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十五章,表妹有光环第15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郑四安回来的很快,手里牵着的便是那个手臂被烫伤的小姑娘。
  
  她看起来十岁上下,瘦的厉害,不过纵然身上染了脏污,可是还是能从露在外面的皮肤上看得出白皙柔软,想来以前该是个被家人好好养护着的孩子。
  
  霍云岚蹲下身子,伸手拉住了她的腕子,而后就感觉到了女孩的抗拒。
  
  那是一种受过惊吓后本能的反抗,还有细微的颤抖。
  
  霍云岚也知她遭了难,无论这个是不是徐先生的妹妹徐环儿,左右也是个可怜孩子,霍云岚打定主意要带在身边,对她态度也甚是温和:“饿不饿?我去给你买些吃的吧。”
  
  小姑娘先是点头,然后摇头,紧抿嘴唇一言不发。
  
  霍云岚也不强求,只管仔仔细细的查看了她的烫伤。
  
  看得出这是新伤,没有好好医治,这才在女孩雪白的手臂上留下了难看的疤痕。
  
  霍云岚让人拧了帕子过来,一面帮她细细的擦拭着双手,一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不语。
  
  霍云岚也不着急,依然笑盈盈的:“我买下了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好好说话我就留下你,带你回家,给你吃喝。”
  
  小姑娘的眼睛转了转,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反正她是死都不要回到人牙子那里去了,眼前这个夫人一瞧就是家境殷实的,她也没有别的去处,心一横,便开口道:“谢谢夫人。”
  
  这声音很清脆,带着孩子的清亮。
  
  霍云岚换了个帕子帮她擦脸,又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声音柔软:“我叫璧儿。”
  
  “哪个璧?”
  
  “不吝千金璧的璧。”
  
  霍云岚一听,就知道这姑娘是读过书的。
  
  不过她也看得出,璧儿这名字是她编的。
  
  环,璧也,想来这就是徐环儿了。
  
  徐环儿还不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破,她怯生生的看向了霍云岚,等看到霍云岚的温和笑容后就低下头,心想着这位夫人生得真好看,和娘亲一样好看。
  
  一想到娘亲,徐环儿眼眶一红,却没哭,只是揉了揉眼睛,就把水汽揉散了。
  
  霍云岚见她这样也不多问,人既然找到了,剩下的事情也简单。
  
  小姑娘的戒心重,在大街上讨论寻亲之事也不合适,倒不如带回家直接让徐先生亲眼瞧瞧的好。
  
  在那之前要先把小姑娘安置妥帖,让她缓缓神,睡个舒服觉。
  
  霍云岚让人买了两个饼子来,塞给她,然后对着一旁的小厮道:“先带她回家,告诉苏妈妈好好帮……帮璧儿收拾一下,换身干净衣裳,还有手臂上的伤也要好好处理,”说着,霍云岚看着徐环儿笑道,“回去睡一觉,有什么不知道的可以问苏妈妈。”
  
  徐环儿并不知道苏妈妈是谁,她只是点点头,抱紧了怀里温热的酥饼,对着霍云岚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
  
  霍云岚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小姑娘被饿瘦的小脸蛋,便让人送她回去。
  
  夜晚寒凉,霍云岚回到马车上,眼睛依然盯着聆音阁。
  
  虽然霍云岚不说不动,脸上也是温和的,可是郑四安总觉得这位三少奶奶一直绷着劲儿,随时准备冲进去抓人。
  
  郑四安抖了一下,心想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位没一个是好惹的。
  
  幸而没过多久,魏临就拽着魏宁出来了。
  
  魏四郎只觉得头重脚轻,要不是有魏临拖拽着,只怕他能直接倒在地上。
  
  这模样倒像是经过了大病一场,把霍云岚吓了一跳,赶忙撩开了车舆的帘子,嘴里温声问道:“表哥,这是怎么了?”
  
  魏临面沉如水,听到霍云岚的声音时才松快些,只是他脸上依然没什么笑模样,只管把魏宁给丢上了车,自己也跟着上去,模模糊糊的回道:“他喝多了,不碍事。”
  
  魏宁听到这话,登时哭丧了脸,可他一句反驳都不敢说。
  
  霍云岚不疑有他,想了想,坐到了魏临身边,让出了另一侧的软垫让魏宁躺着,声音里有些担忧:“这么回去,怕是要惹娘担心。”
  
  魏临瞧见霍云岚主动凑到自己身边,心里正高兴着,随口回道:“那就不让他见,等明天清醒些再去拜见娘亲也就是了。”
  
  魏宁正乖乖躺好,听他们说起房氏,刚刚还委屈着的脸上隐约有了神采,眼睛咕噜噜的转,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找房氏诉苦。
  
  娘亲总是疼他,肯定会给他撑腰的。
  
  可是魏临先看出了他的心思,也不开口,只是装作不经意间垂垂手,袖中的匕首就滑到了他掌心,绿宝石泛着莹莹的光芒。
  
  只一眼,魏宁就觉得有冷风吹过。
  
  他下意识的夹紧了腿,整个人都缩到了车舆角落里瑟瑟发抖,把刚刚的念头扔到千里之外。
  
  霍云岚见他这样,以为他冷,便道:“四弟吗?”
  
