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九章,表妹有光环第9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晚饭时候,银杏果炖的乌鸡汤送到了房氏的院子里,房氏听闻这果子是魏三郎摘的,汤是霍云岚炖的,心里高兴,多进了半碗饭,又送了些虾过来。
  
  因着如今世道不太平,许多鲜货也不常能见到,霍云岚估摸着哪怕是魏家这样的人家也不太能得了新鲜虾子的。
  
  她便问了苏婆子一句:“只有我们这里有,还是大哥二哥那边都有?”
  
  苏婆子笑着回道:“只有咱们这里有。”
  
  霍云岚便道:“做虾饼吧,等做好了也给大哥二哥的院子里送去些,就说是三少爷让你去送的。”
  
  苏婆子应了一声,记下来,便去开火做饭。
  
  霍云岚从小厨房出来后,去了对面的厢房。
  
  这里原本是魏临的练功房,不过在魏三郎打定主意去找霍家提亲后,就让人把屋子里面的刀枪剑戟统统搬到了院子里头去,转而置办了书架,几乎搬空了书摊,把这里变成了书房。
  
  不过在霍云岚看来,这个书房还是透着些与众不同的。
  
  门口放着石锁,墙上挂着长剑,窗户也开得很大,半点没有读书人的雅致,反倒处处透着粗犷。
  
  可就是这般急匆匆的安排,让霍云岚心里暖烘烘的。
  
  魏临对待霍云岚向来坦诚,这人不通诗书的事儿霍云岚也是早就知道,但霍云岚半点没有嫌弃,在她心里,表哥是顶天立地的好儿郎,做的是平天下的大事,非要让他出口成章才是强人所难。
  
  偏就是这样脾性的人,却能记得自己读过书,还费心布置了一间书房,光是这份心意就足以让霍云岚展颜。
  
  她提起裙子,迈过了石锁,走到书架前端详着上面的书册,越看眼睛越亮。
  
  霍父家中是有不少书的,但那些大多是四书五经,甚少能看到话本游记之类的书。
  
  魏临买书却并不挑拣,想来是魏三郎是直接搬空了书摊,根本没细选,他对除了兵法以外的书册也不感兴趣,就全都买来放书架上了。
  
  这让书架上的书种类很杂,可是也有不少有趣的。
  
  等苏婆子说晚饭好了的时候,霍云岚放下手上的话本,颇有些恋恋不舍。
  
  等回了房间,霍云岚就瞧见魏临正坐在桌前,拿着张画细细端详,神情专注。
  
  见她进来,魏临眉间的褶皱立刻舒展开,道:“表妹,书房可还喜欢?”
  
  霍云岚有些惊讶:“你怎知我去了?”
  
  魏临轻咳一声,也不隐瞒:“我刚才在屋里瞧见了。”
  
  其实是魏临一直眼巴巴的透过窗子往外头瞧,看着霍云岚进了小厨房,又出了小厨房,本以为霍云岚能进屋,谁承想表妹去了书房以后就不出来了……
  
  魏临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定,自己给表妹弄了个书房是对是错。
  
  不过一抬头,他就对上了霍云岚明媚的笑脸。
  
  霍云岚是喜欢笑的,她生得漂亮,笑起来便是眉眼弯弯,不过大多数时候霍云岚都是低头浅笑,微微抿抿嘴唇也就罢了,可现在这个笑容,在夕阳余晖下,格外明艳动人。
  
  她开口,声音软糯:“表哥送我的书房,我喜欢得紧。”
  
  魏临闻言,立刻忘了自己刚刚对书房的嫌弃,也跟着弯起嘴角道:“表妹喜欢就是。”
  
  霍云岚耳尖微红,应了一声,眼睛却不看他。
  
  不经意间便瞥到了桌上放着的铜饰拓图。
  
  霍云岚眨眨眼睛,很快便认出来:“这是天马。”
  
  魏临闻言,把那拓图拿起来,正着反着瞧了瞧,问道:“什么天马?”
  
  霍云岚接过来,葱白指尖在图上描画了一下,魏临的视线就跟着霍云岚的指尖来回转动,耳边听得霍云岚道:“传说马成山有天马,状如白犬,见人则飞,寓意丰收,很是吉祥的。”
  
  魏临读的书少,不认得这些,听了霍云岚的话,魏临心里半点没有吃味,反倒惊叹道:“表妹怎么什么都知道。”
  
  霍云岚被他夸的抿唇而笑,声音轻轻:“我知道的这些不过是杂事,表哥会的武功兵法才是有用,我对那些一窍不通。”
  
  “这次你说的就有用得紧。”而后,魏临便把徐承平的事情和盘托出。
  
  霍云岚听完,多的没问,只是道:“表哥你很看重徐先生吗?”
  
  魏临拉着她走到桌前,拿了双筷子递给她,嘴里道:“还说不上是否看重,不过如今王爷那里正是需要用人之际,他能在土匪窝子里保住一命,还能让那歹人逃命的时候都不忘带上,定然是有些真本事的,明天我要再去试探一下。不过他寻妹的事情还要请表妹帮忙。”
  
  霍云岚也心疼那徐家姑娘小小年纪就要在外漂泊,自然应允道:“娘那里我会说的,表哥安排就是。”
  
  而后两人就都没再提起这事儿,只管专心吃饭。
  
  一开始霍云岚还不说话,不过魏临没那么多规矩在,给霍云岚夹了一块虾饼后便道:“咱成亲的时候,收了不少东西,里头有几只小猪崽,养养肥再说。”
  
  霍云岚抬头看他:“让我们自己养着?”
  
