也没多做评论。
  只是坐在宽大的办公椅里,一条细长的胳膊搭在办公桌上,一只手指有意无意地敲着桌面,眼皮低垂,目光都未直视雷总。
  在这样强大的气场下,阎王以冷冷地音调问道:“雷无常,桦无常是何状况?”
  “回阎王大人,桦无常他、”雷总还是紧张地顿了一下后才继续说完:“可能是死了。”
  “怎么死的?”阎王应该是早已料到这结果,语调甚平地继续问道。
  雷总将事情经过如对十三少他们讲的相同,又复述了一遍。
  阎王面色平静地听完雷总所述,这个时候才第一次抬眼正视雷总,却是沉声问道:“为何不早来报备此事?”
  随着这句问话,别说雷总,就连他身后的殷石和十三少都同时跟着颈后一凉,仿佛被捉住了痛脚般,立马紧张起来。
  同时庆幸,幸亏没有采用说谎的方案,不然阎王这一个凌厉的眼神,就会吓得立马反悔说实话了,到时候更是有嘴说不清。
  “我、我、我就是,怕被误会。”雷总一时结巴起来,乱七八糟的解释道:“才晚了,就又去了趟事发地,但、但是又没发现什么。原谅我,阎王大人,我没杀桦无常!”
  殷石听了他的话,简直一脑门黑线,这和不打自招有区别吗?自己确定是没信错人吧?
  但事已至此,再摇摆不定就是给自己挖坑。
  于是殷石趁着阎王还没发怒,赶紧上前一步,不卑不亢地说道:“我们认为桦无常的死因实在蹊跷,所以先自行调查了一番,而且蹊跷的不止一件。”
  阎王微扬侧脸,以平淡无波的眼神看向殷石,问道:“还有什么?”
  此时冷峻的阎王,和之前柔声的她真是大相径庭,明明是同一张漂亮的脸,只是眼神和神态的细微不同,就能让人有心花怒放和如芒在背两种极端感受。
  “首先是短短时间内,尸身不见已经够奇怪,后来,这条任务更是不见了,仿佛……”
  殷石本来微低着头,在最后一句话时才对视上阎王的双眼:“……根本就没人死过。”
  伴随着这句话,阎王的眼神总算有了点变化,不再那么凌厉。
  阎王略作思索,便直接按向桌面上的座机,接通后吩咐道:“崔判官,带着今日生死簿来我这里。”
  很快,崔判官怀里抱着一本厚厚的书就到了阎王办公室。
  话说还这是殷石第一次见到生死簿的外观,大概30*20cm的长宽比,厚度也足足有5cm或者更多。
  全黑的硬质书皮、没有一丝烫金之类的装饰,就那么一黑到底,只有中间竖着的三个暗棕色大字:生死簿,以及书脊处底部,同样的暗棕色小字,标注着戊戌·丁巳·丙寅。
  所以说,这只是今天的生死簿就这么厚?
  那这几千年来,光是存放生死簿就得弄个上万平的大仓库才够用吧?
  还在殷石胡思乱想之际,阎王已经问起雷总:“你们的任务是几点?”
  雷总回忆了下,答道:“下午两点十五左右。”
  崔判官站在办公桌一侧,在桌上哗哗地翻起生死簿,同时嘴里念叨起:“今日未时五刻,共8人死亡。”
  “名字呢?”阎王又问雷总。
  “那个。”雷总双臂低垂、低着头不敢看阎王,嗫嚅答道:“好像是姓方,我没、没太记清楚。”
  崔判官前后几页翻了翻,摇了摇头说道:“今日阳寿已尽者,没有姓方的。”
  雷总想试着挽回一下,向阎王申请道:“我不知道有没有记错,但我记得他的长相,我可以看一下生死簿吗?”
  见阎王点头,雷总马上奔过去,翻起今天这八个人的资料,来回翻看了两遍,终于丧气地退后一步,说道:“生死簿上也没有此人,但是我真的收到任务了啊。”
  阎王知道问判官也是无用,他们当值的每一时刻都在不停地分派着任务,更不可能记住眼前一闪的人名,如果雷无常没有说谎,那这件事的确很蹊跷。
  十三少此时也走上一步,对阎王说道:“正因种种蹊跷,我们认为应该彻查此事一番。而且,我们相信雷无常的人品,不会做出这种杀害同僚的恶行。”
  听到十三少挺身而出的保证,阎王并没有一丝动容,“人品”这个虚幻的词汇,在她这里的作用实在不值一提。
  在这地狱当中,见到最多的就是黑暗、残忍,人性都可能没有,遑论人品?
  “既如此。”阎王抬眼望了一圈三人,以最后通牒的冷酷声音说道:“从此刻算起,给你们72个小时的时间。”
  阎王并没有说超过时限会怎样,但这个语气已经让三人一身冷汗,更不敢讨价还价多要求时间,就此纷纷躬身告退。
  虽说要到了三天时间,但是对于三人来说却是毫无信心,现在基本是两眼一抹黑的状态,感觉前路布满荆棘。
  看着大家低落的士气,殷石第一个鼓舞道:“别灰心!一步一步来,好歹我们现在有三天时间了,先去医院查死亡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