  魏宁这会儿软趴趴的,什么都听不进去。
  
  魏临却见不得他这副样子,沉声道:“你嫂嫂问你呢,说话。”
  
  魏四郎立刻绷紧了身子,回道:“嫂嫂福安。”生怕三哥不满意,魏宁还对着霍云岚露出了个乖巧的笑容。
  
  霍云岚也笑了笑,觉得传闻也不能尽信,府上都说四郎是个顽劣性子,可是这会儿瞧见了真人,分明是个腼腆温顺的少年。
  
  见魏宁的脸上还白着,霍云岚就打开了食盒,将里面的砂锅盖子打开,盛了一碗鱼圆出来,递过去道:“四弟你出门该多穿些,先吃点热乎的暖暖身。”
  
  魏宁乖乖接过来,不敢抬头看,只管盯着碗里面的鱼圆瞧。
  
  广泰楼的鱼圆是他们的招牌,用青鱼肉剁成鱼泥,混入豆粉、猪油,摔打上劲,加入葱姜水后制成丸煮熟,先入冰水,再放到滚烫鸡汤当中,才成一碗广泰鱼圆。
  
  咬上一口,劲道鲜甜,喝一口汤,通体舒泰。
  
  魏宁刚才并不觉得肚子饿,不过两颗鱼圆下肚,便觉得腹内空空,很快就把一碗都吃了。
  
  吃完了,捧着空碗,他久久没有说话。
  
  三嫂嫂说的没错,他是冷,不过不是身上冷,而是心里冷。
  
  才十四岁的少年,虽然顽劣,可感情都是真挚的。
  
  他对红梢真心,现在才知道被骗了,他对友人真心,如今想来那人带他去聆音阁也十分刻意。
  
  三哥说的没错,他是蠢笨如猪,识人不清。
  
  如今想来,刚见面的嫂嫂都能待他这般温和,更不要说爹娘兄嫂一贯是对他好的,他却只知道闹,可不就是傻吗。
  
  抽噎两声,很快就止住,少年郎揉了揉眼睛,把碗撂下,端端正正的对着霍云岚说了声:“谢谢嫂嫂。”
  
  霍云岚并不知魏宁刚刚想了许多,在霍云岚看来,自己这位小叔子只和她说过两句话,且一句赛过一句的谦虚恭顺,霍云岚越发觉得魏宁和善。
  
  待到了魏家后,魏临扶着霍云岚下马车,而后把魏宁拎下来,交给郑四安道:“送他回去,盯着他睡觉。”
  
  郑四安应了一声,扶住了魏四郎。
  
  而魏宁看了看魏临的背影,犹豫片刻,小声道:“三哥,我错了。”
  
  此话一出,魏临的脚步就顿了顿。
  
  之前在聆音阁时,自家四弟被吓得都快哭出声,却一直没有认错,现在反倒低了头,其中原委像是魏临这种直来直去的脾气自然参不透。
  
  他只是打量了一下魏宁,说了句:“好好休息。”就带着霍云岚离开。
  
  魏宁抽了抽鼻子,被郑四安扶着进了大门。
  
  而魏临夫妇进了自家小院后,便看到苏婆子正提着食盒走过来,瞧见他们,苏婆子笑着行礼道:“三少爷,三少奶奶,路上可还顺利?已经让人烧了热水,等会儿便可沐浴了。”
  
  霍云岚笑着点点头,先松开了魏临的手,让他去更衣,霍云岚则是对着苏婆子问道:“刚刚来的小姑娘呢?”
  
  “已经安置下来,应该已经睡下了,主子可要见她?”
  
  “让她好好睡吧,有事明天再说也是一样的。”而后,霍云岚看了看她手上的食盒,“这是什么?”
  
  苏婆子将食盒撂到桌上,打开来,捧出了里面的汤羹和点心,回道:“这是夫人让人送来,说给主子们补身子。”
  
  霍云岚先看了眼点心,是沙糕。
  
  之前她在房氏那里用过一些,说是自己喜欢的,想来房氏那时候就记下,这就给她送了来,霍云岚格外感激婆母的心意。
  
  而已经换了衣裳的魏临坐到了霍云岚身边,伸手掀开汤羹盖子。
  
  扑鼻而来是一股药材的味道。
  
  魏临不由得往后躲了躲:“这是什么汤?”
  
  苏婆子笑眯眯的道:“当归巴戟羊肉汤。”
  
  魏临闻言没什么反应,倒是霍云岚一下子就红了脸。
  
  她读的书杂,胜在有个好记性,这道汤的霍云岚是见过的。
  
  温阳暖肾,暖身壮腰。
  
  苏婆子把东西送到就退下去了,对这些一无所知的魏临还想给霍云岚分一碗,却被霍云岚止住了,她的声音轻缓:“表哥,这汤还是你喝吧。”
  
  魏临不解:“为何?”
  
  霍云岚轻咳一声:“你喝了……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