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天一剑第三百五十一章 轻依,容颜 新,荒天一剑第351章 轻依,容颜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荒天一剑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轻依,容颜 新

第三百五十一章 轻依,容颜 新


  离族
  苦竹站在属于自己宫殿的门前,浑浊的眼睛开始变得清明,但自己的味觉,可以感觉到在消退。
  自己当年为了得到惩戒荆棘——莫雨的认可,承受百病之苦百年之久,在那期间,自己一身的触感都是消失不见,仿佛自己根本不存在世间一样,寻常人恐怕没有多久就会崩溃,而苦竹,承受了百年,在那期间,自己则是只能依靠自己的灵力化身来告诉自己,自己还活着。
  现在自己虽然得到了认可,但没过一段时间就会失去一感,恢复一感,原本依靠自己的灵力可以压制住百病,让自己并不重要的触觉抑或味觉消失,但随着自己和荆棘之间的联系加深,自己越来越不能控制,前一段时间自己的视觉居然被百病蒙蔽了!
  “烛泪……”苦竹收回心思下意识的开口,但下一刻就是轻轻摇头,自己忘了,烛泪也被离寒给派出去了。
  最后,苦竹还是开口:“月惜……”
  “主上。”这时终于有人回答。
  而苦竹听到后却是皱着眉头转身,看着这个脸上布满疤痕的女子:“怎么是你?月惜呢?”
  “回主上,月惜被界主派了出去,怎么?主上您不知道吗?!当时界主拿着荒侍令,我们以为……”那女子越说越急,最后被苦竹伸手阻拦了下来。
  “罢了!用就用吧!我和离寒,本就不分彼此了。”苦竹摇着头苦笑,抬起头又是问道:“离寒他给我留了多少人?”
  “回主上,两人。”那女子拱手。
  “呵!倒是挺不客气的。”苦竹在心里虐了离寒百十遍后回到殿里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我记得你叫容颜?”苦竹看着那女子问道。
  “回主上,我的名字正是容颜,还有一个姐妹,她的名字叫……”
  “轻依……”此刻,一名温婉的女子端着一杯茶进了宫殿,袅娜娉婷的身影,仿佛不禁细风轻吹。但容颜知道,这副身躯下隐藏了多么可怕的力量。
  笃!
  茶杯被轻依放在了苦竹身边的的桌子上,接着轻依就是抱着端茶的木托盘安静的站在了一边。
  “茶艺是和月惜姐姐学的,可能还是生疏了些,还请主上不要嫌弃。”轻依轻笑。
  “嗯!”苦竹点头。
  接着苦竹就是看向了容颜:“以前听你名字,以为是个倾城佳人,不过你一直带着面具,倒是没有见过,今日第一次看见怎么是这副模样?”
  “啊?!主上您……”容颜捂着脸吃惊!
  “百病已无,现在我的眼睛已经能看见了,现在味觉倒是没了……”苦竹解释。
  “是这样啊!”容颜发现了自己主上那浑浊的双目再次清澈后急忙把自己的面具给带上了。
  “我这疤痕……”容颜捂着脸犹豫。
  “怎么?不想说?”苦竹一笑:“那就不必讲了,我对别人的故事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好奇,不过百晓那家伙倒是挺喜欢别人的故事的,你的脸可别让他看见,不然指不定他对你做出来什么事情逼着你讲呢!”苦竹端起茶杯尝了一口就是又把杯子放了下来。
  “我的脸……主上问了,我就说说吧!”容颜这时却是开口:“其实只是很普通的一个故事……我遇见曾经的主人神上苦樱冥之前,不过是个普通人家的婢女,那家老爷看上我的美貌,强行玷污了我,不过可惜那人的正室不待见我,便寻了一个机会,割花了我的脸,把我扔了出去……在之后,我就去寻找神上,遇到神上后,神上问我为什么要修行,我告诉神上我要报仇,为我这一脸的疤痕报仇,后来,我虽然十七岁筑基,但仅仅不足三十年,就是已经成就了玄仙巅峰之位,不过当我回到那家时,却发现……”
  说到这里,容颜则是叹气:“发现那里早就人去楼空,什么都没了,后来问了旁人,才知道那些人早就死了,一辈子的积蓄也被自己的后人败坏光,早就不知道流浪到什么地方去了……”
  “在那之后你回到了先祖的身边?没有选择离开?”苦竹询问。
  “神上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救我一命……还教我一身本事,我不能忘恩,只可惜,我实力太弱,自始至终……都没有为神上付出任何…………还要在最后的时光里,被神上封印起来,哪怕神上快死了……却还是想着怎么保护我们……我真的……恨我自己!神上那么一个温柔的人,对待身边人那么好……最后……却被血沧海生生撕成碎片!!”容颜的头低了下去,握紧的拳头里有血在流。
  自己仿佛又看到了那日一身粉衣被血染红的神上封印自己时忍着痛笑着告诉自己这些人她没事,让自己睡一觉,醒来还能见到她,但没想到,这一睡,就是数十万年,再醒来,什么都已经不见,自己只能在古籍里面,得知苦族的神明——荒神苦樱冥被血神血沧海生生撕成了碎片!
