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二十四章,表妹有光环第24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二十四章


  霍云岚知道自家表哥不善诗书,魏临没隐瞒过这点,霍云岚也不甚在意。
  
  只要那人别再让自己做什么之前都念首诗就行。
  
  可是没有哪一刻,她像现在这般觉得不念诗的表哥真真好。
  
  这四个字,简单直白,却比什么诗词歌赋都让她来得窝心。
  
  霍云岚盯着出神,脸上一直笑着,让一旁的徐环儿有些不解,她不太明白为什么只有四个字却要看这么久。
  
  不过很快,霍云岚就把这张只有四个大字的信纸取出来,细细叠好放进匣子里,还上了锁,格外郑重其事,而后就拉过了徐环儿,挑着信里面有关于徐承平的地方念给她听。
  
  徐环儿立刻坐好,一双眼睛大而晶亮,分外欢喜。
  
  只不过这样的家书并不是常常有的,随着战事吃紧,常常是一月寄出的信要等四月才能到,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能不能交到魏临手上,如同石沉大海。
  
  后来霍云岚便不再托人送了,不仅仅是怕送不到,也因着往战场上送信总是要担风险的。
  
  可不给魏临寄,霍云岚却每隔几天就要写一封,还是会用信封装好,并不封口,上面写上“魏临亲启”,然后好好的放到匣子里锁起来。
  
  等到霍云岚怀胎五月时,装信的匣子已经从小木匣变成了小木箱,外面也已然是桃花开遍。
  
  初春时候的风景是极好的,郎中说霍云岚的脉象平稳,建议她出去走走,总在屋里闷着对身子也不好,霍云岚准备去趟城里瞧瞧食肆的生意。
  
  苏婆子如今伤处也好全了,听霍云岚要出门,早早的就去布置马车。
  
  等霍云岚上车时,就看到马车上都铺满了厚厚的棉垫,就连车舆内壁上都用软垫固定,小桌子四个角也被包住,生怕磕碰了她。
  
  苏婆子和徐环儿一起扶着霍云岚上车,一个铺垫子一个挡桌子,两人脸上全是格外慎重的神情。
  
  霍云岚有些哭笑不得:“我又不是瓷做的。”
  
  苏婆子将点心取出来撂到矮桌上,闻言道:“主子,谨慎些没坏处的。”
  
  徐环儿也跟着点头,凑到霍云岚身边,一脸郑重其事的帮她掩好了马车的帘子,手却是小心翼翼的摸到了霍云岚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大概一个月前霍云岚就能感觉到胎动了,徐环儿第一次摸到的时候吓了一跳,之后就喜欢上和还没出生的小家伙作交流。
  
  霍云岚也不拦她,反倒挽住了徐环儿的手臂,由着她摸。
  
  没多久,徐环儿就露出了惊喜的神情:“小娃娃动了!”
  
  霍云岚笑了笑,也低头把手附上去。
  
  其实霍云岚并不懂得为人母是什么感觉,她在被诊出身怀有孕的时候,是欢喜的,可是到底为什么欢喜她自己也不知道,更多的是茫然。
  
  可也就是从有胎动时候开始,她才觉得自己开始喜欢这个还没出生的小家伙了。
  
  一想到会有个像表哥又像她的小娃娃,霍云岚就发自内心的高兴。
  
  苏婆子一面给霍云岚调整靠垫位置一面问道:“主子,直接去食肆吗?”
  
  霍云岚伸手拢住了靠着自己的徐环儿,闻言道:“不急,先去趟药铺,之前的安胎药再抓些,还要补一些其他的。”
  
  因着请郎中抓药总要耗费些时候,故而霍云岚常常会准备些常用的药放在匣子里。
  
  有些是止血的药粉,还有些是清热的药丸,都是常用的,有备无患。
  
  苏婆子探头和车夫说了一声,马车便平稳的向前行进。
  
  等进了城,马车先去往药铺,在门前停了,霍云岚并没有下车,只有苏婆子带着徐环儿进去抓药。
  
  却不知就在不远处,许久不见的霍云锦正在瞧她。
  
  霍云岚与霍云锦疏远了,自然不会上赶着打听,也就不知药铺对面便是陈二郎和霍云锦的铺子
  
  这铺子是他们三个月前盘下来的,虽说交了不少定钱,好在地段不错,只要好好经营也能有些进项。
  
  只是霍云锦是个只动嘴不动手的,陈二郎刚成亲时勤快过,现在却格外懈怠,虽然天天出门,生意却没什么起色。
  
  今天正巧王氏过来瞧女儿,见到店里冷清,不由得叹气。
  
  可她也知道霍云锦的脾气,只能听好不能听坏,便只是问道:“二郎去哪里了?”
  
  霍云锦坐着的地方正巧可以看到窗外的魏家马车,她也认得霍云岚身边的苏婆子,不难猜到马车上坐着的就是霍云岚。
  
  这让霍云锦的心里有些烦躁,说出来的话也像是带着刺儿一般:“谁知道他又去哪里混了。”
  
  王氏闻言,不由得抬头看了霍云锦一眼。
  
  这些日子因着霍云岚有孕,王氏常常去魏家走动,可每次她都没有落下霍云锦这里。
  
  可是无论哪次来,霍云锦都没有笑模样。
  
  王氏原本以为她是因为生意不顺这才意难平,现在才发觉,她是不喜欢自己的亲事?或者是,与娘家疏远了?
  
