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蜀汉再起第二百五十九章 房陵港,三国之蜀汉再起第259章 房陵港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三国之蜀汉再起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房陵港
.*    第二百五十九章房陵港
  
      可怜天下父母心,罗宪这辈子很少求人。可是眼睁睁看着关鹏、马威、马跃、张微等等一大批年轻蜀汉名臣之后慢慢被刘谌重用,甚至连侄子罗尚和士卒出身的刘杰都深得刘谌信任。
  
      而让罗宪下定决心要为罗袭谋一份前程的关键更在于连霍弋,连他都让自己的儿子霍在率军参与东征了,他可就真的有些坐不住了。
  
      毕竟罗袭今年也有二十多岁了,如果一直留在自己身边,有他的光环在,难以得到历练。更何况吴蜀同盟这局面短时间内不会发生改变,若罗袭留守永安,便很难获得战功,自然也就无法进入刘谌的视野了。
  
      所以,罗宪这一次为了儿子罗袭,他也是拉下脸皮主动拜托起刘杰了。在他看来,刘杰即便出身不高,可是却深得刘谌信任和重用,有这就已经足够了。
  
      刘杰听后,呵呵一笑道:“罗太守言重了!若肯让公子屈就在我的部下,我自然求之不得。我正愁着身边缺一名熟悉永安周边地形的得力干将呢!”
  
      罗宪见刘杰答应下来,心中暗松了一口气,连忙点手唤过儿子罗袭,道:“以后你便在刘将军手下做事,还不快拜见刘将军!刘将军,若我儿以后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只管打骂处罚,权当替我好好教训他好了!”
  
      “参见刘将军!”罗袭今年三十岁左右,长的浓眉大眼,高大健硕,给人第一印象便是勇武之人。不过由于有罗宪良好的家庭教育,所以即便刘杰年纪比他小,罗袭仍然能做到尊卑有序。
  
      刘杰很是满意的点头笑道:“有小罗将军相助,首战可成矣!”
  
      其实刘杰到也不是完全的客套,毕竟他这次所要统领的两万军乃是临时抽调组建而成。若没有原部队将领统帅,很难做到指挥如臂。更何况,有罗袭这样的本地将领做向导,更会省了不少的麻烦。
  
      “哈哈,大哥,以后我们就可以并肩作战了!”罗尚听闻堂哥要和自己一起征战东三郡,也是十分的高兴。虽然他们现在的身份职位已经有些不对等了,但是两人自小培养出来的感情却从来没有变过。
  
      罗袭见状,自是感慨不已,暗自下定决心,这次东征自己一定要大展拳脚,不能辱没了父亲的威名。
  
      次日深夜时分,整个沔水河畔笼罩在一片夜幕之中,仅有天上点点的星光折射在平静的水面之上,却也看的不真切。
  
      此时,沔水两岸寂静一片,唯有沔水对岸的房陵港方向有点点火光闪动,预示着那里有驻军看守沔水一带,以防吴国水军大举偷袭。
  
      不多时,忽然从东边快速驶来十数条艨艟。这些艨艟也尽皆被黑灰涂抹,就连同船上那两名水手也是身穿黑衣。恰逢今夜没有月亮,若离远点不注意看的话,还真就看不清楚水中的船只。
  
      而所谓的艨艟实际上就是轻快的小船,专门负责运兵。论艨艟的攻击力与防御力而言,都远逊于其它战船。所以这些船很显然不是用来打仗的。
  
      等艨艟停靠河边后,从岸边附近的密林中蹿出了两百多名黑衣人来。这些人一身黑衣打扮,手拿裹着黑布的钢刀,肩挎黑布包。在依序跳上船后,便一言不发,或做警戒状,或直接拿起船上的摇橹,配合两名水手划船。
  
      这时的小船之上虽然安静无声,却隐隐透着一股肃杀之气,从中也不难看出这些黑衣人乃是精锐之士。
  
      最后上船的是一名身材高大健硕的汉子,他双目炯炯有神,对着船上的水手说道:“开船,按计划行事!”
  
      船上的水手也不多话,只是微微一抱拳,便立刻开始行船。
  
      这些小船每只船不过载二十余人,顺水而下到也快速。别看水面似乎黑暗到伸手不见五指,可是这些水手们却如同双眼能暗中视物一般,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当十数条小船快速平稳的驶入沔水中央时,却突然分成数波而去。如果细看的话,便不难发现它们行径的方向俨然便是沔水对岸房陵港驻军防守最为松散的地方。
  
      等到船只一条条靠岸之后,那些黑衣汉子旋即登船消失在了茫茫的黑夜之中。而那些小船又独自快速返回,将另外一批黑衣汉子又送到了河对岸,随后也消失在了水天相接之处。
  
      次日深夜,夜风徐徐,与昨夜不同的是今夜月亮高高的挂在天际之上,月光撒落在水面之上,显得格外的清冷。
  
      房陵港里,一名晋军士卒坐靠在水寨栅栏上,头一点一点的,看样子正打着瞌睡。忽然间,不知道他是不是做恶梦了,猛然身子一怔,随即惊醒过来。
  
      那名士卒一惊之下,连忙朝着左右望了望,但见与他同样负责巡江的同伴依旧坐靠在水寨栅栏上,不由轻出了一口气。
  
      说起来,房陵港乃是东三郡的水上门户,但凡永安和建平方向的吴蜀人马想要攻击新城,也仅有水路一条。只要房陵港不失,东三郡无忧矣。所以,晋大将军陈骞对于房陵港十分的重视,令心腹爱将张方领五千人马镇守此港。
  
      张方初到上庸港时,秣兵厉马打算大干一场,毕竟这里乃是连接吴蜀的要冲之地。可后来随着东吴陆军在永安“一战成名”之后,他便认为东吴打打水战还凑合,打攻坚战那绝对叫差劲,岂不见两千蜀兵硬生生挡住了数万吴军猛攻乎。
  
      所以,即便真正能拿下房陵港也没有多大意义,毕竟襄阳和宛城皆在晋手,他们很难组织大队人马对于东三郡进行围攻。也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东吴的主攻方向一直放在江夏与襄阳一带。
  
      而蜀汉从诸葛武侯至大将军姜维起,都对北伐大业情有独钟。偶尔有一个蒋琬有造船东征的意向,最终还半途而废了。可以说,自打关羽丢了荆州之后,蜀汉水军便一直没有再建起过,自然也就无暇东顾了。
  
      以至于在张方的眼里,现在的东三郡反而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地方。渐渐的张方也便生了怠慢之意,更何论他手下的将兵了。
  
      那名晋军巡江士兵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随意向着身后的江面望了一眼,目力所及之处,什么也看不见。他兀自轻笑着摇了摇头,现在又怎么可能会有敌人出现。
  
      一阵夜风吹过,那名晋军士卒感觉有点冷,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打算换了个舒服姿势接着打盹。可忽然间,他轻“咦”了一声,蓦然举起火把向着水中央处张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