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煌图腾第六十五章 暴乱,幽煌图腾第65章 暴乱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幽煌图腾 > 第六十五章 暴乱

第六十五章 暴乱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幽煌图腾最新章节!
  
  “菜叶子虫,你真的要留在这里,不跟我去赤焰城吗?在那里我可以照应着你,父亲可是说了,不久之后,原禁狱内就变得危险了。”
  
  女孩向青蛇问道。
  
  幸科摇了摇蛇头,沉声道:
  
  “到了哪里都危险。赤焰城毕竟是人族所在,即便将军庇佑我,我去了也肯定备受排挤,还不如就在外面找一些机缘。对了,小安你知道这一次原禁狱中真魔现世,外界是哪些势力负责镇压?”
  
  “不是很清楚!”
  
  叫做小安的神秘女孩摇摇头,道:
  
  “父亲说按照常理应该是空海礁、黄石道场、覆魔十八殿还有真蛮庙的,但不是马上就是幽冥府遗剑大会吗?所以父亲觉得此次遗剑大会很可能会和原禁狱真魔现世联系在一起。进入原禁狱的远不只这四方势力。”
  
  “到时候,无数天才涌入,原禁狱内肯定极为混乱,所以菜叶子虫你可要小心啊!到时候可别被人家联手把蛇皮都给剥了。”
  
  幸科也就是蛇脸,展现不出太多人性化的表情,要不然肯定是一张大黑脸,他吐了吐蛇信,有点闷闷地道:
  
  “小安,你这也太伤我心了。估计现在在原禁狱中的也就我和你还有将军三个人亲近了,你还不给我点温暖,说这些丧气话。”
  
  “我可没有吓唬你。你不是被阮文追杀进来的吗?嘻嘻嘻,神魔化境的人这次大几率也是要进来的,到时候阮文肯定会有很多帮手,而你可就惨了。”
  
  小安笑嘻嘻地道。
  
  幸科:“……”
  
  幸科顿时有点蔫,但马上就有点气愤,破口大骂道:
  
  “神魔化境的那些畜生都是些疯狗,动不动就逮住我咬,不就是一口白龙之火吗?阮文他一头墨麒麟要白龙火有什么用?盯了我这么多年,有本事去找我家老祖去啊!哼!这次进入原禁狱,他能比我强多少?还能用破空锥吗?有帮手也没什么了不起,他先追上我再说,就算追上了……额……我也有帮手,小……罗刹大哥,你说是吧?”
  
  幸科眼巴巴地看向姬白宿。
  
  姬白宿正听两人聊得火热,正好了解一些外界的事情,崇明大陆辽阔无尽,他这么多年来偏安一隅,就知道莫声塔、珞国这一亩三分地,听着两人嘴里什么空海礁、神魔化境这些之前听都没听说的大势力,就想着自己好好听听,补补知识。
  
  但这条似乎被人追杀的青蛇却一副可怜兮兮地望过来,就差没缠上来了。
  
  姬白宿有点犹豫地点点头,道:“我会……帮你的!”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时候怎么拒绝?
  
  听到姬白宿的应允,幸科差点兴奋地没有把姬白宿缠住。这地方,神兽再怎么强也是有限度的,而罗刹就不一样了。
  
  自上古年间,罗刹族就凶名远播,举族流放原禁狱后,在这特殊的环境下,罗刹族可以说是除了狱中自然诞生的生灵外,最适合生存的一族。
  
  在这里,罗刹可以发挥出更强的天赋。
  
  而且姬白宿的承诺可不是只针对他们这几个罗刹,背后还有一整个罗刹族。
  
  可以说,找了罗刹族当靠山,在原禁狱内就混得舒服了,就算神魔化境中的那群人进来又如何?难不成还能为了追杀自己与整个罗刹族为敌?
  
  幸科兴奋地想着,转念间,又担忧起来:
  
  “罗刹族中……应该没有神魔化境的人吧……?”
  
  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罗刹族早与神魔化境有所勾结,那他找罗刹族当靠山不是找死吗?
  
  可思来想去,幸科发现,自己还真不知道罗刹族与神魔化境有没有关系,不论是自己族中还是宗派内都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该死的,幽冥府对原禁狱把控太严严格了,什么消息都不放出来……不行……得找个机会套一套,如果真有点关系,还不如跟着小安去找将军,就算赤焰城中的人族对自己会有所排斥,也好过死在罗刹族和神魔化境那帮孙子手中……而且,好像罗刹族确实和幽冥府那位有点关系?”
  
  幸科越想越心惊。
  
  传闻,幽冥府那位王可是与罗刹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搞不好罗刹族真是幽冥府那边的棋子,那幽冥府下的神魔化境与罗刹族就撇不清关系了。
  
  “现在不能让小安离开,得先让她留下来,实在不行得把我也带走。以将军的性格,小安肯定保命宝物多,这时候得抱大腿了。”
  
  幸科暗暗嘀咕,这时候可不是矫情的时候,该算计就得算计,毕竟可是关乎性命的大事。
  
  “小安,你暂且就先和我们待在一起,原禁狱中太危险了。千万别试着一个人去赤焰城,等过段时间,我的伤势养好了,再带你去找将军。”
  
  幸科转向女孩小安,一副关切的语气说道。
  
  姬白宿也深有同感。
  
  让一个女孩独自在原禁狱中活动确实太危险了,就算她有再多的神秘手段,能力也是有限的,要不然也不会被弗洙他们抓住。
  
  “可是……”
  
