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三章,表妹有光环第3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王氏愣住了,似乎没想到魏临是为了自家闺女来的,下意识的伸手把霍云岚拉到身后护着。
  
  霍云岚则是低了头,咬了咬嘴唇,脸颊红成一片。
  
  魏临虽然已经成了校尉,但求亲这事儿也是生平头一遭,直愣愣的说了句求娶之后就没了下文。
  
  一旁的媒婆见状,赶忙上前,笑盈盈的拉住了王氏的手道:“霍家嫂子,来来来,我们细说说。我跟你讲,这魏大人可是厉害得紧,家世也好人品也好,好像还和你家沾亲?这亲上加亲,岂不是好哩。”
  
  王氏被媒婆拽着,迷迷瞪瞪的一起进了屋。
  
  不远处的郑四安站得目不斜视,心里想着,自家大人平常打起仗来威风八面,可提亲事儿还是要让专业的来,瞧瞧人家媒婆一说话那就是一套一套的,定然能成。
  
  可郑四安环顾了一下霍家院子,却怎么都记不起来剧情里有霍家。
  
  分明在小说中,魏临是终生未娶,无论多少桃花来他都可以当做没瞧见,连逢场作戏都没有,当时看小说的郑四安还和别人吐槽,说魏临是他见过的最事业型的男主了。
  
  可现在,魏临就要娶亲了。
  
  霍云岚是谁?郑四安从来没听说过,哪怕他想破头也不记得书里有这么一号人物。
  
  魏临没有注意到郑四安纠结的神情,他的表情格外严肃,半点没让人瞧出他的紧张,本想着王氏进屋了,他也能见见自家表妹,可一扭头,只能看到霍云岚小跑着去了另一间屋的背影。
  
  小霍湛早就从椅子上爬下来,趴在门边瞧热闹,看到姐姐来,便笑呵呵的开了门,还问她:“阿姐阿姐,你也要坐轿轿了?”
  
  小家伙年纪不大,还不懂得什么是成亲,他只记得上次霍云锦嫁人的时候,是坐了红轿子走的。
  
  那时霍湛特想上去坐坐看,虽然被霍父给拎回来了,可他牢牢记住了成亲要坐轿子。
  
  霍云岚则是直接抱住了小弟,进了屋就把门关上,隔绝了魏临的视线。
  
  她靠在门板上,心怦怦跳。
  
  被霍云岚抱着的小霍湛眼睛晶亮的看着自家姐姐:“阿姐,你脸怎么红得像是猴子屁股。”
  
  霍云岚没好气的在他的小肉脸蛋上捏了一把,而后将霍湛撂到椅子上,努力端起姐姐的架子,翻开了《三字经》对着他道:“快些练字,爹爹回来要查的。”
  
  霍湛眨眨眼睛,其实他想说阿姐拿书拿倒了,不过小霍湛虽然年纪小却很有眼色,感觉到了霍云岚的紧张,也不再多问,乖乖的应声,拿着枝条在沙盘里写写画画。
  
  而霍云岚却有些心不在焉。
  
  一会儿想到破庙里认出表哥以后的庆幸,一会儿记起被土匪逼到山洞的夜里为魏临祈祷平安时候的忐忑,还有就是刚才,那人说要娶自己时,心里一瞬间冒出来的震惊,和欢喜。
  
  霍云岚脑袋里乱糟糟的一团,无心去看霍湛写的字,她把书册撂下,悄悄走到门口,把木板门打开了一道缝。
  
  便瞧见院子里面已经没了花三娘的踪影,向来是被魏临带来的人给丢了出去,俞里正在和郑四安说着什么,而魏临则是直挺挺的站在院子正当中。
  
  霍云岚脸上一热,把手放在心口,抿紧嘴唇,小心翼翼的从门缝里打量着那人。
  
  这还是霍云岚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他。
  
  魏临生得高,之前在破庙,霍云岚看他时要把头昂起来才行,这会儿魏临并没有穿上甲胄,一身校尉官服,笔直的像是棵青松。
  
  霍云岚的眼睛移到了他的脸上,盯着看了一会儿,心跳的更快了些。
  
  霍父是教书先生,他却从不拘着女儿,从小便教了她读书认字,霍云岚现在能想出词儿来形容魏临。
  
  眉目疏朗,面如冠玉。
  
  是个极好看的人。
  
  只不过霍云岚不知道的是,在她自以为隐蔽的打开门时,魏临就知道了。
  
  他如今的官位都是靠着在战场上拼杀得来的,那里刀剑无眼,从小卒子做起的魏临早就练就了一身好本事,连做梦都是警醒着的,如今自然不会忽视从门里投过来的视线。
  
  魏临一直没有往那边瞧,只管站的更直,嘴唇微微抿起,半分都不敢懈怠。
  
  但他没想到霍云岚看的这么专注,这么认真,饶是魏临性子沉稳也难免忐忑。
  
  他对表妹是一见倾心,可表妹对他到底如何,魏临并不确定。
  
  表妹瞧没瞧上我?
  
  表妹乐不乐意嫁我?
  
  表妹……总瞧着我,是欢喜还是厌烦?
  
