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十一章,表妹有光环第11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霍云岚说是要回家换衣裳的,可回来时,穿的还是之前的那套衣裙,卓氏和伍氏贴心的没有细问。
  
  见霍云岚有些心不在焉,几人便早早的把杆子撂下,不再捶丸,而是到了帐篷里休息。
  
  伍氏有好几次都想要过去跟霍云岚提提圆房之事,卓氏心思细些,看出端倪,便拉住了伍氏,只管一起说些家里事。
  
  哪怕霍云岚满心都是魏临,却也端正了姿势,仔细听了。
  
  想要融入一个家庭并不是个简单的事情,虽然公婆兄嫂都很好说话,不过霍云岚知道人不能总靠着别人的善心过日子,而是要多了解一些才好相处。
  
  卓氏伍氏也不藏私,跟她说了不少房氏的喜好,霍云岚都一一记下。
  
  卓氏笑着道:“娘寻常不太给媳妇立规矩,不过每天还是要去瞧瞧她的,娘爱热闹,多些人说话也能欢喜些。”
  
  虎头嘴里正塞着奶糕,闻言挥了挥手:“虎头也爱热闹!”
  
  伍氏摸了摸他的发顶:“好,明天就带你去见奶奶,好不好?”
  
  虎头立刻点头,笑的眼睛都眯起来。
  
  等日落西沉时,三人才分别坐了牛车回家。
  
  等进了家门,霍云岚没有立刻回房,而是先跟苏婆子去一旁的库房。
  
  里头堆着不少魏临这些年来攒下的东西,而盖着红布的便是成亲时宾客送来的贺礼。
  
  霍云岚手里拿着礼单,一个个的对照着看,一边走一边对着苏婆子道:“明日我回门,表哥会陪我回去,你先留在家里,把这些东西归置一下。”
  
  苏婆子一听,心里格外高兴。
  
  照着霍云岚如今的身份,还有魏临的前程,以后她身边定然是要添置别的丫头婆子的,苏婆子房氏身边的老人,可她性子好,如今到了霍云岚身边,并不会倚老卖老,却也希望能更得脸些。
  
  如今霍云岚让她做的事,显然是信她的。
  
  做手下人的,能得了主子信任,以后的路才会平顺许多。
  
  苏婆子立刻道:“少奶奶放心,我定然办妥当,分毫不差的。”
  
  霍云岚笑着点头。
  
  而后苏婆子又道:“之前送来的小猪崽正养在西边的院子里,要怎么办?”
  
  霍云岚顺口回答:“还太瘦了,没几两肉,我想等它多养一养,才好……”话一出口,霍云岚就顿住了声音。
  
  好像,差不多的话不久之前有个人就说起来过的。
  
  哪怕知道两个不是一码事,那人也是真切的关心自己,霍云岚也没了看礼单的心思,只管又叮嘱了苏婆子几句,就离开了库房。
  
  苏婆子虽然不解自家少奶奶怎么耳朵红了一片,却很规矩的没有多问,只管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霍云岚则是在院子里走了两圈,才慢腾腾的走向屋子,却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在门口站住了。
  
  原本霍云岚以为自己就会这么凑凑合合的过日子,嫁一个不起眼的夫君,过一段不起眼的生活,能赚点钱做点生意就是最好的,旁的她从不奢求。
  
  可一切从和陈二郎的姻缘终结开始就变了,似乎她曾经想象中的简单生活也跟着破灭。
  
  不同的是,她没有变得凄惨,而是有了触摸到幸福的机会。
  
  霍云岚抿抿嘴唇,头一次知道自己也会如此紧张。
  
  不同于之前碰到土匪时候的慌乱,只是单纯的心跳加速。
  
  砰砰的,耳朵里似乎有人在敲鼓一样。
  
  却不知魏校尉这会儿也正站在屋里看她,同样是心如鼓噪,可魏临的表情却比霍云岚镇定得多。
  
  在霍云岚进门后,竟然丝毫猜不出男人的心思。
  
  大约是知道等下会发生的事情,霍云岚看都不看他,只是低着头,轻声道:“去见过徐先生了吗?”
  
  魏临走过来,道:“没有,过几天再去找他,”声音微顿,“我今天去街上了。”
  
  “做什么?”
  