  魏临点点头,声音轻缓:“这是爹娘的意思,如今大哥管着家里的田地,二哥也有自己的营生,我在王爷眼前有差事在,月银也是够用的,爹娘的意思便是家里先供养四弟读书到他成亲,至于我们三个哥哥便是自己赚多少花多少,他们不多管的。”
  
  这倒是让霍云岚有些意外。
  
  寻常人家,父母在便不能分家,赚来了的银钱也是供给阖家的吃穿用度,甚少能各自花销。
  
  魏家却是格外不同,虽没分家,可是听这意思是要各家管各家的账。
  
  这并非是魏家父母撇下他们不管,反倒是他们占了便宜,能把银钱捏在手里,做事情也就方便许多。
  
  霍云岚不由得停了筷子,在心里盘算,现在世道乱,可是手里多攥着点银钱还是能把日子过得更好些。
  
  之前在娘家的时候,霍云岚就养了不少家禽卖钱,补贴家用,虽说不是大买卖,但是霍云岚学东西一向是快的惊人,镇子上面各家铺子她都记得清楚明白。
  
  再过段时间魏临就要回去当差,霍云岚自己在家也没什么旁的事,倒不如,做些买卖营生,也好攒些家底。
  
  见她不语,魏临并没有出声打扰,而是又夹了一块虾饼,喂到了霍云岚嘴边。
  
  霍云岚心里想着事儿,嘴巴不自觉的张开,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就着魏临的手吃了一整块。
  
  脸颊鼓鼓的,看起来乖得很。
  
  等回过神,霍云岚的耳朵就红了一片,往后躲了躲,轻声道:“我自己吃。”
  
  魏临则是又夹起了一块,递给她:“你是我娘子,我喂你是应该的。”
  
  此话一出,两人都是一愣。
  
  这还是魏临头一遭喊她娘子,分明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听在耳朵里却像是秋日里的一缕暖阳,热烘烘的。
  
  霍云岚张张嘴,轻轻的唤了一声:“相公。”
  
  就这么两个字,便让魏临觉得心都飘起来,说不出的舒坦。
  
  待到了晚上,两人躺到床上,魏临便等霍云岚睡着后,伸手轻轻的抱住了她。
  
  动作很轻,生怕吵到她。
  
  凑近些,魏临就能闻到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似乎是花香,不过魏临分辨不出。
  
  他拢了拢手臂,心想着,表妹还是太瘦,吃的也少。
  
  改日要和苏婆子提一提,就算以后自己不在家,也要盯着表妹好好吃饭。
  
  而后魏临微低了低头,亲了一下霍云岚的额头,又亲了亲这人的眼角,把她抱的紧了些,这才心满意足的进入梦乡。
  
  却不知霍云岚悄悄的睁开眼睛,昂头看他,凑过去在男人下巴上啄了一下,又把脸埋到他怀里,不再动弹。
  
  一夜无话,待第二日一早魏临醒来时,怀中已经空了。
  
  他不由得坐起身来撩开床帐往外看,就瞧见正在妆镜前坐着的霍云岚。
  
  小轩窗,正梳妆。
  
  这景色是极美的,魏临虽不懂得文人情趣,可他也觉得好看。
  
  表妹哪怕只是坐在那里,都是好看的。
  
  魏临看了阵,等霍云岚撂下梳子后,他才开口:“今日怎起得这般早?”
  
  霍云岚闻言便扭头看他,笑着道:“你不是要去见徐先生吗?正巧大嫂二嫂约我去捶丸,便想着早些过去。”
  
  “小心些,在家里捶丸就不要骑马了。”
  
  “好,你先去洗漱,我让人准备早饭。”
  
  待魏临收拾停当,一扭头,就看到霍云岚站在屏风前,手里拿着一件衣裳,对他招招手。
  
  魏临走过去,瞧了瞧霍云岚手上的新衣,道:“这衣裳之前没见过。”
  
  “是娘新给你做的,早上让人送了来。”说着,霍云岚就抖了抖手上的衣衫,对着魏临道,“我帮你穿上。”
  
  魏临寻常是不愿意让别人伺候自己穿衣的,他在战场上呆惯了,甚少让人近身,哪怕是熟悉人碰他一下,都会引起魏临下意识的回击。
  
  但霍云岚开了口,魏临自然不会拒绝。
  
  哪怕是浑身肌肉紧绷,他也甘之如饴。
  
  他张开手臂,霍云岚便帮他把新衣穿好,拿着锦带围在腰上时,霍云岚几乎是整个人埋在他怀里。
  
  明明晚上还胆子奇大的魏临这会儿却只是昂着头,目不斜视,一脸严肃。
  
  霍云岚并不知道魏临心中所想,给他弄好了腰带便去拿起掸子,扫去衣服上的细尘,嘴里道:“这是娘的心意,这几日多穿穿,也好让娘高兴。”
  
  霍云岚为人细致周到,魏临想不到的事情她都能思虑到。
  
  魏临瞧着霍云岚,再一次感慨自己娶了个宝贝回来。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魏临以为是哪个没规矩的下人,可一扭头,却没见人影。
  
  往下瞧了瞧,才看到正吭哧吭哧翻门槛的小不点。
  
  魏临一愣,霍云岚已经笑着走过去。
  
  在娘家的时候,霍湛调皮,霍云岚管他管得多,也有了经验,这会儿她到了门前,弯腰伸手便把小家伙捞起来抱在怀里颠了颠:“你是谁家的孩子?”
  
  小家伙抬了抬脖子,看了看魏临,又看了看霍云岚,这才开口,声音软糯:“我是虎头,是爹爹和阿娘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