  “喝一杯吧!已经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苦竹的声音很轻。
  这时,低着头的容颜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青茶愣了,看着杯子里面碧色的叶子散发出来强大的灵力时,则是惶恐的跪了下去:“主上您这是何必,我只是一介荒侍,根本不需要您这么在乎的!”
  “不过是一片竹叶而已,放心吧,荆棘还能结的,再说了,那么些年,虽然被那个离灵小丫头拿走了一些,我总还是有一些存货的。”苦竹摇了摇头,伸出另外一只手把容颜给扶了起来:“先祖何时把你们当下人看了?她那么珍重你们……我哪有资格看轻你们?喝了吧!这荆棘上的叶子,倒也有些清心明息的作用。”
  “那……多谢主上了。”容颜最后还是把苦竹手里的杯子给接了下来。
  接着苦竹在自己须臾子里又取了一套茶具,沏了一杯茶后,递给了站在自己身边的轻依:“你也来一杯吧!”
  “谢主上。”轻依倒是没有客气,因为明白自己拒绝没有用。
  “味道如何?”苦竹看着刚喝了一小口便是呲着嘴皱眉的两人笑。
  “好苦!”两人同声回答。
  “确实苦了点。”苦竹点头。
  “这还是茶吗?这不是人喝的吧!”轻依皱眉。
  “还行吧。”容颜虽然也是皱眉,但还是继续喝了点,半杯过后,就是再也喝不下了。
  “有没有喝过一整杯的?”轻依好奇。
  “这茶确实苦,不过离寒能饮下两杯,而对于那个百晓来说,倒是像喝水一样。”苦竹想起来曾经百晓喝过之后居然如无其事的又问自己要就是想笑。
  “为什么?是因为实力强大吗?”两女好奇。
  苦竹却是轻轻摇头:“心中苦的多了,这茶,就不苦了。”
  接着苦竹抬头看了一眼轻依:“你的茶,泡的也不错。”
  “不敢!主上谬赞了,在您面前,还是有些班门弄斧了。”轻依将茶给细细的收好在须臾子里后听到苦竹的话就是觉得尴尬。
  “班门弄斧吗?我倒希望班门弄斧的人再多一些。至少那样,魔尊出现的时候,还会有人现身,为我人界一战,而不是靠着别人的羽翼苟且偷生。”苦竹叹气。
  接着轻依却是不解:“主上您的味觉不是……怎么还品的出来我的茶。”
  “泡了那么多茶,一点眼力还是有的。”苦竹点了点头。
  接着苦竹就是站了起来:“好了,你们两个去准备一下传送阵吧!”
  “去哪?”容颜好奇。
  “华洲,委羽山。那里,有点东西要出世了,我们过去看看吧!”苦竹回答:“你们两个收拾好也跟我一起吧!”
  “是!”轻依和容颜对着苦竹行了一礼后,就是转身离开了这里。
  “霸鸿图残卷,霸拳的后段,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人得到这个东西了……”苦竹叹气。
  “所谓的修罗嘛~有时候也不过是个万人敬仰的可怜人罢了!武铭,既然答应了你,这个东西我给你找来,希望你真的可以控制的住吧!”苦竹看着外面渐渐被晚霞侵占的天空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