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蜀汉再起第六百零九章 孙皓的决议,三国之蜀汉再起第609章 孙皓的决议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三国之蜀汉再起 > 第六百零九章 孙皓的决议
    孙皓的命令,如同一击重锤狠狠的击打在丁固等南吴文武心头。他们大吃一惊的同时,纷纷跪倒求情道:“陛下开恩啊!请您念在范太尉为大吴效力了一辈子的份上,法外开恩啊!”
  
      “陛下,功是功,过是过。今日您纵容了范缜,下次就会有王缜,李缜跳出来。此头不可开,此风不可涨啊!”孙谦与何定等人眼见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不由也跪谏道。“陛下,范太尉乃是我大吴的肱骨之臣,即便他的无心之言有些不当之处。可是现在正是非常时刻,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自毁长城了啊!”丁固发现孙谦他们一心要治范缜与死地,在内心无比愤怒的同时,
  
      也只能采取曲线救国的方法了。孙皓听着两方各有言辞,似乎又各有道理,想了半晌,这才说道:“范缜恃功自傲,屡次出言无状。念在他过往了功劳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朕决议从即日起,免去其太尉之职,贬为庶人,永不录用!
  
      ”范缜闻言,身子巨震。好半晌后,他才慢慢的摘下官帽,脱去官袍,朝着孙皓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后,蹒跚着走向了殿外。这一刻,他的背影是那么的落寞。然而,孙皓却是一副漠然的神色,脸上一点不忍
  
      的影子都没有。
  
      岑昏与孙谦等人见状,自是得以不已,而丁固等人则是一个个面露凄然之色,低头沉默不语起来。毕竟那么大一个太尉被孙皓就这么说撸了就撸了,丝毫不将半点的情面,任谁都难以接受。
  
      孙皓似乎觉察到了丁固等人的异状,不由接着说道:“岑昏,范缜固然有错。可是你身为太仆,却在朝堂之上与之争吵,实在是有损国体。朕决议对你做罚俸一年的处罚,你可心服!”
  
      “陛下英明,老奴知错了,甘愿受罚!”岑昏连忙叩头领罪,一脸“赤诚”的说道。
  
      其实,岑昏哪里在乎什么罚俸一年,孙皓就是罚他十年他也不在乎啊!用后世的话说,这家伙平时没有少搂钱,现在根本就是不差钱。如今能够成功将范缜扳倒,他就已经非常心满意足了。
  
      孙皓微微颔首,显然对于岑昏的识趣十分的满意。可是这些看在丁固他们的眼里,却又是感觉到无比的滑稽可笑。相比范缜受到的苛刻处罚,对于岑昏做出的那点处罚还不如不罚算了。
  
      不过,孙皓从来也不是太顾别人感受的主,见丁固他们一脸木然的模样,起身道:“传令朱琬将军放弃庐江郡,率军退回江南。同时,严密封锁长江,在瘟疫没有彻底解除之前,不许任何船只过河!”
  
      说完,孙皓也不顾丁固等人的反应,长袖一挥道:“退朝!”
  
      孙谦与岑昏等人得意的看着仍然傻跪在地上的丁固等人,起身有说有笑的走了。
  
      丁固慢慢站起身来,不顾身后同僚的轻声呼唤,径直走出了殿外。在深吸了一口气后,忽然仰望天空,在心中叹息道:“这大好的江东,恐怕用不了多久将不复孙氏所有矣!”
  
      ……
  
      几乎在同一时间,东晋国都临淄城宣明殿内。司马攸也正在召开紧急朝会,商讨关于豫州瘟疫已传播到陈国郡的事情。如今陈国离他们占领陈留郡已经十分的接近了,甚至陈留郡也出现了数十起染上瘟疫的案例了,据说这些人就是从陈国等地偷偷逃入陈留郡的结果。可以说,现在的司马攸他们最为担心的还是一个不留神
  
      兖州的濮阳等地也难幸免。
  
      “陛下,微臣以为当立刻设置严格的关卡,杜绝因人口流动而造成的瘟疫传播。”大将军司马伷沉声道。
  
      司马攸微微颔首,随即又不无担忧的说道:“大将军所言可也!只是据说这陈留已经出现了瘟疫病人了,目前尚且没有好的办法治愈啊!”
  
      在这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情况下,其实东晋采取这样的人口封锁,那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司马伷挑了挑眉,言简意赅的说道:“此有何难也!既然无法治愈就直接暗中处理了吧!”
  
      司马攸自然知道司马伷暗中处理的意思,只是他一向性格温和,待人比较宽厚,所以即便如今身为君王,相较于其它皇帝来说,还算是心慈手软的主了。
  
      “这恐怕不大好吧!他们既然投奔了陈留,就等于是朕的子民了。朕若如此对待他们,一旦被人知晓,以后百姓就很难在投奔我大晋国了。”司马攸心中仍觉有些不忍的说道。最近几年,无论是两晋还是南吴因为战事或者经济等原因,出现了大大小小很多次流民潮。虽说有东晋的流民迁移到了江东,也有西晋的流民迁移到了西晋等各种迁移。可是出现最多的还是各诸侯国的流
  
      民迁移到了较为安定与逐渐富庶的蜀中去了。
  
      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虽然两晋与南吴都采取了不少措施,可是人心所向,又岂是他们轻易就能够阻止了的事情。
  
      当然,由于青州与徐州相对要稳定一些,东晋经过一系列经济农业等改革后,对百姓的吸引力增强,所以流失率要小于西晋与南吴。
  
      “陛下,区区贱民,何足挂齿。如今我大晋国力日益强盛,还担心治下没有百姓吗!”司马伷不以为意的说道。自小生长在名门望族的司马伷根本就不会重视普通百姓,反而他觉得司马攸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妇人之仁,很有些小题大做了。只要东晋以后强盛的话,打到哪儿,那儿的百姓不还是自己的臣民吗!除非这
  
      些人直接远离中原了。
  
      车骑大将军刘弘拱手道:“陛下明鉴!若是我们擅杀自己治下的无辜百姓,那很容易会出现人人自危的局面,于陛下您的声名不利啊!”
  
      此前司马伷提出要设置关卡控制人口,刘弘到能够接受。可是对于他这种动辄杀人的粗暴行为,刘弘实在不敢苟同。也可能就是因为他们的处事方式不同,造成了他们政见上的分歧。
  
      司马伷见刘弘又跳出反对,眉头顿时拧成了一个川字。一直在暗中观察司马伷反应的司马伦见状,眼珠转了转,站出来说道:“陛下,微臣到有一计,或可两全其美。”司马攸原本还在为到底采纳哪种意见而头疼,现在听说司马伦居然有更好的主意,当即来了兴趣道:“哦?卿有何妙策,快快道来!”(http://)
  一秒记住笔(bi)下(xia)读(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