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起即灭第十六章 剥官位,尘起即灭第16章 剥官位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尘起即灭 > 第十六章 剥官位

第十六章 剥官位


  司徒军的脸色骤然大变,心中再度被恐惧占据:“你……什么……意思?”
  双手平摊,一脸无奈的易白笑道:“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见点血!”
  易白划了划手,冻住司徒军的嘴巴,封住了噪音的来源。
  “司徒大人,驾到!”一名小斯喊道。
  不少官衔低于正四品的官员,起身弓腰,齐道:“见过司徒大人!”
  司徒浩然好像没有注意自家儿子,而是径直向前,跪地磕头!
  “下官司徒浩然,见过宁王殿下!”
  司徒浩然又不是傻子,遇到拥有实权的皇子,他必须装成狗腿子。
  谁不知道,这宁王殿下是当今圣上最疼爱的一个皇子,其在朝中地位不下于当朝太子,所以司徒浩然才会一上来,就给宁王行了一个君臣礼仪。
  宁王轻笑,道:“司徒大人,快快请起!”
  一旁的司徒军,在嘴里的冰刚融化的时候,就急忙喊道:“爹!爹!救我,快救我!”
  直到现在,司徒浩然才知道儿子就在自己的旁边。
  “这位兄弟,不知小儿是如何得罪你了,竟然让你想如此狠手。”看着儿子苍白无力的脸庞,司徒浩然质问道。
  “小二,点菜!”二人齐声喊道。
  被蔑视,无视的司徒浩然,脸色十分难看。
  直接下令,让身后的大理寺卫兵动手。
  “哈!”一支十几人的队伍,把朱尘二人围了起来。
  “小二,点菜!”易白又喊了一声。
  “来……来咯!”虽说听雨轩的店小二,对这些达官贵人早已司空见惯,但是今天这阵势,却是头一回,所以把店小二给吓住了。
  “客官,您要点什么?”店小二把菜单放在桌子上,给朱尘,易白看,而他却恐惧望着包围他们的卫队。
  易白轻敲桌子,道:“你不要害怕,只有本尊在这,谁也不能怎么样你?”
  的确,以他的身份和实力,在这大凡天朝想要护下一个人,只是信手拈来的小事!
  拉过自己的儿子,司徒浩然再次问道:“阁下究竟为何重伤我儿?”
  易白实在是被他烦的没招了,就说出了原因:“因为他,导致我弟弟皱眉生气了!”
  司徒军听后,真的要被气吐血了,就这么一个原因,至于把我打成这样吗?
  “你……”司徒浩然听后,怒道:“把他们两个押回大理寺,本官要亲自审问!”
  就在卫队动手之际,易白扫了一眼他们手中的剑。
  “啊!”
  “喔!”
  ……
  “啊哦!”
  “哗!”
  卫队的护卫一番痛叫,挨个扔掉了自己手中结成寒冰的剑。
  “不是本尊吓唬你,如果我弟弟再皱一次眉头,我可不敢保证,这世上还有司徒家!”易白凌厉的扫了司徒浩然一眼。
  随即,司徒浩然便转身离去了。
  ……
  “小尘,吃菜!”易白也不吃饭,只是一个劲的把盘子里的菜,加到朱尘碗里,然后在笑嘻嘻的看着他。
  “哥哥,你也吃!”朱尘加起一块肉。
  “那你喂我!”没想到易白这个一米九的大高个,也会像孩子一样撒娇。
  “啊!”
  “啊!”易白满足的笑了:“小尘加的菜,真好吃!”
  兄弟二人的互动,无异于撒了一把狗粮。
  “给本官把他们两人抓起来!”刚进听雨轩,司徒浩然就咆哮道。
  “啊!”朱尘一声尖叫。不得不说,司徒浩然猛的一句,着实吓坏了朱尘。
  易白的脸瞬间黑了下来,伸出白皙的大手,隔空掐住了司徒浩然的脖子。
  “我记得我好像说过,如果再惹我弟弟生气,我会让司徒一族从静安城消失的,你怎么就不听呢?是不是不相信我说到做到啊?嗯?”
  易白抬手,把他举了起来,悬在空中的司徒浩然就快要窒息了。
  “阁下可否看在我云赐的薄面上,饶司徒大人一命!”远处吃茶的云赐走了过来,为司徒浩然求情。
  “你?”易白疑问道:“是以三皇子的身份呢?还是以宁王殿下的身份呢?或者是以听雨轩老板的身份呢?”
  云赐刚想说,只要你能放了司徒大人,哪一个身份都可以。
  不过但还没有说完,就被易白抢先了一步:“你的胆魄倒是不小,值得敬佩。就算是你父皇,云傲天,也不敢从我手里要人!”
  听这人的口气,云赐大致猜出了易白地位与辈分超凡,应该是和他太爷爷一辈的人。
  这可真是哑巴吃黄连,苦说不出啊。
  起初,他打算替司徒浩然求情,是因为,他认为司徒浩然可以在自己夺皇位的时候,帮自己一把,只是没想到反倒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眼看着司徒浩然就要被易白掐死了,朱尘开口求情替他求情:“哥哥,我没有事,你不要杀人好不好嘛?”
  朱尘真的很害怕杀人,所以他也不希望自己在意的人再杀人了。
  易白松开了司徒浩然,转手摸了摸朱尘的头,道:“小尘说不杀,我们就不杀!”
  司徒浩然还沉浸死里逃生的喜悦之中,却没有想到下一秒钟,易白就把他打进了无尽深渊。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易白一手摸着朱尘的头,另一只手拿着一块令牌,道:“正四品官员,大理寺少卿,司徒浩然,为官期间,胡作非为,即刻起剥夺官位,贬为庶民!”
  “哈哈哈……”听了他的话,司徒浩然狂笑不止,只是下一秒,他就后悔终生了:“你当你是当今圣上,想剥夺我的官位就剥夺……”
  司徒浩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傻眼了,因为,他体内的官位开始脱离自己了。
  在大凡天朝有着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官者,有皇任之,可升可迁;如若官位被剥,将众生无法再为官,且子孙后代亦不可为之,有血脉为证,虽换姓亦不可为!
  所以,从这一刻起,只要有他们司徒家血脉的人,都将终身无法为官,不能拥有官位受世人遗之,弃之,再无翻身之日!
  全场除朱尘外,都是一番震惊,此人究竟是何等身份。
  饭后,易白从钱袋里拿出了二两银子,放到了桌子上,便于朱尘离去了。。
  这里是静安城,大凡天朝的首都,是不允许使用长生币的,只能使用他独有,铜钱,银子,金子。
  这就是……大凡的静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