  “买些你回门要用的东西,这是我们成亲以后第一次去你娘家,要多准备一些才好。”
  
  霍云岚应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魏临见她不言,便道:“表妹,我是习武之人,不懂得读书人的弯弯绕,也说不出那么多好听的话。”
  
  霍云岚轻声回道:“没关系的。”
  
  魏临点点头,表情郑重其事的对着她道:“时间不早,我们圆房吧。”
  
  ……这么直接吗。
  
  此话一出,霍云岚就抬头瞧了他一眼,张张嘴,却没说话。
  
  毕竟她心里想的也是这件事,直白也有直白的好处。
  
  魏临没磨蹭,直接上前,一把把霍云岚拦腰扛了起来。
  
  没想到还有这么一遭,刚才还有点旖旎心思,结果被这人像是扛麻袋一样的扛到了肩膀上后顷刻间烟消云散。
  
  霍云岚看到的世界都成了颠倒的,吓得她直接拍了男人后背一下,顾不得什么矜持不矜持的,直接道:“表哥,放我下来!”
  
  魏临却不听话,而是扛着她转了两圈,这才把她轻轻撂下。
  
  霍云岚被转得有些晕,等她回过神来,便看到红色床帐。
  
  放的,还真是地方。
  
  这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武夫,做的事却一点都不傻,聪明的很。
  
  而在霍云岚开口前,魏临就先说道:“表妹你要不要念诗?”
  
  “……念诗做什么?”
  
  “读书人不是在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念诗吗?”
  
  这档口,让我念诗?
  
  霍云岚回应他的,就是一个瞪视,接着一把扯住了他的领口。
  
  魏大人脸上有些无奈:“这衣裳是娘做的,你说过让我好好珍惜。”
  
  霍云岚有再多的娇羞都被一翻折腾弄得消失无踪,她如今也胆大得很,随手一扯就把他的腰带给拽了下来,然后就住了手,一脚踢在了男人的小腿上:“你自己脱。”凭什么他戏弄自己,自己还要伺候他?
  
  魏临半点都没有被人踢了的气恼,反正表妹的力气小得很,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反倒心里高兴,魏临觉得这样活泼好动的娘子有趣得很。
  
  他三下五除二就把外衫扒掉,扔到了一旁的挂架上。
  
  霍云岚见这人如此利索,气的又踢了他一下:“刚才让你放下我,你不放,这次怎么这般听话?”
  
  魏临露出了个笑容:“我以后都听娘子的。”
  
  霍云岚气不过,还想说什么,却被魏三郎尽数堵了回去。
  
  魏临一挥手,掌风就熄了红烛,随手一扯便拉掉了床帐的带子。
  
  而在幔帐里,男人的声音略显低沉:“娘子,你受累了。”
  
  在做这事儿之前,霍云岚并不知道他说的受累是什么意思。
  
  毕竟书上说过,房事劳累男子更多。
  
  她却没想到,这事儿也分人,自己嫁的这个根本不知道累。
  
  到了第二天早上,霍云岚醒过来,发觉自己因为昨晚哭的狠了,嗓子都有些哑,就直接扭头,一口咬在了男人肩膀上。
  
  耳边传来魏临的声音:“别咬这里,小心硌到牙。”
  
  霍云岚很想反驳,可……这人的肉太硬了,确实硌牙。
  
  魏临瞧着她,小心问道:“生气了?”
  
  霍云岚直接把脸埋到他怀里去,声音都是闷闷的:“倒也不是生气……”其实她也是受用的。
  
  闻言,魏临放松许多,只管拥着她,轻轻的帮自家表妹摁腰,嘴里道:“今天你回门,坐马车吧,稳当些,也舒服许多。”
  
  霍云岚这才想起来今天要回娘家的,赶忙坐起来,然后就觉得后背一酸,又躺了回去。
  
  霍大姑娘不由得咬牙,手握成拳头要打他。
  
  魏临攥住了她的手腕,撂到了自己的腰上:“别太使劲,仔细你的手,还是打这儿吧,软乎些。”
  
  霍云岚:……
  
  等用罢了早饭,苏婆子扶着霍云岚上马车时,有些不解的看了看正在揉腰的魏临,却本分的没有细问,只管撂了帘子,退到一旁。
  
  魏临也翻身上马,摸了摸枣红马踏雪的鬃毛,又叮嘱赶车的小厮多加小心,而后一夹马腹,带着一行人朝着霍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