  可是王氏没有挑破,只是道:“日子要好好过才能有滋味,你也别总是给二郎白眼,寻常百姓过寻常日子,没什么不好的,若能要个孩子就要,不能要就再等两年,你还年轻不用着急,可你们总不能这么冷淡着。”
  
  霍云锦却听不进去这句劝,只觉得心里别扭的厉害。
  
  她和陈二郎的亲事是偷来的,这事儿随着霍云岚与她断了往来后,霍云锦心里的歉疚越来越少。
  
  如今她烦的是,原本书里好好的生意,怎么到自己这里却是处处不顺。
  
  明明她都是按着剧情走的。
  
  没办法,霍云锦想了些偏法子,好歹攒下了些钱,她盘下了这个好地段的铺子,本想着能赚钱,谁能想到现在居然生意坏到连租钱都出不起。
  
  到底哪儿错了?霍云锦实在是想不透。
  
  王氏见她不语,又劝道:“不如舍了这个铺子,换个小的,你瞧你姐只是开了个小食肆,进项也是不少。”
  
  偏巧此时,霍云岚挑开帘子往外瞧了眼。
  
  她自然没看到街对面铺子里头的霍云锦,可霍云锦却把霍云岚看了个满眼。
  
  其实霍家姐妹都生了个好相貌,可现在却大不相同。
  
  霍云岚依然温润明艳,身上的绸缎更显得皮肤白皙如玉,鬓发如云,环佩叮当,纤纤细指放在隆起的小腹上,竟是比还未出阁时更好看了些。
  
  霍云锦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脖子,躲进了竹帘遮挡出的阴暗处,希望这样可以掩去有些憔悴的面容,还有早已经不在明亮的眼睛。
  
  很快霍云岚就落了帘子,苏婆子也带了伤药回到车上,很快马车便缓缓的朝着食肆而去。
  
  但是霍云锦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心里,上不来下不去。
  
  王氏并不知道大女儿刚刚离开,她见霍云锦脸色不对,便起身走过去扶她:“二丫头,怎么了?”
  
  霍云锦却甩开了她的手,咬着牙道:“这铺子,我说什么也不会换掉的,绝对不会。你要是稀罕霍云岚,去找她便是,还来找我干嘛?”
  
  王氏惊讶的看着她,而后便皱起眉头,着实不知原本乖巧伶俐的二姑娘为何成了这幅刻薄模样,可王氏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索性拎着篮子离开了。
  
  等走出门,往前行了几步,王氏回头看了看,发觉霍云锦没有追出来,她眼神微暗,挎着篮子头也不回的出了城。
  
  霍云锦坐在椅子上运气,脑袋里乱糟糟的,理都理不清。
  
  这时候就瞧见有个丫鬟打扮的人走了进来,霍云锦见了忙迎上去,脸上也有了笑:“姑娘怎么这时候就来了?”说着便去关了门。
  
  小丫鬟神色倨傲,下巴抬得高高的,声音也十分不客气:“我们姨娘说,你上次送去的诗很好,让你这两日再送一首去。”
  
  霍云锦笑意加深,并不介意小丫鬟的态度,只是急切道:“诗是有的,只是这价钱……”
  
  “少不了你的。”小丫鬟说完,扭头就走,竟是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她。
  
  而霍云锦则是在她离开后便没了笑容。
  
  她记着的诗不多,本想着给自己用,但霍云锦知道,与其从头开始塑造才女人设,倒不如卖出去换点钱来的实在。
  
  偏偏在亲人面前死不低头,却乐意对着外人低声下气。
  
  霍云锦深吸一口气,握了握拳头,转身进了内室。
  
  此时,霍云岚已经到了食肆。
  
  见前面人多热闹便没有下车,怕冲撞了,便让马车停到后院。
  
  冯祥和赵才正在前头忙活着,冯氏原本在翻看账册,听说霍云岚来了,赶忙快步出来迎,笑着上前扶住了霍云岚道:“三少奶奶来得巧,我爹刚做的雪花糕,正热乎着呢。”
  
  霍云岚笑容温和:“卖的如何?”
  
  “一天起码卖二十屉,好着哩。”
  
  霍云岚点点头,一边与她说话一边缓步进门。
  
  她并没有去厢房,而是在后堂坐下了。
  
  从这里能听到前面的情形,也能隔着屏风大概瞧瞧。
  
  冯氏端了雪花糕上来,放到霍云岚面前,笑着道:“这糕除了原本的材料,还加了些花蜜,少奶奶尝尝看。”
  
  霍云岚先夹了一块给徐环儿,而后又想要夹一块给自己时,突然听到外面有吵嚷声。
  
  一般这种市井之地,有些吵架拌嘴也是寻常,可是吵闹声越来越大,霍云岚皱起眉头撂下了筷子。
  
  冯氏也顾不上吃糕,想要出去瞧。
  
  就在这时,前头传来“咣当”一声。
  
  而后赵才就跑过来,头上见汗,声音急促:“三少奶奶,前头有人打架,把咱们新蒸的两屉雪花糕都打翻了!”
  
  作者有话要说:霍云岚:环儿你说我好看吗?
  
  徐环儿:好看哒
  
  霍云岚: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w=
  
  三连更之二更送上~
  
  本章依然红包随机掉落,