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妃养成:世子爷宠妻攻略第310章:她现在是他的妻子,萌妃养成:世子爷宠妻攻略第310章:她现在是他的妻子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萌妃养成:世子爷宠妻攻略 > 第310章:她现在是他的妻子

第310章:她现在是他的妻子


      这哪里是给儿媳妇训话,分明是老父亲在交代将要出嫁的闺女。
  
      李立轩是她的郎君,江夏王是她早已熟悉的长辈,苏梨发现自己所担心的新婚后生疏并不存在,王府给她的感觉就和家里一般,也渐渐放松下来。
  
      说话间早膳已经准备好,江夏王便命管事带人将早膳摆了上来。
  
      一家三口用过了早膳,江夏王说自己还有公务要处理,让李立轩今日好好陪着苏梨,不必再做旁的事情,便让两人告退了。
  
      从明荣堂出来,苏梨打开江夏王给她的荷包一看,里面是十张一千两的银票,不由得吓了一跳。
  
      “父亲的意思,是让你有什么喜欢的便自己去买。”李立轩笑道。
  
      “可这也太多了”苏梨嘟囔着道。
  
      她虽对钱财没那么在意,但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一万两银子的购买力她还是知道的。
  
      父亲大人这是要她买啥
  
      “也不算多,我和父亲在军中待久了,缺什么都将就,不如你们女子细致,总有粗心顾不到你的地方,你手里有点钱的话,缺什么了也好置办。”李立轩道,“而且你现在开始学武不说,又要学习毒道,比如药材一类,都是很费钱财的。”
  
      “可是药材我可以直接找大哥哥拿啊。”苏梨停下脚步。
  
      李立轩也停下脚步,转身认真的看向苏梨“梨儿,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是江夏王府的人了。”
  
      所以就算是从苏家拿药材,也要给钱的。
  
      亲人送的礼物是一回事,长期要用的东西是另一回事,他岂有让妻子从娘家白拿东西的道理。
  
      这并非小气和疏远,而是君子之交该有的堂堂正正。
  
      苏梨怔了怔,明白了李立轩的意思。
  
      面对他的严肃和郑重其事,她也认真点了头。
  
      “潇然,我懂了。”
  
      许是她与他早有夫妻之实,父亲大人又一如既往的待她,她总有种自己只是换了个住处的感觉。
  
      到这一刻,她才恍然明确的意识到,她已经不是苏家的大姑娘了,她现在是李立轩的妻子,是江夏王府的世子妃。
  
      这种感觉很奇怪,有些失落,又有些满足。
  
      她离开了父母的羽翼,以后要经营自己的家了。
  
      苏梨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底细细碎碎的情愫在蔓延。
  
      李立轩看出了她眼中的变化,瞧见四下无人,便将她拉进了怀里。
  
      “潇然”
  
      他将她搂在廊下亲昵厮缠了许久,才牵着她的手继续走。
  
      “我们去哪儿啊”
  
      李立轩道“先带你在王府各处熟悉熟悉,别在自己家里还找不到路。”
  
      “我我我有碧儿和阿桃帮我认路”苏梨反驳。
  
      他分明在戏谑她路痴的事情。
  
      “而且,我只是在没有标识的地方容易迷路罢了。”
  
      李立轩觉得可爱又好笑“没笑你,这不是想让你开心么,王府四百多亩地界,还是有不少地方可看的,我都带你去瞧瞧,日后练功烦了也好有去处散心消遣。”
  
      苏梨嗯了一声。
  
      “当然,王府里待着闷的话,那就出去逛逛,罗文说江州城里有几家勾栏说书的不错,你应该会喜欢。去城外也行但是要带人,喜欢热闹的时候随便带,喜欢清静的时候至少要带上阿桃姑娘。”李立轩又道。
  
      “不是姑娘啦”苏梨纠正道,“阿桃成亲了的,还有个七岁大的儿子。”
  
      “那她丈夫怎么舍得”李立轩不明白,他愿意苏梨习武是一回事,却绝对不愿她去过刀口舔血的日子。
  
      “阿桃的郎君,本来是勾陈殿最好的杀手,但在一处出任务回来的途中,被虚妄之海的人撞见,遭遇几十个人围杀,没有了”苏梨解释道,“阿桃他们兄妹三人,一共就一个孩子,总要有人继承勾陈殿的,所以阿桃的儿子去年就开始训练了,是阿桃主动接了这个任务来保护我的,大概是有些累了吧。”
  
      说起来,阿桃一家人的关系还真有趣。
  
      勾陈殿主、阿桃、阿战都是一个父亲,即上一代勾陈殿主,但是母亲却各不相同。
  
      现任勾陈殿主的母亲也是当初勾陈殿的杀手,后来执行任务失手去世了;
  
      阿桃的母亲是一名官家小姐,战乱中家破人亡流落他乡被上一代勾陈殿主救了,生下阿桃时难产而亡;
  
      阿战的母亲是一名魔道散修,阴差阳错与上一代勾陈殿主在一起,但是生下阿战后没几年便旧伤发作逝世了。
  
      那之后上一代勾陈殿主就没再成亲,一个人将三个儿女养到成年。所以兄妹三人之间倒也不存在什么嫡庶之别,感情也比较深厚。
  
      上一代勾陈殿主虽不是什么情深不悔的男人,对每一任妻子却也是一心一意,对几个儿女也是尽职尽责。
  
      所以这兄妹三人性格虽各不相同,但也都并不偏执或恶劣,否则勾陈殿主也不能成为寒天的好朋友。
  
      时代就是如此,哪怕是在苏梨看来,杀手杀人这种事,就和商人经商,将军打仗一样,接了委托的人命在他们眼里便是资源,称不上什么罪大恶极之类。
  
      就比如苏家再如何正正经经做生意,不欺行霸市不欺压百姓,但苏家占了蜀州和益州上等的药材和山货资源,其他商家必然就拿不到,便会有人因此家道中落、甚至因此破产。
  
      难道因为这苏家就不做生意了,等着自己饿死吗
  
      何况江湖上的事,杀人者不知凡几,有人一不合就杀人,勾陈殿收了钱才杀人,又有多大区别能让人花个白两黄金去请人刺杀的对象,也不会是什么无辜的普通百姓,包括蜀王李诀。
  
      “梨儿的意思,我也不无辜了”李立轩不由得问道。
  
      答案他自然心中有数,但不妨碍逗一逗他的小妻子。
  
      苏梨娇娇的白了他一眼“明知故问。”
  
      征战十几年,经历大小战役上百场,若敢说自己手下绝无无辜亡魂,那此人必然是个伪君子。
  
      李立轩不是好人,但也不是伪君子。
  
      他最多只能保证,自己亲手杀掉的人里面,没有无辜的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