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狱当无常048 世间安得双全法?,我在地狱当无常48 世间安得双全法?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在地狱当无常 > 048 世间安得双全法?

048 世间安得双全法?


  再次来到医院,时间已经过了5点,医院的人更少了,值白班的医生已经陆陆续续下班,与值夜班的医生交替。
  目前三人知道的最明确信息,就是这人是因心肌梗塞而死。
  看了下一楼的导视牌,三人直奔位于三楼的心血管内科,不过究竟死亡证明怎么开、在谁那开、去哪找就真的一无所知了。
  不过,当殷石看到孤零零一人坐在导引台里的小护士,就知道这事情并不难办了。
  这间医院虽然不是三甲医院,但设施真是修得不错。
  每层在电梯出来的位置,都有一个巨大的四方导引台,每一面长达5、6米、高达1.5米左右。
  其中三面,有支出来的长条台面,各配有一台电脑、一张椅子,也就是说,在常规时间是同时有三人进行导引的。
  可能是因为现在是换班时刻,也可能是因为医院病患不多,所以减少了人员配置,总之,现在就只有一个年轻小护士意兴阑珊的坐在那里无聊着。
  “老十三。”殷石笑着对十三少一偏头指向那小护士,说道:“这是你的专业了,去打听下在哪能找到死亡证明。”
  十三少对自己的魅力心知肚明,不推辞不谦虚,作势抻了抻衬衫、理了理袖口,走进导引台左边那侧的长长走廊,从卫生间里显了身,慢悠悠走到导引台。
  “很累吧?”十三少大长腿站定在小护士前方的导引台,一只胳膊搭在台面上,轻微依靠,装作神色疲倦的样子,不看小护士,而是双目无神的看着走廊尽头。
  小护士显然被突如其来的问话给问懵了,她每天听到最多的是“xx科室在哪边?”“CT在哪里取?”“xx医生在吗?”等等重复性问题。
  一遍遍充满笑容地为他们指着相同的路,还有很多人像听不懂似的,还得再解释一次又一次。
  慢慢地这股耐心终于被消磨殆尽,假笑都笑不出来了,却要被人以为在甩脸子,而怒瞪一眼。
  “啊,还行。”小护士虽然坐在导引台里面看不到十三少的大长腿,但从他的身高也可以判断出此人挺拔的身姿。
  更不用提,在这件质地版型皆完美的黑衬衫下,衬托出得那张略带疲惫和忧愁的俊脸。
  十三少一副强颜欢笑的样子,视线低垂落在地上,低声说道:“呵,看来我也该去看看医生了,病急乱投医的都开始扰人了。”
  看他忧伤的样子,小护士心里一顿小鹿乱撞,嘴里也连忙说道:“没有,您别乱想。”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有家人在看病?”
  “嗯。”十三少目光对视上小护士,一双多情的桃花眼,不用带什么表情,就已经是含情脉脉,微微叹了口气:“是我奶奶,恐怕……”
  殷石和雷总就站在两三米之外,静静地看着他表演。
  殷石心里对十三少的敬仰真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到了从搭讪到进入正题的撩妹+套话手法的?
  还有他那六的一匹的忧伤疲惫神情,不去拍戏真是浪费了!
  身为医护人员,肯定还是要照顾到家属情绪的,小护士善良的安慰道:“您不用太担心,医生会尽最大努力救治的,家属在这个时候,更要打起精神。”
  “宛宁。”十三少看到了小护士胸前的名牌,直接亲昵地叫道,但又不失礼貌的问了一句:“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啊,可以,可以的。”小护士再想拿出专业的态度对待眼前这帅哥,现在也难免有些羞涩了,半低着头答道。
  “宛宁,谢谢你安慰我,但我也知道有些事情就是无法避免的。”十三少说完顿了一下,别具深意地看了一眼叫李宛宁的这个小护士,又说道:“其实,我家里人也都有心理准备了,大概,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
  “唉~!”十三少把双肘支在台面上,双手捂住脸,重重地叹了口气。
  导引台里的小护士见状连忙站起身,考虑了一下后,勇敢地伸出手,轻轻地抓住十三少的手腕,安慰道:“您别太难过了。”
  “宛宁!”十三少顺势用另一只手,轻轻抓住小护士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诚恳地问道:“这是我第一次失去亲人,麻烦你告诉我,是不是如果我奶奶去了,医生就会直接开具死亡证明了?”
  小护士脸上带着绯红,勉强维持着专业态度,答道:“是的,病人在医院内嘶……去世,相关科室的医生会开具死亡证明的,在网上填写报告后,卫生计生部门会负责添加至正常死亡人口信息库、到时家属就可以将遗体进行火化等后续事项了。”
  十三少双目失焦的点点头,手依然没放开,似思虑过后才问道:“那像是我奶奶因为心肌梗塞这种病,就会是那个……呃……”十三少做出一副一时卡住思绪的样子。
  “心脏内科1室的张医生。”小护士接口道。
  “哦,对。”十三少苦笑,同时目光向殷石他们的方向一瞥。
  殷石他们心领神会,不再看戏,转而寻找起心脏内科1室在哪边。
  一直走到左侧的走廊尽头,才看到关着门的办公室上,门框旁钉着一块银色金属牌,上边竖着标注的宋体黑字:心脏内科1室。
  殷石和雷总直接魂穿进门,里面空无一人,看样子是已经下班了。
  殷石打量了一下这间不大的科室,大概15平米左右。
  靠近门口的右侧墙壁,有一张有些泛旧的蓝色诊查床。在靠里侧的墙壁,是一个标准的四门白色资料柜。
  靠里面的左侧墙壁,有一张办公桌,后方是医生坐的办公椅,前方是供患者或家属所坐的木凳。
  办公桌上有一台液晶显示器,一个书架,书架里摆放着几本关于心脏类的书籍、一些本子、册子、文件夹,几支笔插在书架前端的空隙内,一个保温瓶、旁边还有一大盒白茶。
  茶叶的后面是一张家庭相册,一个中年男人、一个中年女人、中间是一个笑容满面的20岁左右的女孩儿双手比着V。
  可以,这很医生。
  “我来翻翻,你把风。”殷石对雷总说道,毕竟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医生再来用这间诊室。
  “好。”雷总应着,走到门边,半个身子探向外面、半个身子留在室内,像个被劈成一半的傻鬼似的。
  殷石显了实体,迅速翻看起书架里的东西,很快,还真让他在一个文件夹里找到了好几张A4大小的死亡证明书,但糟糕的是,这些都是空白页啊。
  也是,写完了之后肯定是要交到家属手里的,又不可能有复印件,但既然要联网报告的话,电脑里肯定会有相关信息吧。
  殷石打开电脑,熟悉的蓝色开机画面,然后定格在输入密码的页面上。
  啊!密码!密码!!密码和马赛克就是阻碍人类进步的两大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