  叫做小安的女孩犹豫着道:
  
  “可是我是偷跑出来的,如果不赶紧回去的话,肯定又会被爹爹惩罚的,到时候就别想再出来了,你不知道,赤焰城那个地方很闷的,地方又不大,还都是些没意思的人,一点都没有菜叶子虫你们有趣。”
  
  女孩苦着一张脸。
  
  幸科却有点不自然了。有趣?是好欺负吧?也就在原禁狱这地方,你借不了将军的势,否则你也会觉得赤焰城的人有趣。
  
  幸科腹诽不已,语气却依旧循循善诱:
  
  “如果你安然无恙地回去,将军那么疼你,肯定舍不得惩罚。可如果你受伤了,回去之后,将军才肯定会禁足你。”
  
  姬白宿在一旁挑了挑眉毛,这有点强行解释啊!感觉这条蛇有点不愿意让这个女孩离开。
  
  但下一刻,姬白宿就大跌眼镜。
  
  小安皱着眉头微微思索一番后,嘀咕道:
  
  “有道理有道理……还真不能让爹爹看到我受伤。”
  
  女孩抬起头看向幸科,眼睛眯成了月牙,笑着道:
  
  “那菜叶子虫你可得伺候好本小姐,不然爹爹肯定揍你。”
  
  说着,女孩轻轻一飘,身体落到了幸科蛇躯之上,双手环住了蛇颈。
  
  幸科不情愿地摇晃着蛇头,但也没有真的挣脱。
  
  “这个女孩来历非凡啊!连青蛇这种强大的神兽都只能‘逆来顺受’……”
  
  姬白宿眼神微动,旋即沉声问道:
  
  “青蛇,你现在要完全恢复实力需要多久?”
  
  青蛇受了很重的伤势,连气息都显得极不稳定。
  
  闻言,幸科沉吟道:
  
  “要恢复到全盛时期至少得悉心疗养月余,但恢复到往前的八成只需要四五天即可。”
  
  他没有说自己受伤究竟有多严重,只是模棱两可得谈及自己恢复需要多长时间,显然是留了心眼。
  
  当然,姬白宿的问话本身就是给幸科留余地的机会。毕竟认识也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相交最忌交浅言深。
  
  “四五天……?”
  
  姬白宿低声重复了一遍,语气有些遗憾。
  
  “怎么了?”
  
  幸科察觉出了什么,沉声问道。
  
  四五天恢复八成实力已经很难得了,他这次被卷入原禁狱后,直接被传送至了翼人族大本营裂空城领域内。硬生生从翼人族大军包围中逃了出来,然后又是一路被赤翼神将丰将军追杀,一身伤势之重,用个“支离破碎”形容毫不夸张。
  
  如若不是身处原禁狱这种处处危机四伏的地方,他肯定是要耗费数年的时间悉心调养,但现在嘛,他只能耗费巨大的代价,硬生生将伤势治愈,四五天时间在他看来已经很短了。
  
  “如果你伤势没好,说了也没用。”
  
  姬白宿摇摇头,一个伤势如此之重的神兽,不成为拖累就很好了,期望带着他去救人简直天方夜谭。
  
  “轰咔……”
  
  一声巨大的爆震响起,仿佛平地起惊雷。天地间所有的声音在这时候都被湮灭,隐藏在地面下,只能从地缝窥到一角的滚滚岩浆这时候尽皆喷涌而出,激荡的热流直冲入黑暗的高空。
  
  “轰隆隆……”
  
  地面剧烈的震动起来。
  
  喷涌的岩浆火光映照下,姬白宿的脸色冷峻无比,犀利的眼神猛地射向一旁的弗蝾,喝道:
  
  “怎么回事?”
  
  姬白宿自小就被外公评价为“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突如其来的巨大动静,饶是一向冷静的姬白宿都有点绷不住。
  
  此刻,黑暗笼罩下的天地剧烈晃动,岩浆喷涌而出,巨大的轰鸣声不断,仿佛灭世场景。
  
  弗蝾也极为紧张,向着姬白宿大声回应道:
  
  “圣子,是‘暴乱’,大家跟紧我,小心从地底窜出来的触手会误伤。”
  
  弗蝾当先一人伏低身体,手脚并用抓紧地面沿着山丘边缘缓缓爬行。
  
  其余人也纷纷效仿,努力在剧烈晃动的地面上保持身体平衡,小女孩小安也谨慎地从青蛇幸科背上爬下。
  
  身受重伤的翼人娄真奇和昏迷不醒的弗末嗟则都伏在已被扈忝奴役了的翼人聿苓背后,令扈忝叫苦不迭。但姬白宿不为所动,在刚刚的战斗中,扈忝那些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姬白宿?姬白宿虽然不提,但也没有忘记。
  
  “触手?误伤?”
  
  姬白宿也是同样的动作,跟在队伍的最后,一手还时不时地帮衬着察卟忝。
  
  下一刻,一根仿佛仿佛未缩小身躯时的青蛇一样的褐色“触手”从不远处的地面直接破地而出,笔直射向黑暗中的高空。
  
  隐约间,莫名的惨叫声传来。
  
  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无数的粗壮触手贯穿天地之间。
  
  姬白宿登时目瞪口呆。
  
  而离姬白宿他们不足十里的一处黑暗笼罩下的山壁处,空间出现了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