  越想越多,魏临到底是没控制住,微微偏头看了过去。
  
  眼神对上的瞬间,霍云岚像是被吓到了似的,猛地关上门,魏临却在这电光火石间看到了她露出来的半张脸面。
  
  红红的,像花一样。
  
  魏临心里一暖,缓步走到了门口,并不进门,而是隔着紧闭的门板对着里面说话。
  
  说着说着,他弯起嘴角。
  
  男人的笑声低低的,顺着门缝传进来,进了霍云岚的耳朵,她靠着墙,细细的听他的声音,把他说的每个字都记在了心里,可一直到魏临离开她也不曾开门。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听到风声的霍父赶回来,同魏临和俞里正说了说话,又请媒婆吃了茶,很快就把亲事定了下来。
  
  王氏满脸笑容的送走了他们,打开院门时,瞧着外面村民投来的好奇目光,王氏的背脊挺得直直的,一脸喜色分毫不掩饰。
  
  霍父倒是故作沉稳,可是等送走了人,霍父就拎着家里的酒罐子进了屋,一个人把一坛子酒给喝了个底朝天,醉的睡着还笑个不停。
  
  两家换了八字,约了时日,魏家来下聘时,聘礼堆了一院子,惹来了不少羡慕,还有嫉妒。
  
  其实一个村里住着,谁都知道霍家大姑娘相貌好品行好,可是总有些眼睛里迷了灰的人动不动就眼红,霍云岚就听隔壁家的翠萍嘀咕过,说不知道魏家听没听说过霍云岚命硬克夫,要是听说了,肯定不会要她。
  
  但霍云岚却是不怕的,因为那天魏临来提亲时,隔着门对她说过几句话。
  
  他说让她安心等着嫁给他。
  
  他说以后都会护她的。
  
  他还说,自己命也硬,让霍云岚不要嫌弃。
  
  其实霍云岚能猜到这人是听说了之前的事儿,在专门说这些话来宽她的心,可霍云岚不计较魏临是不是真的命硬,只感念这人的回护,她心底最后的顾忌也消失不见。
  
  王氏也没心思去管外面人的酸话,活了这么一把年纪,王氏早就看透了那些小姑娘的脾性。
  
  平常看着一个个水灵灵的,其实比谁都爱攀比。
  
  自家姑娘从小就乖巧,又长得好看,十里八乡也挑不出一个,不知道惹了多少人的眼。
  
  之前霍云岚婚事不顺,背地里说闲话的人不少,最尖酸的却不是热衷家长里短的妇人们,而是那些总是把自己打扮得俏生生的小姑娘。
  
  分明是花一样的年纪,可说出来的话连王氏都觉得牙酸。
  
  现在霍云岚的亲事有了着落,魏临又是个有官阶的,王氏懒得理会那些小话,只管兴冲冲的给霍云岚准备嫁妆。
  
  成亲前一日,她把霍云岚叫到了屋里,将门关紧了,才对着霍云岚道:“咱家平常日子过得一般,不过你爹还算争气,攒了些家底,你的嫁妆钱是够的。”
  
  霍云岚眼底一红,伸手挽住了王氏,轻声道:“女儿让娘操心了。”
  
  王氏则是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道:“这话说的,你是我的亲闺女,我不给你操心还给谁操心?”说到这里,王氏的声音微顿,轻声道,“明日云锦可能是没法送你了。”
  
  其实二姑娘霍云锦嫁的时候,王氏也给添置了不少,因着霍云锦是落了水才不得不嫁给陈二郎的,王氏怕她婆家瞧不起她,所以霍云锦出嫁的时候,王氏给她的嫁妆还厚了一成。
  
  可是霍云锦嫁去陈家后,却鲜少回到娘家来。
  
  王氏并不知道霍云锦心里有鬼,怕见到霍云岚,只是一叹:“你妹子的日子也不好过,陈二郎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年前推了粮铺的活计,他们夫妻两个挑担子卖货,进项不多,还总是要跑外地,之前你爹去问,陈家人说他们夫妻还没回来。”
  
  霍云岚低低的“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虽说她对陈二郎没什么情意,可是妹妹抢姐姐姻缘这事儿总归膈应,能不提就不提。
  
  王氏没发现霍云岚的异样,只当她是要出嫁了心里难受,王氏便笑着给霍云岚念叨着要给她陪嫁的物件,还塞了个匣子给她:“这里头是娘存下来的一些钱,咱家虽然和魏家沾亲,不过魏家是富户,你郎君行三,前面还有两个哥哥,娶的媳妇家境都不错,你也不好什么都不带着。”
  
  霍云岚点点头,大约是因为魏临在王氏的口中已经成了“你郎君”,惹得霍云岚弯起嘴角。
  
  待该嘱咐的都嘱咐完了,王氏又塞了个蓝布包给霍云岚。
  
  摸着像是书,霍云岚想要打开看,却被王氏摁下了:“等你回去的时候自己看便是。”
  
  霍云岚应了,拿着布包回了屋,却没有立刻打开,而是先去喂了鸡,又扫了扫院子,待天黑了她才回房拆开布包,拿出了那本蓝色封皮的书。
  
  刚一打开,就被吓得紧紧合上。
  
  避火图。
  
  脸上红霞一片,霍云岚攥着书册,像是握着个烫手的山芋,想丢开,又舍不得。
  
  在那里坐了好半天,霍云岚才重新翻开,抿紧嘴唇细细的看,可翻了两页之后就不敢再瞧,合上了塞到了枕头底下。
  
  这天晚上,她梦到的都是那人银盔银甲坐在马上的模样。
  
  好看的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等到了成亲这天,一片吹吹打打声中,霍云岚准备出门。
  
  绞了面,上了妆,在蒙盖头之前,霍云岚突然起身,将枕头底下的册子拽出来,迅速的塞到了嫁妆箱子里,这才把盖头落下,轻声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